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47章 第247 多管闲事

时间:2017-10-30作者:夕风冉冉

    聂卫平愣了愣,显然不知道做人流手术还要写男方姓名。

    这个问题还真把他给难住了。让他冲上去替代,他说什么也不愿意,毕竟这事不光彩,沾身上就容易留下污名。

    作为一心准备着想要去当兵的人,聂卫平太清楚身家清白的重要性。

    “你去!反正你坏事做尽,偶尔做点好事,也算积德行善。”聂卫平很不客气地将锅扔给了他弟。

    聂卫东一脸懵逼样,用很幽怨的眼神看向他哥,“哥,你是我亲哥吗?”

    “是,如假包换!”聂卫平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你是我亲哥你还这么害我!你说说,这是好事吗?这是好事吗?这忙能随便乱帮?”聂卫东险些气得蹦高。声音不受控制地大了起来。

    江米听到兄弟两个在后面吵吵,前面的没听到,后面聂卫东的嚷嚷声她却听着了。

    小丫头虎着小脸,扭回头白了一眼聂卫东,以为聂卫东不乐意帮忙去挂号,是怕花他的钱,便很不屑地开口呛道:“你瞎嚷嚷什么?谁用的着你去帮忙?”

    然后不看聂卫东一张挂了彩的脸,扶着江朵坐到大厅内的候诊椅上,指着聂卫东道:“你现在可以圆润的滚蛋了。我不想再看见你。”

    真是,看见这家伙就禁不住生气。

    江米现在想,前两天她真是得失心疯了,竟然以为自己对这混球有感情。就特么这么个混蛋样,自己是眼多瞎才会觉得这人本性不坏。

    聂卫东还当自己和他哥说的话都给江米听到了,江米是生气他不肯帮忙手术签字的事。不由有些垂头丧气。

    不肯帮忙签字,不是也怕将来传出去,又要被人误会成人渣嘛。江米这丫头怎么就不为他的声誉考虑考虑呐。万一将来他娶不上媳妇怎么办,她嫁他啊?

    咳,不过看这样子,小丫头打死也不可能嫁他啊。

    一想到自己前世那倒霉催的姻缘,聂卫东就感觉心肝脾肺肾被人生生用带刺的鞭子给轮抽了一遍。特么真不是一般的疼。

    见自家弟弟那憋屈的样子,聂卫平禁不住有些无奈叹了口气。

    他家这混世魔王看来还不是混得啥也没有顾忌,起码还知道爱惜点名声。问题是,这家伙还有名声这俩字可言吗?无非是因为不肯沾惹江朵而已。唉,看来还得自己豁上去。

    “江米,你跟你姐先在这坐会,我去给你挂号去。”聂卫平拍了他弟一巴掌,抬脚就要去门诊挂号处挂号。

    聂卫东却忽然小跑着快速越过他哥往挂号处去了。

    青城中心医院可是他前世工作了十多年的单位,虽然这会门诊大楼还是旧楼,跟前世没法比,可那些看病流程基本一脉沿袭。没太大出入。

    江米还担心聂卫东给挂错了科。等看到聂卫东递过来的是妇科挂号单时,方才松了口气。不过依然没给聂卫东好脸,扶起她姐抬腿就往妇科门诊所在的二楼走去。

    “哥,你带着江小渔在去门诊楼外面玩吧。这里我熟,我跟着上去看看。”聂卫东心里虽然不情愿给江朵顶名签字,不过江米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

    “还是你带着小鱼儿出去玩吧。我上去看看。”自己到底是老大,怎么也不能做弟弟的冲锋在前。聂卫平心里虽然也极不愿意自己的名字跟江朵有所牵扯,但也顾虑人家大夫让找人签字的时候,江米因此抓瞎。

    聂卫东却摆了摆手,根本不容他哥再推辞,熟门熟路跑着往二楼而去。

    二楼妇科门诊和产科门诊紧挨着,两排长椅上坐了几个待检的孕妇。这几个孕妇都是由丈夫陪伴而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喜色。

    江朵只瞧了一眼就低下了头。在墙角避人的地方寻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了。接过江米递来的热水喝了一口。

    “妹,要不咱明天来吧,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江朵眼神躲闪,明显是在找理由,想逃避。

    江米坐到她姐身边,握着她姐的手道:“医院里哪天人都挺多。今天这么些人都算是少的了。在等一会就轮到我们了。今天要是回去,明天还不知道得等到啥时候。妈现在还不能动弹,留她自己在家时间长了容易出事。”

    “家里不是还有赵婶吗……”江朵不服气地小声嘀咕了一声。

    江朵原还想在青城多呆一段时间呢。好不容易到大城市里来趟,哪能晃一晃就走。怎么也要玩几天吧?

    “赵婶是外人,有些事做不了主。”

    江米显然对她姐的自私自利有些不高兴了,轻声警告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打算的,要么今天就手术,要么就留着生下来。我没功夫跟你来回墨迹。我还得回去给妈重新制药。”

    “好啊好啊,就显你孝顺似的……”

    江朵满脸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声。阴沉着脸,那神气像是江米做了啥对不起她的事一样。

    面对这样不懂事的姐,江米感觉除了心累还是心累。

    感情江朵这几天是在自己眼前装呢。

    聂卫东上来的时候,最初没看到江米和她姐,等到四处撒慕好不容易找到,却正好看到江朵跟江米耍态度。

    顿时很不高兴地大步上前,指着江朵的鼻子压低声音训斥道:“别给脸不要脸啊江朵。自己干了啥光彩事似的,江米大老远陪你来,你还敢给她脸色看,我看你真是不知天多高地多厚!”

    江朵没想到聂卫东竟然能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而且话里的意思显然对自己怀孕的事一清二楚,不由又羞又怒,低头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江米虽然不高兴她姐的不懂事,可那到底是她姐,而且怀孕又不是她姐的错,自然不肯让聂卫东这么说道江朵。

    呼地站起来,扯着聂卫东进了楼梯拐弯处,见四下无人,恶狠狠对聂卫东道:“我家的事不用你来瞎参合。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个吧。”

    说着扭身就要往回走,却被聂卫东一把扯住了胳膊。

    “江米,我是见她给你脸色看,有些气不过。我没别的意思。”

    “她是我姐。她给我点脸色看你有什么气不过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哎,江米,你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呐。你这么怼我,待会需要签字,别怪我不帮忙啊?”小爷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