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39章 真心对我

时间:2017-10-26作者:夕风冉冉

    送走了她奶,江米回到屋子里,在正间坐了一会后,便去西屋寻笔记本,打算继续默写药剂方子。

    不想就看到江朵直愣愣地坐在炕上,瞪着一双大眼睛发呆。

    江米心里叹了口气,拿了本子就要往外走,却被江朵突然开口叫住。

    “江米!”

    嗯?江米猛然扭头看向江朵。她都多久没听到江朵喊她名字了?

    江朵眼睛清亮,里面有惊慌,有愤恨,有不甘,也有几分羞恼。

    “江米,我不要嫁人,我还想念书。”江朵口齿清楚,眼神灼热地盯着江米。

    江米脸上神色却由惊讶转向了了然,嘴唇动了动,吐出了江朵期盼的回答。一个“好”字。

    “江米,我,我已经好了。我能帮你干活了,真的。”江朵见江米答应的痛快,以为江米是在敷衍她,一翻身从炕上爬了起来,急于下地证明自己。

    江米却怕她动了胎气,急忙伸手制止,“我早就知道你好了。你不用心急,你现在身子重,还是好好养着吧。等你好利索了再干活也不晚。”

    “你早就知道了?!”江朵吃了一惊。她以为自己装的很好,却不想她妹竟然早就知道她装病,这让她情何以堪。

    “你不要忘了,我懂医。你身体好不好,我比你还清楚。”江米指了指江朵的肚子道,毫不客气地道:“你既然不装疯买傻了,这个留不留你自己决定。”

    “江米,我不想留。”江朵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肚子。

    之前她装疯,没法表达自己的意见,现在既然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她也就不打算再留着肚子里的孽种。

    “好,等两天我安排好家里的事,就带你去青城的大医院打胎。你现在月份大了,在下面医院做不安全。”江米点了点头。

    她爷她奶都想带走小鱼儿的心事,江米早看出来了。至于她妈,有赵婶在家照顾着应该没问题。

    江朵怎么也没想到,她妹竟然替她考虑的这么周全,竟然要带她离开梨树镇,离开莱县,到好几百里远的青城去打胎。

    在青城,根本就不会有人认识她,在那里去了肚子里的孽障,养好身体再回来上学,梨树镇的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她曾经怀过孕。

    因为江米的话,江朵脸上原本慌乱的神色一下子安定下来。

    江朵伸手握住她妹的手,摇了摇,用发自肺腑的感激声音道:“妹,还是你真心对我好。你放心,姐将来一定会报答你。”

    “我不图你报答我。你好好的就成。没去青城之前,你好好呆在家里继续装病。别出这院子。”江米显然是担心江朵在家憋不住。

    江朵赶紧下保证,举起一只胖乎乎的手道:“我保证不出这院子,我听你的话。你让我干啥就干啥,现在咱家,你是家长。”

    “嗯。”江米笑了笑。拍了拍她姐的肩膀,安慰了她姐后,便转身出了屋子。

    去青城的钱,目前算是足够。流个产应该花不几个钱,就是他们去了住旅店什么的需要一笔不少开销。但怎么地几百块钱也就够了。

    剩余的钱,她想在青城购置一些制作药剂的器皿。和一些在梨树镇当地找不到的药材。顺便,她还想找一找那个传说中的无敌少校。

    江米奶从江米家走出来,脑子还琢磨着如何从江米手里抠钱抠东西了,等拐上了去学校的小路,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件重要的事。

    直到走到学校后院围墙外面的时候,才恍然想起自己去找江米是为着什么。顿时住了脚,有些气恼地拍了拍脑袋。

    真是,人老了就是健忘,连为着什么去江米家竟然都给忘了。

    想回头再去跟江米说这事,又觉得相比于把江米一家子弄回去,学校食堂这事不着急。

    这会儿老王头应该是把学校食堂灶房锅碗收拾好了,自己直接干脆回家去算了。

    打定主意,江米奶便从学校北面的小路继续往东走去。

    老太太的脚小时候缠过,虽然半途而废,算不上三寸金莲,不过到底比不上天足,往日里她都是等着自家小闺女来接,因为今天提前从学校里出来,便沿着地头小道慢慢往通往兰溪村的南北路上走。

    等她绊绊磕磕,好不容易走到兰溪村前面的南北主路上,刚找了个草堆坐下来歇口气,却恰好遇上了气得脸色发烟的李淦,赶着马车从北面兰溪村方向而来。

    “啊呀,亲家,今天怎么有功夫过来了?”李淦气的啥江米奶自然知道,却没事人一样,赶紧拍拍屁股从路边站起来笑脸相迎。

    “哼!你们老江家办事够绝啊!这才几天功夫不过来,竟然就把我那可怜的大女儿和外甥们赶出家门了?当初是谁说要好好侍候的?成!你们行!够狠!既然都撕破脸了,我闺女被打瘫的事咱得好好说道说道。”

    李淦拉住马脖子上栓的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手上的马鞭狠狠在路边树干上抽了一下。

    那一下竟然把树皮给抽下来一块,江米奶顿时给吓了一跳,老脸煞白无色。以为李淦是要对自己动手。

    李淦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动手打个老太太。

    等江米奶看到李淦烟着脸扭回头去,扬起马鞭,要赶马车走的样子,便知道自己是误会了,对方刚刚那一鞭子只是示威和发泄。

    江米奶正想为着李淦离开松口气,不过等她瞧见堆在马车上的面袋子菜筐子,眼珠子转了转后,忽然拍着大腿一叠连声地嚷嚷起来。

    “他姥爷,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俺们谁也没撵腊梅,是江米那丫头自个做主,这不,我这刚去镇上看了腊梅呐,想叫她们回来,江米丫头犟着呢,就是不肯让她妈和她姐她弟回来,我也没有招啊!”

    李淦在村里其实也打听过了,的确是江米偷偷带着一家人去了镇上。他本来是不怎么相信的,以为村里人向着老江家,糊弄他一个外人,这会听江米奶说刚从镇上江米家回来,不由就信了几分。

    另外,他想去镇上看女儿和外甥们,却又不知道具体住址,便将胸口的火气压了压,扭回头来道:“大嫂子,我今儿来主要是看闺女,顺便给他们送点吃的用的,其他事咱以后再说。你要是能给指下路,我李淦感激不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