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38章 她奶催婚

时间:2017-10-26作者:夕风冉冉

    “奶,我姐说泡药浴好嘞,多泡泡不长病,还长大个,长力气。”

    江小渔重新被热汤包围,舒服地打了个哆嗦后,显然这会知道他奶误会了,急忙帮着江米给他奶解释。

    江米奶手里还提着盛豆包的布袋子,因为捞江小渔,袋子浸了水,这会冷静下来,急忙将袋子打开,将里面的馒头和豆包往灶台上的盆子里放。

    一边放一边给自己解释,“我这不好长时间没见着你们了嘛,担心你们,就想着来看看,顺便送点豆包来。谁知道刚找着地方,就听见小鱼儿这小兔崽子杀猪似地瞎叫唤,江米,奶一时着急,误会你了,你别往心里去啊。”

    “哦,没事。”江米瞅了一眼那几个被中药汤染了色的包子满头,并不以为她奶真是来看他们顺便给送点吃的,而是肯定有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无利不起早,说的就是她奶这样的人。

    江米蹲下身将手放进澡盆子里试了试,也觉得水温并不是十分的热。又从锅里舀了热水一点点往里添加。

    她奶在一边防贼一样盯着江米的动作,担心江小渔被烫了,见江米还往里加热水,不由叨叨了一句,“男孩子洗澡不能太热,不然将来不能生娃娃。”

    呀,还有这说法?江米能制药,也能治疗一些疾病,却对男子生长发育中的某些忌讳有些不算太懂。

    听她奶这么说,隐约记起来,似乎小蝌蚪是不能在高温下生存。不过那是对成年男子而言,他弟这会才六岁呐,有个屁的蝌蚪。

    虽然不认同,但她奶的旨意江米又不能不遵从,赶紧用葫芦瓢舀了些凉水,慢慢给小鱼儿加进盆子里。

    “行了行了,再加就凉了!啊呀姐,你这又想冻死我啊!”不过加了小半瓢,小鱼儿又叫唤起来。

    其实这小孩儿就是不喜欢大冷天的洗澡,所以各种难侍候。

    若非她奶在眼前,江米都恨不得在小孩儿两瓣屁屁上狠狠来上一下子,再让他几哇乱叫,惹来麻烦。

    看小孙子有半截身子露在外面,江米奶让江米找来一条干净毛巾,浸了热水给江小渔披在身上,防止外面温度低,着了凉。

    江米家三个孩子,最得江老太上心的就是江小渔。

    直到侍候江小渔洗完了澡,又给仔仔细细擦干净了,穿上贴身秋衣秋裤,再套上棉袄棉裤,江老太这才想起,还没去看看瘫在炕上的儿媳妇。

    “你妈病怎么样了?”江米奶扯着小孙子软乎乎的小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随口问江米。

    其实她心里因为江远明哥俩被打伤的事恨江米恨得要死。

    大儿子到现在腿上还打着石膏,不能上班赚钱不说,还得人侍候吃喝。

    幸亏何知芳那个小娼妇迷着老大,自己流产了,却还坚持把老大接去自己家照顾。不然江老太根本就不可能捞着功夫到学校赚钱。

    老二伤了鼻子,到现在鼻梁上还青紫一片,结婚的事只能再往后拖。不过一出正月,老二的丈人就让大丫头捎话催着盖新房子。

    江老太手里的钱因为之前给俩兄弟治伤,剩下还不到三百块钱了,用来盖四间大瓦房根本就不够。

    这会儿,江老太既想让江小姑也出来赚钱,又想从江米手中再抠点钱出来。

    因为有事要求着江米,江老太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把恨意表现出来,还假装出一副关心李腊梅的长辈样子。

    “算是强一些了吧。鼻子里的管子已经拔了,能喂进点汤水稀饭。就是嘴巴有些合不拢,老是往外流哈喇子。柳院长说,这是脑出血后遗症。也不知道我妈能不能恢复到自理程度。”

    江米还以为她奶真的关心她妈呢。

    “哦哦,能喂进饭去,就说明好多了。你多给你妈熬点有营养的,病好的快。”

    江江老太嘴上说着好听的,心里却认为李腊梅肯定是好不了了。

    好不了的病还折腾着治,江米这死丫头就是能糟践钱。

    江米奶装模做样走进东间屋,看到炕上扯棉花做被子的赵婶,愣了一愣后,知道这就是江小姑口里说的江米用钱雇佣的女人,心里不由邪火乱串。

    再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家具摆设,就觉得江米这死丫头肯定跟她爷说的一样,是偷偷卖药材发财了,不然怎么能有钱雇人,还置办了这么多好家私。

    赵婶一看江米奶进来了,急忙下了地,等江米进来介绍这是她奶,赵婶拘谨地喊了一声老嫂子。

    江米奶勉强扯扯嘴,嗯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后,冷冷地撇了一眼躺在炕里边的李腊梅。又阴沉着脸去西炕看了一眼江朵。

    见江朵盖着被子闭眼睡了。江米奶瞅了两眼后,站都没站下,拉着小孙子就回到了正间。

    看着江老太极快地窜完了两个屋子,那神态根本就不像个瞧病人的样子,江米不由齿冷。

    但再怎么齿冷,江老太毕竟还是她奶,是长辈。江米不得已去厨房给沏了一壶热茶端到正间。

    江老太大模四样地坐在八仙桌旁边的靠背椅上,端起青花茶碗来喝了一口江米泡的茶,撇着嘴吐出一枚茶叶,砸吧了一下滋味后,忽然抬头对江米道:

    “我听你爷说,你姐现在不疯了,就是有些像小孩子。要我看,不如早些给你姐找个婆家,那样你还能轻松轻松。”

    江米奶原本对大儿子吵吵着要跟李腊梅离婚这事是动过心事,现在看着这个家虽然是租的房子,里里外外却透着一股有钱人家的气息,就觉得不能轻易让老大离婚。

    尤其江米这死丫头还是个聪明有本事的。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想法把人先骗回去,笼络住了,弄成整个江家的摇钱树。

    正好李腊梅不能主事,江米又是个小丫头片子,江老太觉得,她可以理所当然地做大儿子家的主。那样,江米再赚了钱就不得不交到她手里。

    不过,疯了的大孙女,对家里已经不会有太大贡献,能嫁人就赶紧嫁人,省得回去后拖累家里。

    江米听了她奶的建议后,有些惊讶。她姐过了年也不过才十七岁,这个岁数就找婆家是不是太早了?

    她奶却像读懂了江米心里所想一样,继续忍着不耐烦劝说道:“你姐过年就十七,等看了人家订了亲,结婚怎么地也得明年,也就是十八岁了。当初你妈嫁到老江家,也是十八岁呐。”

    江朵这会在炕上根本就没有睡。听到她奶的话禁不住遍体生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