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28章 没傻得彻底

时间:2017-10-23作者:夕风冉冉

    “哈,就几帖膏药的事,我还以为伯伯您要让我做啥呢。”江米一听是这么个事,顿时松了口气。

    聂长河却接着用郑重其事的语气道:“江米,你知道咱们国家现在南边还在打仗吧?”

    “嗯,知道啊。”江米有点蒙。不晓得聂长河提这个干嘛。

    “现在几大军区轮调,每年就有很多跟伯伯一样身上留下这个关节炎毛病的老兵从前线下来。你能不能把这个膏药的方子献出来,献给国家啊。那样老兵们都能跟着沾光了。”

    聂长河这个条件一提出来,江米脸色没变,江老汉却变了脸。

    噌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倚靠在他身上的江小渔给吓了一大跳,险些跌了个屁股墩。

    “他大伯,江米还是个小孩子呐,哪懂什么方子不方子,胡乱弄个膏药出来,凑巧管点用,您不嫌弃就好。这献给国家可就整太大了,可不敢胡乱弄。”

    江老汉貌似害怕江米闯祸一样,连连摆手替江米拒绝。

    聂长河提出这么个要求来,也知道有些个不太靠谱,其实他原来想着方子要出来,再让老丈人给瞧瞧,若是真好,再通过老丈人递上去。

    现在江老汉开口就拒绝了这事,他也不好再勉强。毕竟乡下人家穷,来钱不容易,弄个土方子都能当成传家宝,实在怨怪不着江老汉觉悟低。

    “大叔,你坐你坐,这事就是打个商量。成不成另说。”聂长河赶紧让江老汉坐下来。却没把话说死。

    江老汉坐下后却打了个唉声,说起江米这一家子的不容易来。显然这是有了让江米卖膏药补贴家用的打算。

    聂长河听了,心里觉得自己方才提的那个要求还真是欠考虑。他目前最应该做的,是帮着江米往外卖膏药,而不是让江米把方子无私献出来。

    江米却把聂长河的话听进心里去了。她想起那个有可能是她亲外公的人,此时此刻恐怕还在老山前线。

    而那人也有风湿性关节炎,等到她见着他的时候,每当犯病,都疼得几乎不能走路,需要吃大量止疼片才能坚持去上班。

    “伯伯,我乐意把方子献出来。”江米神色坚定地说。

    聂长河以为这事没戏了。没想到峰回路转,江米竟然同意了!

    因为惊讶,聂长河不由自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的聂奶奶也瞪大了眼。

    江老汉却给江米气得涨红了脸。脸上的肌肉抖了几抖,猛然伸手一拍桌子,吼道:“瞎胡闹!你个小孩丫丫的知道什么方子不方子?!”

    “爷爷,您放心,我能养家。”

    江米被她爷吼了,心里却一点也不恼。

    她知道她爷是想让她留下方子,以后好用来赚钱养家。只是她脑子里的方子成千上万,区区一个膏药方子在她看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然而这话她却不能说出来,只能尽量安抚她爷。

    江老汉被江米气得嘴唇都抖起来了。

    当着聂长河的面他又不好太过于阻挠。见江米去西屋真写了一张方子递给聂长河,便打了个唉声坐回椅子上,愁眉苦脸,精神不振。

    聂长河不好意思再呆下去,将方子叠起来收好,客气了几句后借口所里有事,招呼柳眉一起离开了江米家。

    聂奶奶心里也觉得儿子办的这事不地道,有些欺负人家小孩子。想跟江米爷爷解释几句,江米爷爷却懒得答话,嗯嗯点头答应两声,早没了开始时的热情和客套。

    聂奶奶也感觉坐不下去了,借口自家屋里跑了老鼠,让聂卫平帮她去抓老鼠。将孙子也带走了。

    见屋子里终于没了外人,江米爷这才开口说话:“二妮啊,你还小,有些事啊,你还不懂,这人啊,知道感恩是好事。可也不能人家说啥你就应啥,人家要啥你就给啥。”

    “爷,我跟你说个事。你可不能给说出去。”

    江米把江米爷拽着出了屋子,到了避人的西厢房,江小渔原本要跟着进来,被江米眼睛一瞪撵了出去。

    “爷,那膏药方子实际上是聂奶奶给我的,除了这个方子,聂奶奶还把一整套祖传医书送了我。不过说了,不让对任何人讲。所以爷爷,你得为我保密啊。”

    “啊?那方子是聂家大嫂子给你的?”江米爷一听,有些不敢置信,不过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你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信,“聂家大嫂子为啥把书送给你了啊?她怎么不给她儿媳妇?柳院长可是医生,应该更需要这本书吧。”

    “爷,我也这么认为呢。我怕给柳阿姨知道了,再闹出不好的矛盾,就把那书里的内容记熟了,又把书送给了柳阿姨。”江米半真半假地道。

    江老汉一听,江米又把书送给了柳眉,心里就觉得又不得劲起来,可想着江米都记熟了,便觉得这小孙女好歹没傻得彻底,又指点江米道:“赶紧趁着还能记住的时候,把书里的内容记下来。别过些天再给忘了。”

    “哎,爷,你放心,忘不了。你孙女脑瓜聪明着呢。”江米笑嘻嘻道。

    江老汉却扳着脸忽地从炕上立起来,教训江米,“可不能骄傲,好脑瓜也不如烂笔头。记下来,以后也好教给你弟弟。”

    得,老爷子这是想世世代代传下去呐。

    不过江米也早有防备,防备哪天忽然失去记忆,把以前那些珍贵的方子给忘了。便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爷,我会赶紧抽时间写下来,以后好教给我弟弟。”

    听江米这么说,江老汉绷着的脸这才舒展开来,满意地点了点头,背着手就往门外走,走了两步又回头问江米:“这屋是小鱼儿一个人在住?”

    “啊,是,小鱼儿都大了,跟我们住一起不合适。”江米还以为江老汉这是舍不得小孙子一个人住呢。

    不想江老汉接下来却说:“哦,那正好,我这两天也住这,帮着上山搂些柴火来。不是要开学了嘛,你抓紧时间写书,家里的事不用管。嗯,反正现在也没啥农活,让你小姑也留下来帮忙照顾你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