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27章 这么黑他爹

时间:2017-10-23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知道他大约是饿了,瞅瞅电子表,竟然不知不觉十二点了,赶紧从厨房里往客厅八仙桌上端菜。

    冬日里天冷,菜炒好后都在锅里温着,这会端出来火候就有些老了。不过都是些荤菜,只要热乎,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江米端了些白菜心拌猪心,和一碗米饭给江朵先端了过去。

    江朵瞅着只有几片猪心便有些不乐意,探头看看下面的桌子满满一桌子肉菜,装疯卖傻道:“肉,肉,我要吃肉!”

    “好好,给你肉。等着,我再给你弄碗排骨汤来,不过姐,不敢给你吃太多肉,你最近都胖了,再胖下去……”

    江米没敢说,再胖下去就怕难产。

    不过她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肉吃,她也不能不应,赶紧到厨房又用汤碗声了几块排骨。用小碟子挖了一点酱油蒜泥,给她姐端炕上。

    排骨上肉挺多,江朵这才满意。低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聂卫平见江米有些不太开心地从西间走出来,便递个眼色让江米到院子里去。

    小鱼儿这会早跑他爷身边跟着吃肉去了。本来按照梨树镇的规矩,女人和孩子是不能上桌的,可聂奶奶是长辈,柳眉是客人,自然不可能吃这个委屈。

    聂奶奶和柳眉上了桌,江小姑也就上桌作陪。

    赵婶便借口侍候李腊梅去了东屋。

    大冬天的院子里冷,江米招呼聂卫平进了厨房,从锅灶里把留下的饭菜端出一些来,放在灶间矮桌上,招呼聂卫平坐下吃饭。

    “我一会上桌吃去吧。”聂卫平看着都是小半碗小半碗的菜,怕江米吃了不够,便决定等会上大人桌上凑合一口。

    江米却瞪了他一眼,从煤油炉烧着的小铁锅里舀了碗排骨汤递给聂卫平。

    “都这会了,你敢说你不饿?跟我还装什么装。排骨汤浇米饭,你不是就爱吃这口嘛。”

    聂卫平一听,烟眸立刻亮了,笑着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口?”

    “我就是知道,怎么了?”江米低头往聂卫平碗里盛米饭,露在发丝外的白润元宝耳尖泛起了好看的玫瑰红。

    “江米,我总觉得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似得。”聂卫平吃了一口排骨米饭,忽然抬头目注江米。

    江米心说,你说的真对。只是我不能告诉你,咱俩上辈子差点成了夫妻。

    不过她希望这辈子,能把上辈子所有遗憾弥补,能顺顺当当嫁给聂卫平,然后养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平平安安和和美美过一辈子。

    “江米是个能干的,瞧瞧这一桌子菜,大冬天的,能置办出这么一桌可是不简单。”聂长河夹起一筷子鸡蛋炒木耳,一边吃一边啧啧赞叹。

    桌子上摆着六菜一汤,除了红烧肉是他最爱外,木须肉,山药炖排骨,小鸡炖蘑菇,白菜心拌猪心,猪肉炒黄豆,海带汤,味道都不错。

    聂奶奶却不认同地暗暗撇了撇嘴,拆台道:“这菜八成都是赵婶做的,江米那丫头可做不出这味道来。”

    老太太心里显然对江米不肯跟着江老汉回兰溪村去还是有些不甘心。赵婶也始终不表态,让她有些无从下手。

    其实单纯以江米的人品,做她孙媳妇她是千肯万肯,可是一个瘫子娘,一个疯子姐,一个未成年的幼弟,这负担也太重了。尤其是前两个还是吃钱的药罐子,后一个不但要上学,长大还要说亲取媳妇,就是家有万贯也抗不住啊。

    柳眉是个直肠子,听她婆婆这么说江米,顿时有些不乐意了。“江米聪明着呢,这些个菜她一学就会。小小年纪还会看病制药呢,老聂,你腿上用的膏药可就是江米给弄的。好用不?”

    “啊?那膏药是江米弄得?哎呀,前两天我那战友来,贴了一帖试了试后,把我那点存底都给拿走了。改天江米闲了,可让她再给我弄点。”

    聂长河惊讶之后,高兴的眉眼是笑。他以为那是聂卫平从南方带回来的呢。被战友全拿走,还小小心疼了一下。

    没想到这神奇膏药出处竟然在江米这里。他那在南疆战场留下的风湿性关节炎贴了两贴就立马见效。

    从南疆下来的战士们,基本都有这毛病,若是让江米多弄一些,送给部队上,那得造福多少官兵啊。

    不过,只小丫头自己制作那点膏药显然杯水车薪。要是能把方子献出来,让部队后勤制药厂来制作,收益面可就大了。只是不知道丫头会不会同意。

    聂长河心里装着事,便没有喝多酒。柳眉倒高兴他喝的少点。

    等江米端了米饭上来,聂长河又对着江老汉把江米好一个夸。

    江米被夸得红了脸。心想聂长河今天这是咋的了,怎么这么能说好听的?

    聂卫平却知道他爹的品性,等跟江米端完米饭回到厨房,便小声警告江米。“老聂别有图谋呢,你小心点,千万别着了他的道。”

    “啊?”江米还第一次听聂卫平这么烟他爹,前世一般都是聂卫东烟。惊讶的小嘴都有些合不拢了。

    “别啊,我跟你说正经的呢。”聂卫平琢磨了一下,忽然想起他爹昨天晚上还问他有没有膏药了。

    他今早忙着跟同学联系卖电子表,一忙就忘了这事,没跟江米说。这回倒是想起来了。不过,以他对他爹的了解,能让聂长河拍江米马屁,所谋应该不是一星半点,肯定是有大企图。

    果然,等大家吃饱喝足,撤了桌上的剩菜,和杯盘碗碟,聂长河就把江米叫到正间,还吩咐柳眉去厨房帮着刷锅刷碗。

    柳眉瞪了聂长河一眼后,见自家丈夫挤眉弄眼的样子,而婆婆在一边瞪眼瞅着,便压住火,装着温顺贤惠的样子挽袖子去了厨房。

    江米心里有些打鼓,觉得还真有可能让聂卫平说着了。聂长河还真是别有图谋。

    聂长河端起茶碗来喝了口茶,斟酌了一下,觉得还是实话实说的好。江米是懂事的孩子,应该不会拒绝。“江米,伯伯也不跟你绕弯子,伯伯今天有件事要求着你。”

    “伯伯,您说,但凡我能做的到,我一定尽力。”江米没敢说死。也想不清聂长河这么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会求自己办什么事。

    “咳,就是你给伯伯的那个膏药,伯伯用着效果贼好。本来伯伯手里还有几帖,不过前两天来了个战友,也跟伯伯有一样的毛病,用了你那膏药啊,红肿的关节立刻止了痛,一夜后就消了肿。然后就把伯伯手里的膏药都给抢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