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25章 重色轻友

时间:2017-10-22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她妈睁开眼看向她。不由笑着上前拉了拉她妈身上的被子,摸了摸额头,柔声细语道:

    “妈,我去肉联厂买点猪肉和排骨回来,你想不想吃猪心啊?你以前最喜欢吃了,在家听话啊,一会我就给你买回来了。”

    江小姑在地上听见江米跟她妈说这个,两个嘴角往下拉了拉。

    心道,还猪肉,排骨,还猪心,给嘴过年呐。

    却不想不过半个钟头,江米真的跟聂卫平抬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走了进来。

    “咦,卫东,你来了!”

    江小姑赶紧站起来,满脸谄媚。

    聂卫平却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小姑,我是卫平,不是卫东。”

    “哦,哦,哦,你兄弟俩长得太像了,都让人分不清!”江小姑干笑了两声,手指不自在地扯了扯有些褶皱的衣襟。

    看到江米把袋子上的绳子解下来,从里面拿出猪肉,猪排骨,猪心,猪头肉,还有一包干海带,江小姑啧了江米一声:“江米,你咋好要卫平买这么多东西呐?”

    江米有些发懵,“这是我买的啊?”借聂卫东的钱一分不动,她自个还有一千多积蓄呢,哪里会让聂卫平再为自家花钱?

    “啊?你买的?你哪来那么多钱啊?”江小姑俩眼都瞪圆了,摇摇头,表示严重不信。这地上的袋子里,一样一样的掏出来,算一算也得十好几块呐。

    “卖药材赚的呗。对了小姑,你那药材钱我还没算给你呐。”江米这会想起,江小姑还没从药材上得过一分钱,不由有些不好意思。

    嘿,都是最近事赶事儿,把她给忙活忘了。真不是想贪小姑的这点药材钱。不过都拖了半个月,江米琢磨了一下,就给多算了点。

    本来顶多卖十几块钱,江米却给了江小姑三十块。

    拿着实实在在的钱在手,江小姑欢喜的眉毛都是笑着的。话里也透着敞亮,“江米,你拿走的那点药材哪会值这么多钱呐。”

    “我说值就值。姑,这会山上的苦楝树树皮要是能弄些来,我也能帮你卖钱。”

    “那个也能卖钱?”江小姑一听两只眼睛立时程光瓦亮。

    “当然可以,那个苦楝树皮嗮干了你再送我这来。一斤我给你算两毛钱。”

    江米其实也不知道这时候苦楝树皮具体收购价格。不过这种树皮制作杀虫药最好用。现在的农村孩子几乎个顶个体内有寄生虫,很多身上头发上寄生虱子,苦楝树皮制作成药剂有广大的用途。效果比镇医院卖的宝塔糖要强的多。

    宝塔糖只是具有麻痹蛔虫的作用,排出来的虫子还是活的,有些孩子不懂事,往往忍不住用手去往外扯,造成二次感染不说,又恶心又恐怖。并且宝塔糖对蛲虫效果不佳。

    江米要用苦楝树皮制作的杀虫药,是后世配方,对蛔虫、蛲虫、钩虫均有较强的毒杀作用。比驱虫用的宝塔糖不知要高级多少倍。

    江小姑这个时候可不知道江米这一举措将惠及到多少儿童,心里只为一斤苦楝树皮两毛钱的价格而惊喜不已。

    挖药材要跑好多山路,而且很多地方深沟陡崖,十分凶险。还得挑季节,基本只能是夏秋两季。

    砍苦楝树皮就不用这么费劲了,山沟地头野生的一丛一丛苦楝树条子。这会砍了,春暖花开的时候又会发出新的来。

    因为江米给了钱,加上指了这么一条挣钱的门路,江小姑顿时浑身是劲,主动帮江米收拾起中午的食材来。

    赵婶原本打算看时间跟江米说清解雇的事,可等她看到江米的行事,忽然觉得,她要是离开这么一个能干大方的主家,以后一定会后悔。

    江米带着江小姑进了厨房,将厨房里得米面菜指给江小姑看,刚跟江小姑商量多做几个菜,打算连聂奶奶和聂长河一家一块请过来吃个饭,赵婶就满脸殷勤地走了进来。

    “江米,中午饭我来主厨,让你小姑帮我打个下手就成。你还是跟卫平学习去吧。听说你们开学后不是要参加什么竞赛吗?好好学习,争取考个第一!”

    “哎,那你忙着。我正好还有点别的事。”江米一听,立时笑着将厨房大权拱手交给赵婶。

    刚刚她还在犹豫,就她和江小姑两把刷子,是不是能做好十来个人的饭菜呢。赵婶肯伸手,自然啥都不用愁了,就净等着吃好饭成了。

    “我跟你去请聂伯伯和柳姨中午过来。”见聂卫平被江小渔缠上了在西厢房里下五子棋,江米把江小渔一边一扒拉,拉起聂卫平就走。

    江小渔气得险些蹦高。也不知从那学来的词,张口就喊:“姐,你重色轻友!”

    江米刚好拉着聂卫平走到街门口,江小渔一句重色轻友险些让江米被门槛绊一跟头。还是聂卫平眼疾手快,一把将她从门槛内抱着提了出来。

    不过提出来后,江米就有些傻眼,她爷背着一大捆柴火刚好从东边街角转过来走了个对脸。

    江米急忙将聂卫平推开,有些尴尬地跟她爷打了声招呼,“爷,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嗯?啊?我下午再去帮你砍一些回来。”江米爷还以为小孙女是嫌弃他回来的太早,砍柴砍少了呢。

    “不用,不用了爷,家里柴火够烧好几天的了。我还买了些煤堆在墙角没烧呐。”

    “呵,你花钱买煤作甚,山上柴火又不用花钱,想砍多少就砍多少。”江米爷笑眯眯地说着,看了一眼聂卫平,试探着道:“是卫平吧?”

    “哎,爷,是我。”聂卫平挺高兴,也挺佩服江米爷的眼力。这老爷子真厉害,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竟然一次都没认错人。

    江米爷心里却得意。话说姜还是老的辣嘛。就江米那个反应,他眼瞎才会猜不到。这羞答答的小样子,也就是在聂家老大眼前才会有。对聂家小的那个,可是向来横眉竖眼,针尖对麦芒。

    “爷,你回家歇会,我去叫下聂伯伯和柳阿姨来吃饭。”

    江米脸色红扑扑的,显然羞涩劲还没过。

    等看着她爷背着柴火进了院子,江米不由用小手拍了拍胸口。

    聂卫平就忍不住想笑。怕江米恼,抿着嘴强压着笑意,拉着江米往少人走的东边小道上来了。

    这条道往西是住家,往东则是一片菜地。这会儿菜地里光秃秃一片,所以也没人来。

    聂卫平瞅着江米粉绒绒的花瓣一样的唇,红扑扑的小脸蛋,很想不管不顾拉进怀里亲上一口。可是,想着江米只有十二岁,他就压制住心里这个蠢蠢欲动的念头。

    却把江米的手在手心里捏了捏,又捏了捏。感受着软乎乎的手感。

    “干嘛?”江米却以为聂卫平捏自己的手是有什么暗示,不由抬头去问。

    却被聂卫平微微低头趁势亲了一下额头。

    江米愣了一愣,继而噗嗤一声乐了。

    觉得聂卫平这个家伙就是个闷骚货。这么小竟然知道调戏自己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