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21章 指尖抚影

时间:2017-10-20作者:夕风冉冉

    聂卫东却赶紧上前拦着装好人,一边趁机去握江米软乎乎的小手,一边将有些碍事的江小渔往身后划拉。“江米,这么长时间没看到我,想我了没?”

    看着聂卫东深情款款的目光,深情款款的话语,江米就觉得连指甲盖都要被瘆出鸡皮疙瘩来了,如果指甲盖有这功能的话。

    见江米嘴巴抿着,小手往外拽,一副嫌弃自己的样子,聂卫东顿时有些受伤。用几乎可以媲美影帝的神情道:“你个没良心的,哥这次为了你到青城去,差点就回不来了你知道不?”

    “啊?你去青城了?”怎么又是一个为了自己的?江米有些不堪重负了。说实话,这话聂卫平说,她只觉得受用甜蜜,聂卫东说,她就觉得累的慌。

    真的,她不是个轻浮女子,不喜欢被几个男人围绕的那种孔雀女王一般的感觉。她只希望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过人家少年为了她差点出了事,怎么地她也得表现一下关心。

    “是啊,小没良心的,你眼里就只知道关心我哥,我去青城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知道?”聂卫东扁着嘴,可怜巴巴的委屈样子,简直比江小渔还能装。

    江米不耐烦陪他演了,一把抽出自己的手,转身就往厨房里去。

    眼看这天要烟了,还得做晚饭呢。

    聂卫东尾巴一样跟了进去。

    江米家厨房在东厢房里,挺宽敞的一大间。聂卫东进去自觉找了个小凳子,看着江米忙活。却没有说他到底去青城发生了什么事。

    主要是说不得。聂卫东从青城返回时,欧阳昆专门到柳府上叮嘱了聂卫东一番。当然,为了表达歉意,给了聂卫东三千块钱做补偿。其实他有其他更值钱的礼物想送给聂卫东,聂卫东却没有要。

    因为江米现在需要的只是钱。而江米的需要就是他的需要。他到青城的终极目的也就是为了赚钱。

    现在聂卫东手揣在裤带里,握着那个装钱的信封,心里琢磨着怎样才能让江米收下这三千块钱,并且不伤了小丫头的面子。

    表面上他一如既往的厚脸皮戏弄着小江米,其实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基本跟江米没戏。因为江米根本连看他一眼都欠奉。

    这要是换个人,聂卫东早就甩对方二万八千里。但江米他却没法甩,甚至连重一点的话都不敢说。现在能这么坐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江米里外忙活,聂卫东就觉得已经十分满足了。

    老天厚待,眼前的江米是活的江米。不是那个浑身鲜血失去心跳和呼吸的冰冷尸体。

    看着心爱的人能够重新活生生立在眼前,而不是被自己撞死,这种庆幸与巨大的幸福感,已经让聂卫东忽略了男人对心爱女人的那种原始独霸情结。

    只要你活着就好,哪怕你从不正眼看我。聂卫东唇边露出温暖的笑容,手指偷偷在江米投在墙壁上的影子上拂过。

    这是江米的头发,这是江米的额头,这是江米的鼻尖,这是江米的唇……软软的唇……

    江米将中午剩下的饭菜放进锅里,盖上锅盖,又从外面搬来干枯的树枝,用买来的玉米皮引了生火。等火旺起来,她方才回头瞪了聂卫东一眼。

    哼,别以为她没看见他在用手指摸她被夕阳映在墙上的影子。

    见她瞪他,聂卫东心内如吃了蜜一般甜,咧嘴一笑,轻轻叫了声:“江米……”

    对花痴一样的聂卫东,江米有些没招。冷着小脸,扭回头去继续烧火。

    却听身后聂卫东又说:“江米,咱俩打个赌怎么样?要是我输了,我给你一千块钱,要是你输了,你亲我一下就成。”

    “滚!”江米头也不会,嘴中清喝了一声。

    聂卫东抿嘴瞪眼做了个无可奈何的鬼脸,锲而不舍继续忽悠江米,“真的江米,你是不是不敢跟我赌啊?其实也没啥,就是开学后的那个化学和数学比赛,要是你能得一项全县第一,我输你一千块钱,得两项就是两千。”

    “聂卫东,我怎么感觉你去了一趟青城发财了似的?”江米这会儿倒觉得聂卫东的赌局有些意思了。

    “嘿嘿,我告诉你啊,哥们真发了个大财!不过因为什么发的财不能说,签了保密协议呢。说出来哥们要坐牢的。”聂卫东有些洋洋自得。

    签了保密协议?江米瞳孔中忽然有亮光闪烁了一下。聂卫东的话倒让她记起前世与部队签署保密协议的事情。

    难道聂卫东去了趟青城跟部队发生了某些交际?不过部队上的事可不是随便签个协议就给你钱的,都是有规章制度制约的。而且每个华夏公民都有义务配合部队保密工作。

    江米想破头也不会想到,聂卫东竟然会被神秘人物绑架进海岛因此发了一笔小财,当然,这笔钱与部队无关。

    大锅里只有剩菜剩饭,江米打算用煤油炉炒了个鸡蛋韭黄招待聂卫东。毕竟这家伙也是一番好意,手里有了钱,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想办法让自己收下。

    看着眼前用油纸包着的韭黄,想到这韭黄的来历,江米心里就有些犯堵。

    韭黄是江米爷爷前两天送来的。

    老爷子正月十二那天,在梨树镇上满大街打听自己的儿媳和孙子孙女的下落,聂长河看着不落忍,最后将老爷子领了来。

    江老汉一看到开门的小鱼儿,一双老眼立刻就被泪水淹没了。

    老汉抱着小孙子哭的泣不成声。这可是老江家第三代里目前唯一一个男丁,老爷子向来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因为江远明折腾出的祸事,害得孙子孙女一夕失踪,老爷子头发都给急白了。

    加上两个儿子跟李志杰兄弟几个狠狠打了一架,两家成了仇家,江老汉没法上门去问,只能从村人议论探听到,江米似乎带着全家到梨树镇上去了。具体住哪,没人知道。

    这都快半个月了,还有没有大儿媳和孙子孙女的消息,江老汉在家就坐不住了。从地瓜窖里将过年都没舍得吃的韭黄割了一包,怕被风撩了冻坏,老人就将菜包搁在棉袄里面揣着,步行来了梨树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