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19章 温暖的怀抱

时间:2017-10-19作者:夕风冉冉

    “谢了啊。”江米笑眯眯地把表带往手腕上一绕。

    聂卫平立刻伸手帮她扣上表链。

    扭头见小鱼儿一副羡慕不已的样子,盯着江米腕上的电子表不错眼珠。聂卫平略微犹豫了一下,伸手到大衣口袋里又掏出一块电子表递给江小渔。

    “给我的?”江小渔有些不敢相信。这东西看样子应该需要很多钱才能买到,卫平哥也太大方了。大方的江小渔都不敢伸手,偷眼瞟他二姐,意思是问要还是不要。

    “拿着。没事,还有好多呢。我这次去南方就是倒腾这个去了。那边本钱低,拿回来一块至少能赚五六块呢。”聂卫平这才说出自己去南方一趟的目的。

    江米心下顿时了然。她就知道聂卫平不可能是单纯为了玩,大冬天跑去南方。

    在她的认识里,聂卫平做事从不胡来。

    “你缺钱花啊?”江米一下子抓住重点。

    抬头望着聂卫平,江米好看的小眉头皱了起来。不清楚以聂家的家境,竟然需要聂卫平这点年纪就千里迢迢去南方当二道贩子。

    “那不是……你需要嘛。”聂卫平耳尖有些泛红。却目含深情勇敢地望着江米,一点也不怕被少女看清他的心事。

    “……”江米目光晃动,仿佛在这一瞬,回到了前世。

    又看到那个出任务归来的英俊少校,脱下军装,围上围裙,在厨房洗手做羹汤,每当她抱着他的腰问他,为何能放下男人的架子进厨房,他也总是这样看着她,这样回答她。

    “聂卫平,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江米眼目湿润,心情激动下一下子扑进聂卫平的怀里,隔着大衣,紧紧抱住少年的腰。

    前世,她对他其实并不好,对他一点也不体贴。

    在他有限的休假日子里,为了早日实现自身价值,她没日没夜泡在实验室,把他一个人扔在出租房里。

    有时候他在出任务的间隙打来电话,她却因为某个数据需要重新测算,很不耐烦地嗯啊几声,就扣掉了他的电话。

    她想,他那个时候心里肯定很失落,很难受。

    这一世,她不想要那些荣誉,那些所谓的价值体现,她就想好好长大,然后做他的妻子,以补偿上一世欠下的情债。

    江米咬着嘴唇不知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聂卫平却忽然把她的胳膊从腰间拉开。

    在江米愣怔的瞪大眼睛向上望的瞬间,聂卫平低头看着她,手一伸,敞开大衣,一下子把江米整个裹进大衣里,裹进温暖的怀抱。

    江米脸埋在少年温暖的胸口,虽然感觉空间狭小,微微有些喘息困难,嘴角边却露出两个幸福的梨涡。

    真想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整个世界只有她与他。

    一边围观的江小渔顽皮地吐了吐舌头,手指在脸上做出羞羞的手势,还要搞怪,却被赵婶用一碗元宵召唤进了屋子里。

    “呼呼,婶婶,卫平哥是想给我当姐夫吗?”江小渔一边迫不及待的用汤勺挖了一枚元宵放到嘴边吹起,一边问赵婶。

    “呵呵,小鱼儿希望你卫平哥给你当姐夫吗?”

    赵婶从到这个家就看出聂卫平对江米的心事。她是过来人,看着一对小儿女在院子里情不自禁的,心里虽然隐有担忧,却也难掩欢喜。

    赵婶担忧的是,两家门不当户不对。两个孩子即使两情相悦,发乎情止乎礼,难免会遇到来自聂家大人的阻挠。

    赵婶的担忧果然在这天上午就成了真。

    江米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见着聂卫平,边拉着聂卫平进了厨房吃元宵,边对聂卫平的南方之行问东问西。

    桂花酒酿元宵十分好吃,有点酸,有点甜,有桂花香味,还有酒的味道。

    吃掉第一个就想吃第二个,不自觉上瘾。尤其是被小丫头喂进嘴里的,那是聂卫平吃过的最好吃的元宵了。

    聂卫平觉得,千里奔波走一趟南方,什么辛苦在这一碗桂花酒酿元宵面前都值得了。

    因为家里人口多,赵婶做了不少元宵,见江米这会眼里心里只有聂卫平,便私下做主给聂奶奶送去一些。顺便也想替江米探探聂家的口风。

    毕竟现在两个孩子还小,若是聂家极力反对,她也好为江米早做打算。起码不能让女孩儿陷进去太深,从而吃了亏。

    谁料她端着酒酿元宵刚进了聂奶奶家院子,就见聂奶奶脸色阴沉地坐在堂屋里,见她进院子,只是站起来招呼了一声,态度很冷淡。

    赵婶心下就禁不住紧了紧。聂奶奶一贯慈眉善目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聂婶,这是我早上刚做好的桂花酒酿元宵,送点来给您老尝尝。”赵婶一脸笑容,努力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哦,可让你费心了。”聂奶奶接过盛元宵的大碗,看都不看,顺手就放到了灶台上。却拉着赵婶在堂屋里坐了,脸上一副有话要说的神色。

    “聂婶,可是出了什么事?”

    赵婶小心翼翼地问。她总觉得,这聂奶奶的态度不对劲,对她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埋怨和迁怒。

    “赵家媳妇,咱这一个村住着,你为人我知道,心肠好,不过心肠再好,也不能把自己半辈子丢进漫天地。江米家的情况我原来不知道,我要是早知道肯定不让你接这活。

    你看看,整天侍候个瘫子,还得照看个疯子,洗衣做饭样样都得你干,这大冬天的还让你去河里洗尿布,看看这手春春的,真是糟蹋人呐。我看着都不落忍。”

    聂奶奶拉起赵婶的手,一副心疼不已的样子。

    聂奶奶从听到大孙子在江米院里说的话,就开始生气。

    生气大孙子为了个小闺女,竟然不顾自身安危跑到那么老远的南方去。

    生气大孙子有失孝道,为了个小闺女,竟然忘了她这个亲奶奶,从南方回来不先来看自己,却先去了隔壁。

    斟酌了半天,还是觉得从赵婶身上下手比较好。

    只要赵婶不在江米家帮忙,仅凭江米个小姑娘家根本没法在镇上拉扯一家老小生活下去。势必会想办法离开梨树镇,要么回兰溪村,要么到她姥姥家寻求帮助。

    只要江米一家离开梨树镇,大孙子就会变回原来那个孝顺懂事的大孙子。

    “你不要担心没活干,我儿媳妇娘家在青城,我让我儿媳妇帮你在青城找个活干如何?保证比你现在的活挣钱多,又轻松又干净。”

    聂奶奶继续对赵婶下诱饵。

    赵婶顿时慌乱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