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12章 被人绑架

时间:2017-10-15作者:夕风冉冉

    不过江朵怎么就怀孕了呢?江朵才多大?十五六岁吧?这么小就怀孕,是谁造的孽?

    聂卫东想问江米,想帮着江米去给江朵讨回公道。却又怕戳了江米的痛处。毕竟江米这样子明显是想瞒着他。

    这事江米有没有告诉他哥?应该没有吧。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这么想着,聂卫东被江米给排挤在亲密人之外的失落感瞬间减轻了许多。

    江米这丫头精的要命,要是需要报复谁,基本都不用别人出手。不过若是需要他们哥俩,江米那性子也绝对不会客气。

    江小渔写完了聂卫平临走前布置的每日家庭作业,正拿了一把板栗往锅灶里扔,锅灶里有江米刚刚热炕留下的火炭,烧烤板栗刚刚好。

    不过片刻功夫,整个灶间就弥漫着一股板栗香。

    聂卫东丢下满腹猜疑,闻着味探过头去看的时候,小鱼儿已经用煤钩子将板栗一个个从灶口余灰中拨弄出来了,神态认真而专注。

    “东哥,板栗。嘿嘿,这么烤着吃可好吃了,又香又甜。”

    对从来不给他布置作业,反倒能带他到处疯玩的聂卫东,江小渔更有认同感。见聂卫东蹲了过来,急忙献宝一样,用煤钩子将烟糊糊的板栗往聂卫东眼前推。

    聂卫东刚想拿起来尝尝,却给烫得叫出声来。

    “咝,娘的,咋这么烫啊?”

    “啊啊啊,东哥东哥,赶紧到院子里用雪冰一冰。”

    江小渔见聂卫东被烫着了,咋咋呼呼也跟着叫嚷起来。

    聂卫东还真听他的,赶紧去院子里抓了把雪。

    江小渔却趁着聂卫东一走,小心眼地赶紧将几个大个的板栗埋回灶灰里。将几个看起来烧得发烟的用火钳子捡起来,放进碗里。打算等聂卫东回来一起享用。

    聂卫东被烫了一下后,却没了吃板栗的心事。

    他忽然想到,趁着还有几天假期,他应该到青城找他的小舅舅,商量一下发家致富问题。

    有了钱,他就能给江米更好的生活,从经济上补偿江米了。省得江米捉了几只兔子还舍不得吃,非要养起来,等着下小兔崽子。

    但是,八十年代干啥最赚钱呢?貌似这个时期下海经商干个体是最赚的。尤其是倒买倒卖的二道贩子。炒股啥的,那得等到九零年之后。

    他却不想想,他小舅走是从政之路,怎么可能听他个毛孩子忽悠,辞掉市府秘书工作去干跌份儿的个体户。

    聂卫东向来是个行动派。

    当天下午就拿着从他爸手里磨出来的二百块钱,搭了便车进了县城,又从县城坐公交车去了青城。

    聂卫东前脚刚走,柳眉就从邢大夫口中听到一个让她怒火万丈的消息。

    聂卫东那臭小子不知道给谁弄了副安胎药。

    柳眉想找小儿子出来问个究竟,却怎么也找不到人,等到晚上问过聂长河,这才知道,混账小子在取了安胎药之后,竟然只身跑青城去了。

    这是惹了祸事躲起来了?

    柳眉越想越觉得,肯定是那小混账做了混账事,不然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到青城去看他舅和姥爷去了?

    往年里柳眉一家子去给老父亲拜年,逼着聂卫东去,聂卫东都不情不愿。今年因为聂长河事儿多,走不开,想着等春暖花开再去青城探望退了休的老父亲。

    却没想着,聂卫东小兔崽子突然跑去了青城,说是想他舅舅和姥爷了。这说法也就能骗骗聂长河那个憨货。柳眉一点不信。

    尤其当柳眉听聂长河说给了聂卫东二百块钱,顿时给气得牙根痒。恶狠狠地逼着聂长河上交小金库。

    聂长河一下子萎了。将手里仅剩下的三百元钱塞到老婆手里。

    这五百块钱是县里奖励给他这个所长的。

    聂长河其实都没想到会得什么奖励。

    毕竟赵和尚从前是他手下,不受连累处分就不错了。当县刑警队长欧尚将这五百块钱亲自送来给他的时候,聂长河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当然欧尚来还有别的事情。不但把赵和尚派出所档案提走了,甚至连赵和尚在梨树镇的户籍档案也给拎走了。

    拎走就拎走吧,聂长河却在欧尚走后,在欧尚呆过的休息室炉子里发现了大量的纸灰。从仅剩余的一点残纸判断出,那是用来盛放档案用的牛皮纸袋子。

    而欧尚走的时候,似乎手里并没有提什么档案之类的东西。

    明显就是把赵和尚的档案给就地烧毁了。

    聂长河隐约觉出一丝不对劲来。

    欧尚的做法明显是在抹杀赵和尚在梨树镇的所有存在痕迹。

    难道这才是欧尚来梨树镇的主要目的?

    赵和尚不是死了吗?一个死人的资料还用得着这么费劲,让刑警队长大过年的亲自来跑这一趟?

    聂卫东搭上去青城的公交车,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冬日天短,五点左右的时候,车窗外就呈现出一片昏烟。

    这一截公路竟然没有路灯,或者是路灯坏了,客车内不知为何也没有亮车灯,只有偶尔抽烟的人擦亮火柴或者打开打火机引发一两点亮光。

    刚上车的时候车内还一片嘁嘁喳喳的说话声,随着夜色加厚,说话声渐渐消失,整辆车内呈显出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诡异沉闷。

    幸亏前面的车灯还亮着,隐约显出路两边倒退的树影,才让人感觉出车子是在行驶中。

    聂卫东走的急,除了买车票后剩下的一百多块钱,其它啥也没带,所以也不用担心行李是不是会被偷。便在这烟暗沉闷的车厢里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聂卫东忽然被一阵刺痛惊醒。等他彻底醒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公交车上,而是被人绑了手脚,横躺在一辆卡车的车厢里。

    刚刚惊醒他的刺痛感,原来是因为车辆拐弯,他脑袋撞在了车厢内的铁壁上。

    动了动嘴想要出声,却不料嘴巴也被胶带给封住了。这明显是电影里绑匪的惯用手法。

    聂卫东迅速反映过来,自己这是被人绑架了啊。

    强迫自己用极快的速度冷静下来后,聂卫东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不同频率的呼吸声,显然车厢里并不止他一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