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11章 震惊的发现

时间:2017-10-15作者:夕风冉冉

    跟在江米身后,聂卫东小心翼翼,几次试探江米,想从江米看他的眼神里来判断江米是不是重生,却自始至终没有看出什么特别来。

    江米一路上搀扶着她姐,嘴里说着趣事,脸上笑容灿烂。

    那种发自肺腑的欢喜,让身边的人也禁不住情绪跟着愉悦起来。

    聂卫东悄悄松了一口气。他觉得江米肯定不是重生,不然依照江米睚眦必报的性子,遇上他这个杀身仇人,还不得把他皮给剥了啊。那会这么若无其事让他跟着。

    少了顾虑,少年人的劣根性立时从骨血中散发出来。

    “野兔跑得快,也很狡猾,就这么只用一根铁丝做成的铁丝套索,就能抓到野兔?而且还是活捉?开玩笑吧?”

    聂卫东口气嘲讽,很不屑地将铁丝套索扔回雪地里。

    江米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过去拿起铁丝套索,重新找了个没被破坏表面积雪的地方埋好。

    聂卫东就觉得,江米果然不是重生,不然哪里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可等第二天早上再上山去看,埋下的五个套索,竟然真的套住了三只肥肥的兔子!

    “江米,快说说,为啥这么简单的一个圈竟然能套到兔子?”

    聂卫东觉得眼前这一幕太神奇了。看向江米眼神里不自觉都带了佩服的神色。

    “其实这种铁丝套索的原理十分简单,因为野兔喜欢直行,在跑动中还会跃起一定的高度,把套索架在田埂上或小道上,且还要把圈套设得高出地面几厘米。等到晚上,快速跑动的野兔是不会注意这个‘圈套‘的,一旦它冲进了这个圈套,野兔就没机会退出去了。就会拼命地挣扎,就会被越拉越紧越套越紧!”

    听江米这么一说,聂卫东恍然大悟,不过这三只兔子竟然都是活的,这又是一个让他感觉神奇的地方。

    这越拉越紧的圈套怎么不把野兔给勒死啦,为什么最后仍都个个安然无恙呢?

    手指沿着兔子软绵绵的颈部皮毛在铁丝套圈上摸过,忽然发现,在铁丝套索尾端竟然有个铁丝扭成的“结”。

    显然,最后活套被这个“结”给挡住了,又形成了了一个新的小圆圈,这个新的小圆圈就保住了野兔的命。

    “哈,你这丫头也太聪明了!”

    聂卫东一时忘形,啪地给了江米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在江米的背上,直接把江米打得噗通趴倒在雪地上,呛了满脸的雪。

    “聂卫东,你个混蛋!”

    江米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捏了个大雪球,狠狠往聂卫东脸上丢去。

    聂卫东急忙灵巧地将脸躲了过去,却用肩膀撞散了雪球,装出一幅被打中了的狼狈样,哎呀呀叫唤着。

    江米没消气,继续弯腰捏雪球往聂卫东身上投掷。

    聂卫东心有顾虑,只能躲,不敢还手。偶尔还得装着没有躲过去的样子,被雪球砸中一两下,以给江米散气。

    见江米攻击聂卫东,江朵也觉得好玩,竟学着江米的样子弯身捏了雪球往聂卫东身上丢。

    俩人都戴了棉手套,江米没觉得冷,也就没顾忌江朵孕妇的身份。

    等到江朵突然蹲在地上,嚷嚷着肚子疼,顿时将江米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说什么来着,外面冰天雪地的,就不该带着朵出去。看看,看看,出事儿了吧。”赵婶一边手脚麻利地给江朵熬安胎药,一边训江米。

    江米在一边老老实实听着,不时往灶口里添柴火,给她姐烧热炕。

    聂卫东走进走出急的团团转,不知道江朵到底是怎么了。他想把柳眉女士请来,江米却不让。

    “那个江米,我觉得还是让我妈来看看吧。”

    西炕上,江朵疼得直哼哼。

    聂卫东担心江朵是得了急性胃肠炎之类的毛病。前世这样的小毛病,他抬抬手就治了。但现在是他没有办法让江米相信,他也能给人治病。

    “没事,一会就好了。婶在熬药呢,你别转来转去的挡害。”

    不到万不得已,江米不想让姐姐未婚早孕的事让更多人知道。尤其柳眉那人,嘴巴基本没有把门的,惹急了啥话也敢给你嚷嚷出来。

    好在江朵喝了药后,哼哼声渐渐消失了。

    不过当赵婶听说,江朵喝的安胎药竟然是江米给开的后,险些没给吓晕过去。

    她从聂卫东手里接药过去的时候,还以为是聂卫东的妈妈柳眉院长给开的呢,要是知道是江米开的,她根本就不可能亲手去煎煮,还亲手喂给江朵喝。

    这会儿,药已经喝下肚去,挖都挖不出来了。

    赵婶一边心里埋怨江米胆大包天,一边不断地用温热毛巾给江朵擦拭手脸。似乎那样做能够让江朵更舒服一些一样。

    “婶,没事的。你别紧张,我姐现在状况应该是稳定了。”

    江米试了试江朵的脉搏跳动。刚要扒开江朵的棉袄去听胎心,忽然想起屋子里聂卫东还在,指着聂卫东道:“你出去,这里不用你了。”

    被人这样对待,聂卫东感觉很受伤。

    江米这死丫头,还真是用完人就扔,要不是知道自己是重生这回事,依照聂卫东以前的性子非得跟江米杠上不行。

    他站在那里又不是看热闹,而是为了观察江朵的病情变化。不过江朵现在看起来似乎肚子疼得到了有效缓解。

    这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怎么用白术、黄芩、白芍药煎成汤,喝了就这么管用。

    聂卫东皱着眉思索了一下,猛然想起什么,赶紧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刚刚江米交给他的那张处方。

    看着上面罗列的药材和药材的剂量,聂卫平隐约记起来,这似乎是他姥爷让他背诵过的《备急千金要方》里的安胎药方。

    天!怪不得他去取药,镇医院管中药的邢大夫那么一副诡异的表情。八成是误会他把哪个小丫头给整怀孕了吧?

    这个震惊的发现,让聂卫东半天没缓过神来。

    他觉得自己真是笨的可以,江米每天扶着她姐出去散步,明显就是一副呵护孕妇的样子,他竟然连安胎药都给拿回来了,才想起这里面的不对劲。

    怪不得江米轻易不让她姐出门,而江朵每次出门都穿着肥大的军大衣,除了御寒,还为了掩饰怀孕的样子。今天早晨他还说了江米一句,说江米不给她姐置身合适的棉猴,欺负她姐傻。

    现在想想,傻的那个人是他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