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10章 他其实害怕

时间:2017-10-14作者:夕风冉冉

    “呵,不错啊。竟然都做对了。”

    聂卫平给江小渔留的是十以内的加减法。

    江小渔显然已经具备了一个一年级小学生的数学水平。送小鱼儿上学已经势在必行。不成就等寒假结束,就把小鱼儿想法送去插班。

    反正有江米这个越了三级的天才姐姐,小鱼儿直接插班去读一年级下学期,在这个家里应该没什么阻力。

    江小渔还以为他还有至少半年时间可以在家里逍遥呢,没想到聂卫平已经打算出了正月就送他上学去了。

    既然要提前上学,就得有个提前上学的样子。聂卫平插手不上江朵的事,就想着替江米管好江小渔,这样也能让江米少操些心。

    小学一年级数学对江小渔已经不成问题,却没想到一年级语文竟然难的江小渔嗷嗷直叫。因为他先是跟江朵念了有段时间的英语,又被江米揪着认识了二十六个英文字母。

    现在江小渔看着跟他二姐教的一模一样的字母偏偏有着另一种读法,顿时有些懵逼了。

    “你看,这是英文字母,那是汉语拼音,在英语里要念‘a’,在汉语里应读‘啊”,它们是不一样的。”聂卫平很有耐心地给江小渔讲解。

    “可它们为什么长得一样啊?”江小渔眼中仍旧有蚊香圈。

    “因为汉语拼音和英文字母都是源于拉丁字母。汉语拼音主要用于汉语普通话读音的标注,作为汉字的一种普通话音标……”

    江米抱着赵婶哭了一顿后,心里顿感轻松了许多。仿佛体内淤积的毒素随着眼泪排出了一样。

    接过赵婶给用热水浸过的毛巾擦了擦脸,担心出去会被风吹皱,江米又到她和她姐的房间找出雪花膏,刚拿出开雪花膏瓶,还没等打开盖子,却听见她姐在炕上一边用手轻轻打着拍子,一边用小而清脆的声音哼着歌。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声呀~琴声那个轻啊调儿动听~摇篮轻摆动啊~娘的宝宝闭上眼睛~睡了那个睡在梦中……”

    咦,她姐这是在唱摇篮曲呐!

    江米雪花膏也不擦了,将瓶子往桌子上一放,脱掉鞋,噌噌爬上炕,歪着头惊喜地盯着她姐问:“姐,你是在哄小宝宝吗?”

    “嗯?小宝宝?小宝宝在哪里啊?”江朵抬起头,瞪着一双小鹿一般澄澈无辜的眼睛,惊讶地看着她妹。

    显然她并不知道,她刚刚的样子让江米误会了。江米还以为她姐这是好了呐。

    江米想,这或许就是做母亲的天性,即使江朵疯了,也会有意无意地呵护她肚子里的孩子。

    因为江朵的摇篮曲,因为赵婶的强烈反对,江米最终还是打消了给她姐打胎的念头。

    家里忽然多了个孕妇,让江米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她会开方子,会制药,却不会侍候孕妇。

    幸亏有赵婶。赵婶在家务上简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做饭洗衣服侍候病人,如今指点江米照顾孕妇也是头头是道。

    其实江朵如今也不太用费心照顾,因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精神病发作了。除了吃饭,整天就喜欢呆在炕上,捧着本英汉词典念念有词。

    现在不知道怎么又喜欢上没事就哼摇篮曲。

    江米怕她老是不动弹,会导致难产什么的,便给她穿上厚实些的衣裤,在早晨的时候领着往后山少人的地方溜达。

    聂卫平从指点江米发现江朵怀孕之后,就不曾再到江米家门上来。

    江米开始以为聂卫平是想避嫌。问过聂卫东才知道,聂卫平那家伙竟然不告而别,跟两个男同学往南方旅游去了。

    江米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又气又恼,觉得聂卫平这么做是不把她放在心上。

    不过她却不知道聂卫平虽然不告而别,临走却指使了聂卫东要常来照看江米姐弟。

    以往这样的差事聂卫东都巴不得,然而最近聂卫东却有些不太喜欢靠近江米。但又不放心江米和她姐两个女孩子单独往后山附近去,逼不得已只好陪着。每每江米回头看他,聂卫东的眼神就会慌乱躲闪,像做了什么亏心事。

    江米懒得理聂卫东情绪上的怪异,以为这家伙八成又抽风了,便扯着她姐的手沿着积雪覆盖的山路走了一会,忽然看到路边有一串小动物的爪印。顿时高兴地向走在后面的聂卫东喊。“喂,聂卫东,你回去帮忙找几根细铁丝来用。”

    大雪覆盖下的蒙山空气清新,树枝上挂着雪,树下堆着雪,野兔鸟雀一类的小动物已经很难觅到食物。

    聂卫东不知道江米要铁丝做什么,但是江米既然开口要了,他就赶紧返身往后跑,到他奶家找了条凉衣服用的铁丝。

    江米将铁丝用石头砸断成一米左右一截,做成活扣,放在山路边上。

    聂卫东瞅着稀奇,将铁丝扣索拿起来看了看,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由好奇地问:“你弄这个是要干啥?”

    “套兔子啊?”江米冻得仿佛红苹果一样的小脸上露出花朵绽放一般的笑容来。

    聂卫东瞧着心中砰砰跳了几下,急忙别开眼。心中暗骂自己,既然是重生,那就知道,他跟江米没有结果,就不要去插足江米和他哥之间。

    搬到他奶奶家来住的这段时间,不知道是因为住的离江米近了还是怎的,聂卫东频频梦见,他与江米成年后的种种纠葛。尤其是江米最后被他开车撞飞的那一幕,每次都要满身冷汗惊醒过来。

    也就在前两天,他终于确认,自己是在撞死了江米后,心痛欲碎之下晕了过去。

    只是没想到,醒来后竟是回到了少年时期。

    只是他的记忆有些受损,也就在最近这段时间,才断断续续衔接上来。让他知道,他的聪明其实是建立在重生基础上的。

    但江米也聪明的不像话,那江米是不是重生了?

    聂卫东不敢问,他其实害怕。害怕害怕江米是重生,江米知道,更害怕他哥知道,他是害死江米的凶手。

    好在,聂卫平的表现一直是个寻常少年的样子。这让聂卫东安心了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