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09章 简直不敢想

时间:2017-10-14作者:夕风冉冉

    聂卫平兄弟俩在被狠狠刺激了无数次,自然知道了不少这方面知识。

    肚子变大,胃口变大,而且还嗜酸,不过两三天的功夫,他都好几次看到江朵偷拿院子里晾晒的山楂片大把大把的吃。正常情况下哪有人那么不怕酸的。

    江米却忽略了这些细节问题,听聂卫平关心起她姐的身体,她还小小地有些吃醋。嘴里嘟囔道:“你关心我姐干嘛?我姐很好呐,能吃能睡,都吃胖了。”

    “那个,就是,出了那个事后,你有没有给你姐吃避孕的药?”聂卫平知道自己不明说出来,江米这个小迷糊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的。

    果然,江米一听这话,俩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

    忽然想起江朵貌似疯了以后就没来过月经,江米嗷地一声从院子无花果树下的石凳上蹿起来,一阵风似地冲进了正屋西间。

    江朵正在炕上有板有眼地读英汉大词典呢,见她妹突然冲进来,江朵还傻兮兮地笑着跟她妹打招呼。

    江米却顾不上跟她姐笑,上了炕,直接伸手去扒江朵的上衣棉袄,当她看到江朵微微隆起的小肚子,一双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江米开始心里还期待,江朵这是胖出小肚子来了,可等她把手放上去,险些被手下的触感给吓哭了。

    老天!还真是出大事了!江朵这死丫头八成是怀了孩子了!

    江米手放上去后,立即觉察出,江朵软软鼓鼓的小肚子里藏了个蠕蠕而动的小东西。

    怎么办?怎么办?这显然是赵和尚那恶贼留下的孽种啊!

    这孽种不能留!得赶紧想办法,对,配一副流产的药,只要让江朵喝下去,就能把这孽种从江朵肚子里打掉。

    打定主意,江米立刻到抽屉里找纸找笔,唰唰唰写下一纸打胎的药方。

    冬天里蒙山四处白雪皑皑,草木枯黄,已经不可能找到所需要的药材。江米只能写了方子让聂卫平帮忙去凑齐。

    一向对帮助江米从来没有二话的聂卫平,这次拿着方子,脸上却流露出迟疑的神色来。

    “大米,真决定这么做吗?”

    他可是听他妈柳眉女士说过,胡乱打胎是会闹出人命来的。而且对女孩子身体是个巨大伤害,很有可能导致以后不孕不育。

    虽然赵和尚死有余辜,但孩子是无辜的,江朵更是无辜的。要是因为打胎,伤了江朵,聂卫平觉得还不如不打呢。

    可是不打胎,难道让江朵小小年纪就当妈妈?而且江米肩上的胆子已经够重了,再来个嗷嗷待哺的婴儿,简直不敢想。

    “不这么做我还能怎么做?你说,我还能怎么做?”江米眼睛都红了,这样的事情显然已经超过江米能够冷静处理的范围之外。

    那是她姐,她亲姐啊,被个禽兽欺负了,又被她爸给吓疯了,如今竟然还做了未婚妈妈!老天爷,你真是瞎了眼,怎么专逮着一个人欺负啊!

    江米因为情绪激动,声音有些大,在东间炕上侍候李腊梅的赵婶听到动静不对,急忙从炕上下了地。

    刚好就听到聂卫平说:“大米,你冷静冷静,好好想想,都已经快五个月了吧?我听我妈说过,月份越大,打胎的话对母亲的伤害越大。”

    聂卫平见江米听了他的话后已经渐渐冷静下来,便继续道:

    “宝宝三个月就成型了。这都快五个月了,估计得到医院引产了。你知道什么是引产吗?医生会在你姐肚子上打一针,据说是打在胎儿的脑袋里,过两到四个小时左右,宝宝就会在你姐的肚子里颤抖,然后小家伙就会死亡。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最好不要这样!”

    “是啊大米,既然孩子投奔来了,能要就要吧!毕竟这是一条生命啊!”赵婶这个时候显然已经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下子勾起她当年意外失去肚子中孩子的痛苦。

    江米眼睛赤红,一把抓住赵婶的手,有些六神无主地问:“婶,我该怎么办?我姐那么小,她还小呐,她以后还要嫁人呐!”

    “孩子就让她生下来吧。生下来婶来养。就说是婶的孩子,婶都这么大岁数了,不怕人说。”

    赵婶将江米揽紧,拍着江米的背,柔声劝导。“孩子,别怕,别慌,其实这也算是咱家的喜事啊,你看,又要多个人了。以后啊,你也不用愁,婶帮你撑起这个家,工资啥的提都不要提,就是等婶老了,动不了了,你能给婶送口饭吃就行。”

    “婶,呜呜……”江米被赵婶说的,感动的哭了起来。

    这个自认为铁石心肠的姑娘,重生以来各种坚强,这一回却实在是坚强不起来了。被赵婶温暖宽厚的怀抱紧紧抱着,江米第一次有种被母亲呵护的感觉。

    聂卫平听到江米的哭声,禁不住眼中潮湿。拳头伸缩了几下后,忽然扭身走了出去。在院子中仰头望着云层堆积的天空,只觉得心口堵得厉害,很想大声嘶吼。

    嘴张了张,却没有吼出声来。只把自己眼里的泪水给憋了出来。

    此时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自己已经是个能担起所有责任的成年人。那样,他就能无所畏惧地站在江米身边,抱紧江米,告诉她,他愿意跟她一起抚养那个无辜的孩子。

    可是现在,他还未成年,而她还那么小,他们在别人眼里还是不怎么懂事的孩子。还不足以给那个未出世的小家伙撑开保护伞。

    幸亏有赵婶。

    这会儿是下午一点二十分,江小渔正在厢房里睡午觉,听到动静,懵懵懂懂从炕上爬起来,打开窗户,就看到聂卫平站在院子里,握着拳头仰脸向天,还张着嘴,那样子在他看来十分古怪,不由好奇道:

    “卫平哥,你这是准备接雪花吃吗?”

    聂卫平险些被小鱼儿天真无邪的问话给气笑了。

    走过去,伸手拨拉了小鱼儿探出窗外的脑袋一下,问道:“我前天给你布置的作业都写完了吗?”

    在他想来,小鱼儿还是个小孩子,家里有些事情暂时还是别让这个小家伙知道的好。省得不小心嚷嚷出去。

    江小渔一听聂卫平问作业,顿时清醒过来,到炕头找到他大姐的旧作业本,翻到反面第一页,得意洋洋地给聂卫平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