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08章 下手够狠啊

时间:2017-10-13作者:夕风冉冉

    老太太坐下后,将布捆塞进江米手里道:“这些布奶奶都烫洗过了,保证干净。都是棉布,虽然旧,却软和,贴身用着舒服。”

    “哎,谢谢奶奶。”江米接过来用手摸了摸,果然又软又棉,比她买的新棉布要舒服多了。

    等江米将尿布送去东屋炕上。聂奶奶顺着掀开的棉布帘子往里看了一眼,瞅见赵婶正在给江米妈翻身叩背,不由叹了口气。

    心想,应该给赵家媳妇子个警示,可别最后没赚着钱,埋怨她这个中间人。

    “丫头,不是奶奶多嘴。你这个样子过日子可是不成啊。天长日久的没个来钱的地方,你怎么养活这一大家子人啊?”

    听到聂奶奶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江米下意识地先看了一眼赵婶。

    赵婶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跟聂奶奶客气地答了声招呼后,回头依然一边为李腊梅按摩着脊背,一边自问自答地跟李腊梅说着话。

    江米唇角边就缓缓浮起两个好看的梨涡。

    聂奶奶说话的声音挺大,赵婶不可能没听见,然而赵婶却一点担忧的表示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心大,还是对江米的信任。

    不管哪一样,江米都喜欢。

    现在她这个家,真的很需要赵婶这么一个人。

    对于聂奶奶的变相拆台,江米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悦,反而用透明玻璃杯沏上一杯野菊花茶,捧给聂奶奶,笑吟吟道:“奶奶,谢谢您关心,我能够赚钱养家,我能把我妈我姐和我弟带出来,就能养活他们。”

    这话说的软中带硬。聂奶奶愕然了一下,继而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却没再说什么。反正她知道,就柳眉那个抠搜样,俩孙子手里也没啥钱,不存在被江米骗钱花的事。

    低头看着手中价值不菲的纯净无花纹玻璃杯,聂奶奶微微愣了愣。金黄色的菊花在温热的茶水中慢慢舒展,极为好看。闻着也有一股淡雅清香。

    聂奶奶一下子就想起了死去的老头子。老头子每到秋天也喜欢到蒙山上采菊花。据说喝着清热解毒,润肺润喉。

    低头唱了一口。江米丫头竟然在里面还放了冰糖。这可真是个会享受的丫头。

    抬头再看江米一脸淡然的笑容,聂奶奶忽然有种自己隔着门缝看人,把人给看扁了的感觉。

    大年初一看历书,日子长着呢。聂奶奶知道自己今日说话有些冒失了。喝了半杯菊花茶后,便起身告辞。

    聂奶奶前脚刚走,聂卫平后脚就进了江米家的大门。

    因为聂卫东也搬到了聂奶奶家,为了防止引起柳眉女士对江米的抵触心态,聂卫平不得已又搬回了家去住。

    这两天回学校接受吴天副校长组织的化学课辅导。今天来,一边给江米送卷子,一边有事想提醒江米。

    这件事是关于江朵的。

    其实这事真不该由他个男生口中说出来。可是没有办法,李腊梅至今只会躺在那里无意识的哼哼,而赵婶初来咋到不了解情况。

    而且这事是不是真的,目前聂卫平也不太确定。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聂卫平斟酌了一番后,觉得先婉转点说,说不定江米就自己想到了。拉着江米到了院子里的无花果树下,看了看树下的石头凳,担心江米给凉着,又回头弄了个玉米皮编的蒲团搁石头凳上,这才让江米坐下。

    江米有些蒙,不知道聂卫平这么神神秘秘的大冷天拉她在院子里是要密谈什么。难道是谈恋爱?咳咳,那也不是这么个谈法。

    大冬天也就踏雪寻梅啥的还有那么一点点浪漫意境。坐这掉光了叶子的无花果树下,实在没感觉出有啥浪漫气氛来。就是感觉冷。

    一股冷风从房顶串过来,江米给冻得缩了缩脖子。

    聂卫平赶紧把自己脖子上围的长围巾解下来,给江米围上。

    又握着江米冻得冰凉的手搓了搓。看着眼前小丫头给冻得红扑扑的小脸,泪汪汪的大眼睛,聂卫平心疼的不行,恨不得给抱怀里暖着。

    可惜握握小手已经是他们这个年龄所能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了,而且现在是大白天呐,赵婶说不定就会从屋子里出来。

    怕冻坏了江米,聂卫平决定长话短说。

    “大米,听你们村的学生说,你爸跟人打架,被人打折了腿,你二叔也被人给打折了鼻梁骨……就是,嗯,就是送你们到镇上来的那个什么李志杰带人下的手。”

    被江米那双澄澈的大眼睛直直盯着,聂卫平心口像踹了十七八只兔子一样,砰砰乱跳,原本组织好的语言全给忘了个干净,张口说出来的话让他自个听了都脸红,竟然像个街头八卦妇女。

    “啧啧,下手够狠啊!”果然不出所料,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想到两头猪几只鹅竟然有这样的效果。江米有些牙疼似地嘶嘶了一声。

    显然这结果有些超出预料。心里怎么感觉有那么一丝别扭呢,不是应该快意恩仇吗?

    江米原以为李志杰跟她爸动手也顶多推搡几下,让她爸挨几拳头,没想到一个断了腿,还让江二叔这个即将要结婚的新郎官毁了容……是有些太惨了。

    “那个女人……据说流产了……”聂卫平用一种意味深长的声音又补充了一句。

    江米一愣,继而像被蝎子蛰了一样跳了起来。“怀孕了?”

    “现在是流产了。”

    “哼!臭不要脸。”

    江米低声骂了一句,见聂卫平神色莫测的望着她,不由担心聂卫平会怪她心横手辣,小声为自己辩解,“怀孕还多事,活该她倒霉,反正我只是把自己养的猪和鹅卖了,其他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嗯,当然没有关系。”聂卫平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却忽然又压低声音道:“江米,你有没有注意你姐的身体状况?”

    聂卫平也是听说江远明带回家的那个女人流产的消息,忽然就想到江朵的异常。

    不怪他多想,只从跟他弟进入青春期,他家柳眉女士经常会在餐桌上科普一些男女方面的性知识。为了杜绝儿子们胡乱来,柳眉甚至还会带他们到医院参观那些泡在罐子里的胎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