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04章 已经等不及

时间:2017-10-11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知道柳眉误会了,赶紧解释说,村书记用拖拉机送她妈去镇医院,不用柳阿姨跑兰溪村来。

    柳眉这才口气松缓下来,虽然还是不太乐意在大年初一就去镇医院开门看病人,但人家都要送来了,也不能推着不给看病,便问了几句,又叮嘱江米路上注意保暖,别让李腊梅再伤了风。

    江米跟着李杰的拖拉机一路突突回了家。

    回到家里一看,见江远明没有从她奶家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给他弟在棉袄外面又穿上棉猴,棉靴,戴上棉帽子。又给她姐强行叫醒,也穿上棉袄棉裤棉鞋,戴上围巾。

    李腊梅那边,江米也给穿上了一身厚实衣服。先把一叠麻袋拿出去,在场院里装满玉米皮,扎了口一个个鼓鼓囊囊小胖猪一样铺到拖拉机斗里。

    回头又把家里的被子褥子往车斗里丢。又拜托李志杰把她妈背到车上去。

    小鱼儿听他姐说但凡能带走的全部带走,把杯盘碟碗,大大小小叠在一起。用大瓷盆盛了,指挥他傻乎乎的大姐往外搬。

    江米见了险些吓一跳,急忙上前接过去。

    等到江远明听到消息出来看的时候,家里也就剩下几个大瓮和一口锅没有搬走,但凡能搬走的几乎给姐弟几个搬了个一干二净。

    江远明险些给气死,骑上自行车就要去追赶,却被何知芳拉住了车后座。

    “你放手,我去把他们追回来!”

    “你去追啥?就让他们走,还剩的咱们费口舌手脚了。你家那点破烂值几个钱啊。值当你去追?若把瘫子追回来,难道还要老娘帮你侍候?”

    何知芳正觉的不知道该怎么跟江米奶说,让李腊梅回自己娘家去,见江米把一家大小都带走了,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

    江远明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主要是不甘心儿子被江米给带走了。

    问过几个周围看热闹的才知道,江米竟然是打着送她妈去镇医院住院的旗号走的。也就是说,过段时间有可能还要回来。

    何知芳一听,心下顿时有些着急,担心李腊梅回来拖累江远明,弄个离婚不离家,便叫过江远良,道:“二弟,你那新房子不是还没盖利索吗,反正你哥这房子我们暂时也不住,你要是着急结婚,这房子你收拾收拾可以暂时先粉刷粉刷当新房用着。”

    她可是听说江远明说,江远良把对像肚子弄大了,已经等不及了。

    江远良一听,顿时喜上眉梢。

    这屋子里虽然缺少家什,但也被江米平日里打扫的利利索索,而且院子里还有两只猪和几只鹅,这又是一大笔财富。

    可惜江远良还没来得及高兴,把江米送去镇上的李志杰开着拖拉机又突突跑回来了。

    李志杰一回来就招呼了几个自家兄弟,要把江米家的猪和鹅往拖拉机上装。

    江远明开始有些发懵,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远良立刻不干了,他已经把他哥家院子里的东西当成了他自己的财富,扎撒着手拦着不让李志杰等人进院门。

    “远明叔,江米把院子里猪和鹅都卖给我了。我钱都给她了,你怎么可以拦着不让我捉呢?”李志杰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嚷嚷道。

    主要这两只猪加五只鹅,江米只要了他一百块钱,那两只猪拾掇出来去掉猪下货也不止卖二百块。而且那些鹅江米指定让他送给他书记叔,算是答谢给书记出拖拉机的钱。

    江远明一听,家里剩下的猪和鹅也被江米卖给了别人,险些被气死。

    江远良则两眼通红,气得从门后操起杆木叉照着李志杰抡了过去。

    李志杰闪身躲过,身后一帮子兄弟顿时挽袖子撸胳膊,跟江远良干了起来。

    江远明眼见自家兄弟吃亏,刚想着找家伙事冲上去帮忙,却不知被谁一棍子敲在了小腿上,竟然把腿当场给打折了。

    外围站着的何知芳也不知被谁推了一把,扑通跌倒在一堆臭烘烘的狗屎上。刚想爬起来,又被李志杰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踩了手。

    江米奶一见儿子儿媳妇都被人打了,嗷嗷叫嚷着老李家欺负老江家,轮着粪耙子也冲进了战圈。

    一时间兰溪村江家和李家打得鸡飞狗跳。

    梨树镇上,江米已经在聂卫平聂卫东两人的帮助下,先把她妈安置在镇医院病房里躺着,让江小渔带着江朵呆在屋子里。又把各种家伙事铺盖啥的,从镇医院的院子里一车车往租好的农家四合院里搬了。

    这个院子刚好在聂奶奶家东邻,等江米把她妈用医院的平板车推过去的时候,聂奶奶已经给打扫好了卫生,且烧好了火炕,还给拿来一床新棉花被子。

    李腊梅原本一点动静没有,等被江米从被卷里推出来落在暖烘烘的炕上,盖着被火炕烘暖了的新被子,竟然舒服地哼哼了一声。

    江米听到了,禁不住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来,叫了几声,李腊梅却没有反应。

    江米也不气馁,给她妈摆了个舒适安全的卧位后,又让她姐拖鞋上炕暖和。

    安顿好家里的两个病号,江米到厨房烧了水,让聂卫平兄弟俩洗脸洗手,又给折腾的灰头土脸的江小渔洗了洗,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带着江小渔拿着一包板栗一包核桃往聂奶奶家,对聂奶奶表达了感谢之意。

    聂奶奶刚好蒸了一锅大包子,非要江米拿八个回去。自己只留了两个,剩下的都让聂卫平拿回家去。

    江米觉得,聂奶奶只怕就是为了她家篜的这锅包子。

    这包子在梨树镇有讲究,叫安家包子。里面搁了粉条,油炸豆腐,豆芽和五花肉,吃起来很美味。

    这会儿已经快天晌了,聂卫平和聂卫东也没有回家,帮着江米按置好家伙事后,见江米用煤气炉炒了豆芽,又用灶上的锅熬了半锅大米稀饭。

    稀饭,包子,豆芽菜,这算是江米家第一顿安家饭,虽然简陋,聂卫平却吃得满脸笑意,很满足的样子。

    聂卫东却被豆芽菜齁着了,扭头呸地一声往灶口里吐掉后,皱着眉头问江米:“你这是用了多少盐啊?盐不要钱咋地?”

    江米赶紧递过去一碗米粥,好声好气解释道:“豆芽不出菜,一下子加多了盐。你喝点粥压压嗓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