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01章 不敢再嚣张

时间:2017-10-10作者:夕风冉冉

    “你奶和你姥爷不是都给你钱了吗?”江远明显然是有备而来。

    “都花光了!给我妈和我姐抓药看病花光了!”江米轮着聂卫平给她刻制的洗衣棒槌狠狠敲打着青石板上的尿布。

    瞅着那小丫头片子发狠的样子,江远明没敢靠前。

    可又不乐意就这么白跑一趟,骨碌着眼珠子正想主意,忽然瞅见江小渔提着一篮子干草从外面进来。

    “嘿,儿子,这么能干呐?”江远明笑嘻嘻地跟小鱼儿打招呼。

    却没想到江小渔像没看到他一样,直接绕过他爸,提着一篮子草进了灶间。他要帮他姐烧热水,可没工夫搭理他那个不着调的爸。

    江远明被小儿子无视,脸上立时有些挂不住了,呼呼两步跟过去,一脚踹在正间门槛上,没好气地对江米威胁道:

    “死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里至少有四百多块钱,去,赶紧把钱拿出来!敢不拿出来,我今儿个就踹死你!”

    “呵,这是谁啊?癞蛤蟆打喷嚏口气不小!”

    江米还没来得及反应,敞开的大门口响起了摩托车的突突声,紧跟着传来少年的嗤笑声。

    聂卫东手里提着一枚从他老子那里偷出来的警棍,懒洋洋地晃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威慑意味地将手中的警棍向着江远明晃了晃,蓝色的电光随着开关一开滋滋作响。

    江远明给吓了一跳。

    江远明脸上时青时白,知道这就是那个经常往自家跑的聂家小子,也知道这小子的爹是镇上派出所所长,自然不敢再嚣张。

    嗫喏着嘴,吭吭了两声,知道今天不可能从女儿手里要出钱来,便灰溜溜地推着自行车出了院子,竟然离开家走了。

    摊上这样的亲爹,江米给气得眼里憋了两包泪。若不是聂卫东在,她肯定得哭出声来。

    聂卫东知道小丫头好面子。

    聂卫东叹了口气,将警棍往房门边一放,道:“这个给你,知道怎么用吧?就这把手上面的开关,使劲一按,就能放出电来。以后谁再惹你,你就电他!”

    “谢谢你,聂卫东。”江米声音有些暗哑。低着头趴在膝盖上。

    “你跟我瞎客气啥?”

    聂卫东有些不自在地抓了抓头发茬。心里有些犯堵。

    怎么就从来没听江米跟他哥说谢谢?这显然是没把他当自己人呐。

    见江米不再吭声,聂卫东为了能跟江米多说几句话,便又问了一句,“你奶去学校做饭的事还想不想给她办了?学校食堂已经快收拾利索了,就是还没找到合适的人。”

    “办吧。”江米没有因为江远明做下的孽就去记恨她奶。

    这一个多月来,也幸亏有她奶时不时送点馒头包子,做了好吃的菜就打发江小姑送一碗过来。

    有时候知道江米要上山采药,江老太还会抽空过来帮着江米看护她妈和她姐。

    不过就是不提欠下的那三百块钱。江米估计,那钱早就给江二叔拉了盖房子的砖瓦了。这段时间,她奶和她爷已经开始忙活着给江二叔盖房子了。

    江米虽然对她奶窝下三百块钱心有不满,却更担心一件事情。

    这都进腊月门了,江远明竟然再没回来过。

    江朵的疯病每个月都会时不时发作几回。不过只要有足够的英语书给她看,她基本就很少闹腾。这是江米经过无数次碰巧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也不知道江朵这是哪根筋不对,就喜欢上了英语。

    可惜穷乡僻壤的,也找不到太多的英语读物,家里存有的课本,很快就让江朵给翻烂了,最后没法,江米只好让聂卫平去县城给买了本英汉大词典。

    厚厚的一大本,足够江朵读到明年开春了。

    因为看护江朵的缘故,江小渔竟然也跟着脑子不甚清爽的江朵,学会了许多英语单词和句子。动不动跟他疯姐来个男女二重朗读。也算给这个死气沉沉的家增添了些许乐趣和活力。

    不过就在小年那天,江朵却从村里一个同样在县城工作的人说,在县城看到江远明跟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的逛商店。

    久病床前无孝子。一个昏迷不醒植物人妻子根本就留不住丈夫。江米觉得,她那个不肯回家的禽兽爹只怕是另有新欢了。

    江米现在每天早晨一睁眼,就担心江远明突然跑回来要跟她妈离婚。

    江米倒不是反对两人离婚。

    李腊梅这要是清醒的,江米第一个举双手双脚支持她妈跟她爸离婚。这样的爸有还不如没有。

    但现在,江米却担心,江远明要是真跟李腊梅离婚了,她们一家四口就连这三间小破屋只怕都没得住了。

    这会给她奶找活赚钱,也算在她奶那边留下余地。将来江远明真要闹出离婚的事,她奶起码估计颜面,会给予压制。

    等江米到她奶家一说,她奶果然一迭声地表示愿意去,并催着江米早些把这事敲定。

    第二天,聂卫东就带来了准信。让江米奶准备准备立即到学校食堂走马上任。

    江米奶很激动,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这是第一次出门做工。都穿好了走亲戚的新衣服,要跟江小姑走了。

    江老太还跑到江米家问江米,是不得给校领导捎点烟酒啥的。

    “奶,你就这么去吧。等赚钱了再说。”

    江米心想,老太太也不容易,这么大岁数了,为了给儿子娶媳妇,竟然还要出去卖力气。甚至还想豁上脸去给校领导送礼。

    “江米,奶知道,奶对不住你,没有管好你爸,也……”

    江米奶显然是想起往日里做下的亏心事。更想起江米那三百块钱。可她不敢提。

    二儿媳妇张福梅的肚子都要显怀了,这些日子,江米爷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借钱,加上江米那三百,好容易把盖房子钱凑齐。可这彩礼钱还没着落呐。

    想一想,还是当初娶老大媳妇省心,房子是老公公留下的旧房子,彩礼钱亲家也没要,就打了衣柜买了几身衣服,新媳妇就娶上了门。

    不过也因为娶的省心,江米奶打开始就轻视大媳妇。觉得这个儿媳妇不值钱,不被娘家欢喜,娘家巴不得赶紧给嫁了人。

    送走了她奶,江米关上了街门。

    心里琢磨着,虽然要哄着她奶她爷站在她这边,不让江远明跟她妈离婚,可万一江远明就是非要离婚,她奶她爷只怕也挡不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