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99章 有些不正常

时间:2017-10-09作者:夕风冉冉

    过去一看,她姐瞪着大眼,老老实实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像是在想什么事儿。

    江米声音轻柔地问道:“姐,你在看什么呢?”

    “东方红,太阳升,东方出了个……他为人民谋福利,他是人们的大救星……”

    江米怎么也没想到,她姐竟然口齿清楚地唱起《东方红》来。一边唱还一边很有节奏地打起了拍子。

    这是不疯了吗?不,还是有些不正常,因为唱完红歌之后,她姐竟然嘿嘿自乐起来。

    “姐,你饿不饿?”

    江米决定换个比较贴合实际情况并且容易引起共鸣的问题来交流。

    果然吃是生命的基本问题。

    一听江米问饿不饿,江朵果然立马转过头来,似乎知道只有江米能给她吃的,呼地一声爬起来,抓住江米的手连连摇晃,小孩子一样撒娇道:“饿,好饿,我要吃,我要吃。”

    “好,好好,我知道你饿了。一会就给你饭吃啊。不过你得乖乖的,喏,给你书看,你看完这本书,咱就能吃饭了。”江米顺手把桌子上一本初三英语书递给了江朵。

    她却没想到,就这么简单一递,却开启了江朵另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等江米熬熟了饭,将饭端上桌,打算姐弟三人吃完了再给她妈准备流食,没想到江朵却不肯放下手中的书。

    “还没看完呢。”江朵很认真的说。

    江米说的时候眼睛盯着书页,竟然连看一眼江米的时间都不肯浪费。

    江米有些傻眼。她姐这算是什么类型的精神病?

    算了,就让她看完吧。反正现在不过才下午五点左右,再晚点吃也不晚。反倒是李腊梅,都两三顿饭没有吃了。还是先弄出流食来,用鼻饲管喂饱她妈再说。

    至于饿的嗷嗷叫的小鱼儿,江米先给盛了一大碗蘑菇粉条和鸡腿,又从锅里弄出来一块红枣玉米发糕。

    有得吃,江小渔的脸上立刻露出无比幸福舒心的笑容来。

    听着小孩儿吧唧着小嘴吃的香甜,江米沉闷的内心也渐渐舒缓开来。

    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她就不信,有她在,这个家还能过不下去。

    小米油,板栗核桃用石臼捶碎,又加了个鸡蛋黄,江米把一碗流质的糊糊用针管费力往李腊梅插在鼻腔中的胃管中打,一边打一边心平气和地跟她妈说话。

    “妈,吃饭了。这是我姥爷中午送来的小米,还有板栗核桃,蛋黄,这个又营养又补脑子,你要赶紧好起来啊。”

    也不知李腊梅是不是能够听到,江米发现李腊梅的眼睛缓缓有眼泪流了出来。心中顿时一喜。

    “妈,你是不是听得见我说话?要是听得见,你就动动手指,不,眨眨眼吧。”

    可惜,江米盯了半天,既不见她妈动手指,也不见她妈眨眼睛。

    一双眼睛无力闭合,闪着一条缝,却没有一丝清醒的意思。

    江米叹了口气,有些沮伤地把碗里的米糊用注射器都推进胃管,最后又用清水送了送,算是喂她妈吃了第一顿饭。

    等江米收拾完,从东间炕上下来的时候,江朵已经端端正正坐在饭桌边了。

    “我读完了。”江朵很认真的说。还把手中的课本用两只手拿着,端端正正递给江米,似乎要让江米检查功课一样。

    江米愣了愣,接过课本后,见江朵一副希望别人表扬的神奇,急忙笑着鼓励江朵。“大姐真棒!”她姐的病情这是得到有效控制了吗?

    “那我可以吃饭了吗?我饿了!”江朵乖巧地望着江米,一副讨好主人的小宠物模样。

    江米赶紧放下手里的课本,给江朵摆饭。想着她妈根本也没法吃鸡肉,就把一整条鸡腿都给江朵舀进碗里。

    江小渔已经把鸡腿吃差不多了。抬头见最后一条鸡腿都进了大姐碗里,忽然想起,二姐说过,他们俩分吃一条鸡腿。

    江小渔看着手里剩下的鸡腿骨,不由羞愧万分:“姐,我,我不小心把鸡腿都吃了!”

    “没事啦。吃就吃了吧,还有鸡蛋呢,我吃个鸡蛋就补上了。”

    江米笑着摸了摸江小渔的脑袋。她才不会跟李腊梅一样,为节省食物去卡自己的肚子。

    她现在的身体急需营养,而现在这个家更需要她有个健康的身体。

    ……

    炮火连天的南方阵地,连续半月都细雨淋漓。

    低矮潮湿的猫耳洞里,近靠水洼贴洞壁蹲坐着两个年纪相差不大的中年军人。

    年轻的一个,高高挽起裤腿,用匕首尖端抠挖着腿肚子上腐肉,生生抠出一个个血淋淋的凹坑,看起来让人渗得慌。

    年长的那个露出来的两条腿上,也有着同样的伤口,不过他根本就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手里捧着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从炮火停歇后他就一直痴痴地看着。

    “老杨,看得谁家娃啊?你孙女?”抠腿的问望照片的。一打眼的功夫,他扫见照片上是个小姑娘。

    “哦,不是,是我女儿。”

    杨博康视线终于离开照片,望了那位坑坑洼洼的烂疮,很有经验地说道:“那伤处最好用烟头烫一烫,不然抠了还得烂。千万不能让它发烟,发烟这腿就得锯掉了。”

    “哎,知道了。你这都成治烂腿的专家了。你说你也真顶得住,上面都说几个军区轮转着来了,你都在这坚持几轮了,真打算把这条老命丢在这南疆?”

    “我觉着战事应该差不多快结束了吧?反正在这边呆的也有经验了,换了新手来不是还得抓瞎?再说我家里也没什么牵挂的,万一有个啥也没啥……”

    “你不是有个女儿?怎么……”

    难道人没了?也是,照片上看着是个小孩子呢。想着光杆一人,形单影只的老杨,再想想自己家里三个生龙活虎的小子,参谋长郑志英脸上露出些许满足的感叹。同时对杨副师长深表同情。

    见老杨神色黯然,急忙用手肘捅咕了对方一下道:“要不我送你个儿子吧,我仨呢,送你一个还剩俩,给他妈养老送终足够了。”

    “不用。我女儿活着呢。还给我生了三外孙,哦,两个外孙女,一个小外孙。打完这场仗,真想回去看看她们呐。”杨博康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