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98章 别胡乱亲

时间:2017-10-09作者:夕风冉冉

    柳眉垫着脚尖旋转着跳了几圈后,兴奋地将盒子放到茶几上,抿了抿耳边的碎发,嘴中哼着小曲拿起了家中的电话。

    可就在她刚刚拨通电话号码,电话那端还没来得及接起的时候,话筒却被人从手里夺了过去,一把按在电话机上。

    “干嘛啊东子?你要打电话?”

    柳眉大吃一惊,还以为是聂长河回来了呢,等扭头看清是自己那妖孽小儿子,顿时松了口气。

    聂卫东却将那樟木盒子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那轻佻的动作,整的柳眉女士的小心肝都要从喉咙里飞出来了。

    “妈,你说实话,这里面是什么?你这是要给谁打电话报喜呢?”

    咳,这死孩子!还真是个妖孽。

    柳眉嗫诺了几下嘴,想撒谎,又觉得聂卫东肯定会找江米问,根本就骗不了,便索性实话实说,反正是自己肚皮里跑出来的亲儿子,知道了也没啥。

    “这是本古医书,你姥爷一直想要的。你奶奶却把它送给了江米。这不,江米那丫头懂事,又还给咱们家了。”

    “所以,你打算给我姥爷打电话,然后把这书送给我姥爷?”

    聂卫东附身上前,用那双外圈略带淡紫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妈。

    “是啊,给你姥爷有错吗?那可是你亲姥爷!”柳眉有些困惑儿子的反应。

    “妈,我的亲妈哎,这古书是个宝贝吧?”

    “是,是个宝贝。不是宝贝你姥爷能看上眼?”

    “是我老聂家的东西吧?”

    “啊,是……”柳眉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她儿子这是舍不得把聂家的宝贝送给她姥爷呐。

    “东子,你姥爷每年都给你大把压岁钱吧?对你还算好吧?”柳眉试着跟儿子讲道理。

    聂卫东却不耐烦地一摆手,“不提那个。我就问你妈,是我跟你亲呢,还是我舅的孩子跟你亲?”

    “当然是你跟我亲啦。你可是我儿子呢。”

    柳眉不明白儿子干嘛提他弟和她的侄儿。心里琢磨着难道上次过年回家探亲,大弟那个和东子年岁相当的儿子欺负东子了?

    聂卫东放下盒子,大手猛然握住柳眉女士的双手,连连摇晃道:“亲妈,您说您是不是傻,您也不想想,您把这书给我姥爷,我姥爷最终会传给谁?肯定是我表弟,肯定不会传给我和我哥。您说您这不是把咱家的宝贝白白往外送吗?您就不能留下来将来传给您亲孙子?”

    这一连串您您您,还有孙子啥的,把柳眉绕晕乎了。

    她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差点真干了一件傻事。对啊,这宝贝是老聂家的,自己干嘛要把本该传给儿孙的宝贝非要往娘家搬呐?

    “东子,幸亏你提醒,妈还真差点犯了个大错误。成,这书交给你,你好好保管。嗯,要不你交给你哥吧,你哥可比你细心。”

    “哎,好嘞。亲妈,么,亲一个。”

    见她妈被他忽悠的改变了念头,聂卫东当即在柳眉女士的香腮上奖励了一个吻。

    聂长河恰好打外边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手指头戳着他儿子不乐意道:“哎哎哎,那谁,别胡乱亲啊。都多大的人了,注意点影响。”

    “吆,聂所长吃醋了!”聂卫东怪叫一声,在他爸瓮大拳头捶过来之前,抱着樟木盒子蹦跳着蹿进自己屋。

    ……

    这次姥爷送来的山货虽然不老少,江米却并不打算分给谁家。就连柳眉来给她妈插胃管顺便复诊,江米也只是把那个沉甸甸的樟木盒子送出去了事。

    江米奶都来了好几趟了,每次都要狠狠盯几眼放在正间屋正北方向的几个柳条筐子。

    她很想知道亲家都送了些什么好东西,可惜江米用麻袋片把几个筐子捂得严严实实。作为长辈,她又不好意思动手去翻,只能眼馋干瞪眼。

    江米将小黄米用水淘洗了放进锅里,立面丢了些剥了壳的板栗仁核桃仁还有山楂……

    这一锅粥看起来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江米奶瞅见了直皱眉,口里嚷囔着江米浪费了好东西,这也不该加,那也不该添,这么整一起都串了味了。

    江米却装着没听见。

    她这是给李腊梅熬鼻饲用的料底呢。可不管会是什么味道,只要有营养对李腊梅身体有益就行。

    江米奶见江米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又不像要分东西给她,便甩着袖子气哼哼地回了家。

    锅底添好了水。架上木头灶具,又将高粱杆帘子铺上,上面放了几枚洗好的鸡蛋,她奶给的红枣玉米发糕,十来枚洗干净的土豆。放好后盖上锅盖,锅底填上粗壮的木头绊子,让它自己呼呼烧起来。

    又转身将她奶宰杀的老母鸡,剁了两条鸡大腿下来,葱花姜末爆锅,加上蘑菇粉条,用煤油炉子同时熬煮起来。

    实践和压力是最好的老师。江米这个在前世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美女博士,没想到重生后竟然能够搭理起一家人的饮食。

    蘑菇炖鸡很快就冒出了鲜香味。

    江小渔乖巧地守着煤油炉子,一边抽嗒着小鼻子吸香味,一边向江米表示,等会鸡熬熟了,他就吃点蘑菇和粉条,鸡腿留给妈妈和大姐吃。

    因为妈妈和大姐害病了,他没害病,所以妈妈和大姐吃肉肉,他不用吃肉肉。

    江米知道小家伙馋肉馋的厉害,能这么说实在是懂事的让人心疼。回头摸了摸弟弟的圆脑门,笑着道:

    “两条鸡腿呢,妈和姐吃一条,小鱼儿跟二姐吃一条!吃了鸡腿,小鱼儿得赶紧长大,以后啊,得小鱼儿跟二姐一起来当家呢。”

    “啊?嗯,好,嘻嘻……长大当家!”江小渔一听立刻开心地裂开了小嘴。

    六岁娃儿开始像小大人一样为这个家操起心来。先是起身往东屋看了看他妈,又叭叭叭跑到西屋看看他大姐。

    “姐,妈还睡着,大姐睁开眼了。不过光盯着墙上的大镜子,没看我。”

    江米一听,赶紧从灶间跳起来,拔脚就往西屋去看她姐。

    江米这会主要是担心江朵精神病发作,别把她妈结婚唯一留下的跨山镜给砸了。

    虽然那镜子大半被红太阳毛领袖绘画给占据,根本没啥实际作用,但好歹也算是一件纪念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