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95章 另有外公

时间:2017-10-07作者:夕风冉冉

    “嫂子能吃下饭吗?”江小姑想到李腊梅青灰色的脸,心里就觉得堵得慌。

    虽然她与嫂子不亲,可,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忽然间躺在那里不言不语,不省人事,也让人心里怪不得劲的。生怕这人就这么去了。

    人就是经不起念叨。也有句话叫怕啥来啥。

    江米奶生怕李腊梅被儿子打昏的事传到亲家李淦耳中,从李腊梅结婚就没登过江家门的李淦,竟然在这日中午赶着牛车晃晃悠悠进了兰溪村。

    从李家夼到兰溪村走山路最近,可也得一两个小时,绕大道走,虽然远,胜在道路平坦,却需要一上午时间。

    李淦是早上七点就起床赶牛车拉着一些山货上路,等到了兰溪村却都过了十二点了。

    一路打听着找到了大女儿家。没想到进门后却不见女儿迎出来,只有小外甥扑进怀里嗷嗷号哭。

    “姥爷,姥爷,您可来了!呜呜呜,我妈要死了……呜呜……小鱼儿快没妈了……”

    李淦被小外甥哭得傻眼了。

    他今年秋里腿伤犯了病,也瘫在炕上养了两三个月才见好,家里的活都是老二老三在干。

    俩孩子一个十九,一个十七,干活力气有,却不着要,还不顶平日里他一个人干的多,加上山上的地路不好,庄稼都是人工一点点往下扛,等到收完了庄稼,再打发二小子到大闺女这,大闺女家据说已经秋收完了,且把麦子也种上了。

    李淦瞅着二小子带回来的猪肉和肉骨头,心里还很欣慰,以为大闺女终于把日子过起来了。却没想着,家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大梅,大梅,你这是咋地了?”

    李淦抱着小外甥进了屋,瘸着腿进了东间,却见大女儿面如金纸,眼目紧闭,一动不动躺在炕上。顿时吓得岔了声。

    江米正在西间屋炕上喂她姐喝药,听到江小渔喊姥爷的动静不由愣了一愣。

    她姥爷怎么忽然上门来了?

    印象里,她姥爷对她们姐弟仨一向并不怎么亲,她姥也是,就算过年上门拜年,她姥始终也是冷着一张脸。

    她大舅,二姨,二舅,小舅结婚后都住在一个村里,人家姐弟之间亲情味道很浓,临到她妈这个大姐身上,竟像个多余的人一样,顶多见面喊一声,私下里就没有一个人亲近。

    前世她还以为是姥爷瞧不上她爸窝囊,带累的他们姐弟也不受姥家待见。如今,她却觉得好像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她下地要过去见她姥爷的时候,忽然听到她姥爷李淦低叹了一声,“大梅哎,你这个样子可让我怎么跟你亲爹交代啊……”

    啥?姥爷不是她妈李腊梅的亲爹?!也就是说她还另有外公?

    “姥爷,您来了!”江米本来还想再继续偷听,却被江小渔发现了,江小渔一声姐,江米不得不露出头来,跟她姥爷打招呼。

    “大米,你妈这是咋的了?”李淦指了指李腊梅头上的伤处。

    “被我爸打的。”在外人面前,江米还有所保留,不讲她妈是被她爸打的。在外公面前,一点也不想给她爸遮掩。

    江米此时恨不得她爸被她姥爷狠狠暴揍一顿才解恨。

    这要是个外人,江米早就给告到派出所,让聂长河他们给抓去拘留了。可这是她亲爹,她没有办法去做这大义灭亲的事,而且只要不出人命,两口子打仗的事派出所也不乐意管。

    李淦一听是被女婿打的,顿时气得瞪圆了豹眼。熊掌一般的大手砰地一声拍在炕上,在激起的尘土中声音铿锵道:“你爸呢?让他出来!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欺负我闺女!”

    “姥爷,我爸大清早就上班走了,不在家。”江小渔倒是不怕他姥爷。这小子贼精,知道他姥爷这火不是向他发。

    “那就把你爷奶叫来!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爷你奶就这么干看着?”

    李淦当初就不赞成把李腊梅嫁给江远明,奈何李腊梅自己看好了,死活要嫁,说是不愿意呆在穷山沟子里。现在可看出来了,这山外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家!

    江米奶和江米爷早听村里人说亲家上了门,老两口在家吓得团团转,正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江小渔上门一叫,让他们躲都躲不开了,只能硬着头皮抓了一只老母鸡上了江米家。

    “亲家来了,看看,大老远的还带了那么老多东西来。”江米爷进门之前扫见牛车上一筐筐山货,见着李淦便随口客套了一句。

    李淦这个时候搬了把椅子,在江米家正间里大马金刀坐了,阴沉着脸看着走进来的江米爷,明眼就是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

    江米奶一瞅这架势就不敢进屋了,一个劲喊江小渔拿刀出来,她得给李腊梅杀鸡炖鸡汤喝。

    江米叹了口气,心想怎么地这个时候她也得给她爷个面子。毕竟她姥爷一年到头不定来趟不来趟,她爷却是要天天见,闹得太不像也不好。

    便将家里唯二的另一把椅子腾了出来,从西间里搬出来给她爷坐。

    江米爷却没有坐下来,先对李淦拱拱手,道了声罪。把大儿子江远明狠狠骂了一顿,末了又发誓说,会好好侍候李腊梅,会好好养大江米姐弟仨。

    李淦显然想听的也就是这些话,江米爷说完,脸上的神色终于变得好看了点。却还是一声不吭。只盯着脚前的地面。

    其实他心里正在矛盾,是不是把李腊梅的情况向李腊梅的亲爹杨博康说。据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大儿子说,老杨如今可是部队里的大官。

    老杨原来还有意提拔大儿子李国栋,家里那个目光短浅的死老婆子,听说儿子所在的部队要到前方参战,寻死觅活地逼着儿子转业回家成亲。要不然这会大儿子说不定也成了军官了。

    大儿子转业回家来,同时带回了杨大哥一封信。

    信里,老杨大哥言辞恳切地感谢这些年,李淦以及李淦妻子帮助自己将女儿腊梅抚养成人,并声称为了报答李家养育之恩,他将不公开认回女儿,且还随信捎了两千八百块钱酬谢李家。

    李淦这次来也是因为收了这一大笔巨款心里有愧。

    觉得这些年对李腊梅不闻不问,钱收的实在是有些烫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