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92章 束手无策

时间:2017-10-05作者:夕风冉冉

    不过,女孩儿无助地紧紧依偎在胸前,他要是没点表示,是不是很不男人?

    脸色涨红,心情激动,却尤能保持冷静思考的少年,侧耳听了听四下的动静,觉得江老汉应该不会马上出现,刚扶上江米的肩,打算安抚安抚对方,江米却忽地一下从他胸口离开站直。

    “谢谢,我没事了。”略显暗哑的声音里竟然带着些许羞愧之意。

    是因为在人前暴露了内心的脆弱而羞愧?十二岁的小姑娘家哪来那么多坚强?

    这样的江米,让聂卫平更加心疼。

    少年映着星辉的眸子里,满满地装着少女的身影,声音中透着无法掩饰的哽咽,“江米,你还是小孩子,你不用这么坚强……”

    “我不能不坚强,聂卫平,我妈妈颅脑损伤昏迷不醒,我姐姐疯了……我弟弟还小……我得负担起照顾她们的重任!”

    前世作为一名合格的药学专家,江米其实不仅仅擅长于药理学,对临床医学也有长时间的学习和进修,只差没有挂牌行医。

    虽然叫来了柳眉,其实江米心里对李腊梅和江朵的情况已经有了数。江米都可以预料到,自己单薄的肩上将要承担起的是如何沉重的负担。

    曾经受过暴徒袭击的江朵,本来就是个意志力薄弱的人,这会因为看到她妈李腊梅满脸鲜血的样子,引发了恐怖的回忆,精神再次遭受重创,人已经疯了。

    至于李腊梅,明显颅损伤导致颅内出血,脑神经水肿损伤,虽然目前看着没有生命危险,但深度昏迷的状态不容乐观。除非立即做开颅手术。

    能做开颅手术的医生,只怕现在的平山县医院都不一定有。经过十年动乱,老一辈的医学专家基本都已经调令殆尽,县医院顶好的大夫不是护士转行,就是工农兵大学出来的大夫。

    跟后世正规学院教导出来还要进行至少三年多规培的住院医生们比较起来,这些县医院大夫不但理论不行,实践也不行。

    江米可不敢冒着一路颠簸加重脑出血的危险,把李腊梅送给这些人去医治。

    说实话,那些人的医疗水平还不如她,更不如梨树镇卫生院一个人顶住半个乡,富有十几年临床经验的铁娘子柳眉。

    不良情绪的宣泄不过才几分钟,江米就彻底恢复了过来。

    领着聂卫平进了院子。

    等俩人身影从院门口消失,一道火光从南边院墙角落里亮起。

    江老汉叼着旱烟袋,深深吸了口气。其实他过来的时候,刚好撞见两个孩子抱在一起的一幕。不过他并没有莽撞地冲出去阻拦。而是悄悄躲了起来。

    “唉……”老汉吐了口白烟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老大媳妇被老大打昏了,大孙女又被吓得发疯,他这做老子的气得要死,想要狠狠教训大儿子一顿,可看看这个家里,伤得伤,病的病,小的小,还得老大那混球顶着,就有些下不了手。

    这儿女啊,就是债啊!小的时候,怕养不活养不大,等大了,还得帮着他们成家立业,这成家立业了还是各种不消停,还得爹妈跟在后面擦屁股。

    想在老婆子和小闺女已经在老大家里帮着照顾大媳妇和大孙女,江老汉觉得自己进去只添乱也帮不上忙,便帮着聂卫平在外面看护摩托车,怕夜里被人给烟心倒饬坏了。

    屋子里,江米奶紧紧盯着柳眉的脸,想从柳大夫的神色变化里看出儿媳妇的真实情况。

    因为江老太心里一直在害怕,生怕儿媳妇真的这么被大儿的子给打死。

    大儿子两口子以前也经常吵吵闹闹,可从来没动过手。突然发这么大脾气,惹出这么大乱子,只怕跟她拿走那五百块钱有关系。

    要是因为五百块钱赔上大儿媳妇一条命,再赔上大孙女一辈子,江米奶觉得自己会后悔死。

    钱虽然重要,可怎么也比不上活生生的人命重要。虽然她是不怎么喜惜病病歪歪的大儿媳妇,可人家那也是有爹有妈有根底的,被亲家知道了还不得打上门?

    “江米,你妈现在其实最好做开颅手术,可是咱们镇医院不具备这条件,我也没做过这么大的手术。县医院可能有这手术条件,可技术不怎么靠的住,这么多年我就没听说过成功一例。江米,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养。”

    柳眉在打开伤口检查过后,对江米的正确处理手法给与了肯定,可对李腊梅的病情却束手无策。

    显而易见,柳眉言下之意就是,李腊梅活不活只能看天意了。

    “您是说……没法治了?”江米奶脸色发青,颤抖着声音问道。

    当着江米等人的面,柳眉哪敢直接说没法治了。

    其实在她看来,李腊梅真是够呛能治好了。

    李腊梅也真是个多灾多难的,本来身子骨就薄弱,被小叔子打伤脑袋一次,又被丈夫打伤脑袋一次,而且两次都伤到了同一个位置。

    尤其是这次,脑壳都凹进去了,还流了那么多血,瞳孔对强光刺激都几乎没反应了。好在伤得是前面脑壳,呼吸中枢没有受血肿压迫,若是呼吸中枢受影响,病人连明天早上都坚持不到。

    但现在,深昏迷状态的李腊梅,一个不小心,一口痰都能给憋死。还有营养,不能吃饭,光指着打点葡萄糖水,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江米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想着实在不行就给她妈插胃管,往胃里打流食。正经做饭她不行,给昏迷病人配营养餐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只是短时间内,学是不能上了。可她答应了吴天校长要参加竞赛,也答应要安排她奶给学生做饭的事。只要是说过的话,江米认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想法去兑现。

    人无信不立。这是她一直坚持的做人准则。当然这也分对像,对坏蛋当然不用去遵守什么约定。

    “卫平哥,帮我明天请下假吧。这个周我都不能上学了。下个周看我妈情况,若病情稳定了,我有可能去。”

    江米趁着大家都去送柳眉出家门的时候,拉着聂卫平在后面说了几句。

    聂卫平被那声卫平哥给烫的心里热乎乎的。江米都多久没这样称呼他了?

    “咳,嗯,学校那边我去说。你安心在家照顾你妈,需要什么你就电话告诉我。”聂卫平放了胆子趁着天烟,无人注意,轻轻握了握江米的小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