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90章 心有灵犀

时间:2017-10-05作者:夕风冉冉

    “二妮,你妈不会有事吧?你瞧,她还喘气呐。”

    江远明被江米话里的意思吓得手都哆嗦了。

    江小渔这个时候才敢从正间小心翼翼走过来,看到他妈闭着眼,满脸是血的样子,小孩儿吓得嗷嗷哭嚎起来。

    躺在一边的江朵,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嘿嘿笑了起来。样子诡异而恐怖。

    江远明被自家大女儿诡异的嘿笑声吓了一跳。不过瞬间又恼怒起来,上去对着江朵的腿踢了一脚,喝道:“笑什么笑?还不赶紧过来帮着你妹!没用的东西!”

    江米也看了她姐一眼,见江朵被她爸一踢之后停了诡笑,便没当回事。

    可等她给李腊梅止住血,处理包扎完伤口后,江朵却忽然又咧着嘴嘿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竟然哼起了小曲,眼见是一副失了心智疯掉的样子。

    江米心中一沉,过去握住她姐的手摇了摇,唤道:“姐,你醒醒,你到西间炕上睡觉去。”

    “睡觉,睡觉,小花猫睡觉觉,别挡了耗子娶媳妇哦……”江朵一边哼哼着一边从东间炕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往西间走。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江米感觉江朵精神好像出了问题,不放心,便指挥江小渔,“小鱼儿,你跟着大姐,看她躺炕上再回来。”

    江米说完,就让江远明给她倒一盆温水来,好给李腊梅把脸上的血迹擦洗掉。

    江远明这会倒也乖觉,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江米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很快就手脚麻利地兑好了一盆温水。

    江米刚给李腊梅把眼睛周围的血迹擦掉,就听小鱼儿喊了一声,“大姐,你怎么爬瓮上睡觉呢?快下来,那不是炕!”

    “嘻嘻,这儿高,这儿能看到耗子娶媳妇……”江朵的话音天真幼稚地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尚还沉浸在大人讲述的故事中不能自拔。

    江小渔却给吓着了,噌噌跑回东间屋,小声对江米汇报:“姐,大姐成傻子了!”

    “别瞎说。”

    江米加快速度把李腊梅脸上身上的血迹擦干净,又给李腊梅换了件衣衫,这才招呼江小渔到炕上来。

    “你守着妈,有事就去奶家叫人。”

    “姐,你要干吗去呀?”见江米下炕要走,江小渔顿时有些发慌,即使他爸五大三粗的汉子就杵在他旁边,他也觉得不如二姐在他身边更让他安心。

    江米回头安抚了江小渔一句,“我去看看大姐,然后到书记家打电话找柳院长来给妈看看。”

    李腊梅伤了头,极有可能引起颅内出血,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宜搬动。不然江米早就让江远明去找拖拉机给拉县医院去了。

    听江米这么一说,江远明心里顿时生发出一丝愧疚感来。想着自己一个大男人,把老婆打昏了,光知道害怕慌张,竟然还不如小闺女镇静。

    大约是想着挽救一下做父亲的形象,江远明手忙脚乱地下炕穿鞋,口中嚷着,“江米你在家,别出去了,爸去打电话喊医生。”

    “只怕你喊不来医生。”

    江米显然并没有因为江远明这会的表现,就把江远明当成父亲来尊重。这样幼稚愚昧窝里横的男人实在是让她尊重不起来。

    被江米严重鄙视了的江远明顿时神色尴尬地停在正间地上。

    江米先是把她姐从瓮上哄下来,搀扶上了炕,又拉了被子给盖好,安抚了几句后,拉熄了西间电灯,这才找了手电筒出来,拔脚出了家门。

    其实外面月色亮亮堂堂,根本就用不上手电,但总有些月光照不到地方,需要手电来壮胆。

    此时的江米虽然拥有一个成人的灵魂,却到底只是一个十二岁小女孩,该有的害怕一点不少。只是她在用成人的理智,强行克制那些从心底蔓延沸腾的恐惧和惊慌。

    她不能慌,不能乱,在这样的时候,必须镇静且坚强。

    静夜时分,汪汪的狗吠声随着小姑娘脚步起落在村子里此起彼落。沉睡的村人被从睡梦中吵醒过来。

    有人胆子小,不放心家当,怕被小偷造访,披衣下地察看,也有无惧无畏的人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村支部书记李忠伟本来也想翻身睡去,却被自家狼狗拼命的嘶叫声,叫得头皮发炸,不得不从炕上爬了起来。

    拉亮了电灯后,灯光刚落进院子,高高院墙上镶嵌的枣红色大铁门便发出咣咣的敲击声。听声音竟像是有人在用石头砸门。

    李忠伟不甚浓厚的扫帚眉顿时竖了起来。

    麻了个几,哪个兔崽子活腻了敢砸他家大门?

    等他穿鞋披衣拿了根铁叉出了院子,打开大门的时候,一道手电强光直射他的眼睛,险些将李忠伟的一双眼睛给照瞎。

    “书记伯伯,出大事了,我妈被人打晕了!”

    李忠伟刚要怒骂,忽然听到一个小姑娘的声音,禁不住愣了一愣。

    这画风不对啊?大半夜的,引逗半个村的狗一起汪汪的,竟然是个小姑娘?

    “江米,怎么是你?”

    江米把手电一斜,从下方照向自己的脸,不过她这照的方式,让一张原本可爱的小美人脸透出煞白煞白的阴森恐怖气息。

    像个半夜索命的女鬼!

    麻呀!李忠伟险些给吓得惊叫出声,手里的铁叉不受控制掉落在地上,就连砸中了脚他都没感觉出疼来,反倒用恐惧而恭敬的声音问:“江米,你有事?”

    “书记伯伯,你别怕,我就是想来打个电话。”吓着了书记,江米也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哦,打电话?”李忠伟愣了愣,揉揉眼睛,以为自己没睡醒听错了。

    也是,大半夜的,一个行为诡异,智商高的不像凡人的小姑娘,突然出现在门外,要求竟然是打个电话。

    江米将老式电话话筒握在手中,看着转盘上的数码,有些为难。她不太会用这种老式的拨号电话。

    不过也就研究了眨眼功夫,在李忠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来打电话的时候,小姑娘纤白手指开始拨动第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响了一会,等到电话那端有人拿起话筒来接听的时候,江米焦急的内心瞬间就安静下来。

    也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江米就觉得拿起电话的那人,就是自己心里此时此刻迫切需求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