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88章 净想美事

时间:2017-10-05作者:夕风冉冉

    至于江米为啥不给李腊梅开饭馆,主要是因为她妈李腊梅身体不行,还不如江米奶能干。

    开饭馆虽然能赚钱,可也不是个轻生买卖,李腊梅那体格根本就支撑不起来。

    江朵又是个懒的,而江米自认厨艺不精,就算想帮忙也帮不了多少。

    江米是想先把她奶一家弄到镇上去,她奶家的房子空下来,她就可以买下来,暂时当成处理储存药材的地方。盖新房子虽然她也盖得起,可是太出眼,而且她也没打算让她们一家长时间留在兰溪村。

    兰溪村虽然风景秀美,可不利于江米的发财大计。想要赚大钱还是要到城市里去。

    江米奶听江米一说,顿时动了心,停下筷子,盯着江米问:“没听说一月给多少佣钱?”

    “哈,奶,人家不叫拥钱,叫发工资,一月二十元,管吃管住。”

    “切,一月二十,还管吃管住,做梦呢吗。”

    江二叔显然不信,他个民办教师一个月也才二十来块钱,一个做饭的人家能够给二十?还管吃管住?骗谁去?

    江二叔满脸不屑,说话的时候因为嘴里有发糕,发糕的颗粒被气流冲击,从嘴里喷了出来,而且大部分喷到了菜盆里。

    幸亏江米已经吃了八成饱,被江二叔给恶心的索性放下了筷子,不打算再吃了。

    “江米,这事准不?”

    江米奶却用若有所思地眼神盯着江米继续问。

    她觉得这个小孙女近来可是和从前不一样,说话办事有板有眼,绝对不会空口白话唬弄她。

    “准。我认识管这事的吴天校长。您要是想去,成功率应该在80%以上。”江米没敢全说死。主要不知道自己给学校拿化学竞赛第一名的利诱,够不够让吴校长大力促成这事。

    “去!怎么不去,冬天家里也没活。一月二十呢,还白吃白住。”江米奶当即拍板,甚至还很有远见地跟江老汉道:

    “老头子,这事要是成了,你弄得蒜黄也不用顶风冒雪拉乡去卖了。直接送到学校,我给做了卖给学生娃吃。省心省事不遭罪,还有钱赚。”

    “哼,净想些美事……”

    江二叔小声嘟囔了一声。见他妈拿眼白剐他,怏怏地放下筷子,摇摇晃晃去了东间,继续倒炕上挺尸。

    江米奶见碍事的老二终于消停了,便拉着江米的手,热切道:“米啊,你可得帮奶把这事给弄成了。你看你二叔又要盖房子又要结婚,你小姑还要嫁人。这桩桩件件都得钱呐。”

    “我知道了奶。”江米小鸡叨米一样点了点头。

    她就知道那五百块钱被她奶拿走,根本还是个不够。

    也就能给他二叔起栋空房子,买家具不得钱?给女方彩礼不得钱?还有她小姑,拿了彩礼钱那就得嫁给人家王炳生,难道就让她小姑空手嫁人?

    唉,要不干脆让她奶一家到镇上开饭馆得了?万一她奶家钱不够,再打她家主意,闹得她家日子不得安宁怎么办?

    江米心里藏着事,把她奶家出来的时候,光低着头寻思去了,却没看到她家院墙南边大槐树下立了个烟糊糊的人影。

    幸亏旁边还跟了个江小渔,江米正往前闷头走呢,被江小渔一把给扯住。

    “姐,那是谁?”江小渔显然是害怕了,两条小腿都打起哆嗦来了。

    “嗯?谁?”江米抬头发现树下的人影,立时爆喝了一声。

    这一声让正准备关街门的江老汉听到了,江老汉赶紧跟了出来,走到孙子孙女跟前,也往那树下的人影喝了一声:“出来!给我滚出来!大烟天的躲在树影里是想干吗?”

    “伯,是我,王炳生。”王炳生灰溜溜地自树后转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两只风干野鸡。

    “炳生?咝,这么晚了,你这是过来干啥啊?”江老汉知道老婆子跟老大家把王炳生给的五百块钱彩礼钱要出来的事。看到王炳生,还以为人家这是反悔了,跑来要钱的呢。语气上顿时柔和下来。

    王炳生立时打蛇随棍上,笑嘻嘻地上前道:“叔,这不我在山上套了两只野鸡,自家吃不了,怕放坏,就送来给您老尝尝。”

    两只风干了的野鸡会吃不了?会怕放坏?明显就是撒谎!

    江米撇了撇嘴,不打算在这里吹凉风听屁话。扯着他弟的手就要往家走。

    王炳生这次来就是扑着江米来的,打算跟江米说清,那五百块钱不是彩礼钱,是他答谢她的。见江米要走,立时急了眼,扎撒开手想拦住江米。

    江老汉一看,顿时心头火起。王炳生看上江米的事他听老婆子嘀咕了一句,原本没当真,这会见王炳生当着自己的面纠缠江米,就知道这事只怕不是什么空穴来风。

    江老汉劲大,上前抓住王炳生的手往一边一扯,顿时将王炳生摔了个趔趄。

    “伯,伯,别打人,我真没恶意,真是送野鸡给您老的。还有,还有,让江米小妹别生气,那五百块钱是谢你给我指了条发家致富的路,是酬谢,不是彩礼。”

    王炳生一见情形不妙,怕加深误会,急忙开口胡乱解释,也不顾叫江米爷做伯叫江米小妹乱了辈分。

    江老汉一听,顿时尴尬住了。这事整的,要真是王炳生说的这样,老婆子这钱就不该往家拿啊。可是没这五百块钱,老二的房子拿什么来盖?

    江米听王炳生如此说,并没有认为王炳生给自己这五百块钱不应该,反倒觉得自己吃了大亏,反正以后也不准备与这人再有交往,便冷声对王炳生道:“王叔,五百块钱可买不着一条致富路。”

    “哦,是,是有些给少了。可我现在也只能先拿出这么多。等以后,等以后我赚多了再分成给你。”

    王炳生还想着盖房子娶媳妇呢。主要是他外出的时候,家里两个老人缺人照料,他家急需要一个媳妇来操持家务。

    “我不要你分成。我要你养那药材的地方。”答应分成虽然可以不劳而获坐享其成,但那显然不是江米的追求。

    “养药材?哦,你是说,那个?”

    王炳生刚要说出蒙山山参几个字,见江米在月光下忽然变得黝暗神秘的烟色眸子,舌头一拐,立时机灵地用那个代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