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186章 上杆子结亲

时间:2017-10-05作者:夕风冉冉

    聂卫东虽然喜欢江米,可更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见江米收了自己送的东西,虽然是借花献佛,但也立时心满意足。留下一个魅力四射的微笑后,转身跨上摩托车绝尘而去。

    望着聂卫东远去的背影,江米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聂卫东喜欢自己,也知道聂卫东不是个坏人,而她对聂卫东也不是全无感觉。

    可她心里的乱事太多,并且灵魂之中早早烙上了聂卫平。她不想招惹聂卫东,一点都不想。前世的纠缠,可别再在这一世里延续。

    “江米,你姐这是闹腾啥啊?”江米刚要关门,她奶忽然端着个瓦盆上门来了。

    “奶,刚好有人送了柿子,你拿几个回家吧。”江米举了举手里的篮子,没直接回应她奶的问话。

    “啊,我这刚蒸了玉米红枣发糕,心思你和你弟爱吃,给你们送过来几块。”江米奶扫了一眼篮子里的大红柿子,笑眯眯地把瓦盆上方遮挡的白色棉布帕子打开,露出里面金黄色的发糕往江米眼前送。

    啥?她奶亲自来给她送吃的?这可是破天荒地头一遭。哦,当然还有她弟。不管怎么说,都够令人吃惊。

    长者赐不敢辞。江米赶紧放下手中提篮,把瓦罐接了过去。

    且装着贪吃的样子低头在瓦盆上方嗅了嗅,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道:“唔,真香,甜香,闻着就好吃。谢谢奶。”

    “客气个啥,不值钱的东西。喜欢吃以后奶常给你们做。”江米奶笑眯了眼,一脸和蔼可亲的祖母样。

    江米心里却知道,她奶这是无事不登门。

    果然,江米刚要将瓦盆里的发糕先送回家去,好换盆给她奶。江米奶就顺手提起盛放柿子的篮子,紧跟在江米身后进了院子。

    这个时候,江朵已经不再叫嚷,而是趴在西炕上呜呜咽咽哭泣起来。

    江米奶放下提篮,将白棉布帕子叠了叠塞进裤兜,甩打着手进了正屋。

    “这是干啥子?怎么让大嫚哭成这样?”

    “哦,哦,哦,妈,您来了。”

    李腊梅正在灶间烧火。抬头见江米奶走了进来,急忙站起来迎接。

    江米奶却绕过李腊梅,进了西间屋,当看到江朵趴在炕上,一个人呜呜的哭,便上前拍了拍江朵的肩膀,安慰道:“朵啊,有啥想不开的事,告诉奶,咋给哭成这样呢?”

    “奶,我爸他,他要把我嫁给王炳生!呜呜呜,我不活了!”

    听到她奶的声音,江朵抽噎着赶紧抬起头来跟她奶告状。这个家里,也只有她奶能治住她爸。只要她奶不支持这事,她爸应该也没法逼她嫁人。

    虽然她现在已经不是干净身子,可她也不想这么点岁数就嫁给个大自己九岁的半大老头,而且还是个穷兮兮没甚出息的庄稼汉。

    江朵坚信,凭着她的聪明和努力,将来一定会考出去。

    只要成了端铁饭碗的国家干部,她肯定会过的更好。

    “啥?你爸要你嫁给王炳生?这个王八犊子整天就能胡作作!别哭了哈朵,这事你爸说了不算。奶这就去找他算账!”

    江米奶挽着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往东间屋走来。

    躺在炕上的江远明被江朵闹腾得头疼,听他老娘来了后,也没有下炕,主要是不太乐意面对。可如今老太太直接冲过来了,而且手里拿着笤帚疙瘩,江远明吓得立刻自炕上蹦了起来,闪身往炕里边躲。

    “娘,您这是干啥啊?”

    “我打你个混帐王八犊子,整天没正经,妹妹的婚事你也瞎搅合,见钱眼开的货!”江米奶见儿子竟然敢躲开,更生气了,把笤帚疙瘩狠狠往江远明身上丢去。

    江远明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捂着被砸痛的肩膀,自己还委屈地嚷嚷,“娘,我哪搅合我妹的婚事了,您别胡乱冤枉人!”

    “我冤枉你,我哪里冤枉你了?你问问你老婆,王炳生是不是先说给你妹的?这怎么你一回来就要把江朵说过去?不就是王炳生给了五百块彩礼钱,你想昧下来,你就整出这王八犊子的馊主意!”

    江米奶一边骂着,一边扭头找趁手的家伙事,显然还想着继续对江远明进行武力攻击。

    江米很坏心地顺手把一根擀面杖递到她奶手中,她奶得了这趁手武器,半个身子探到炕上,挥舞着就往江远明腿上抽去。抽得江远明嗷嗷直叫。

    江远明根本就不知道王炳生之前跟他妹江美兰议亲的事,被江米奶抽中了小腿,在炕上一边蹦高躲闪,一边疼得大骂李腊梅,说是李腊梅整出来的事,他根本就不知情。

    李腊梅听到丈夫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顿时吓得麻了爪,一迭连声地向婆婆解释,“妈,我没有,不是我。是江远明昨晚喝多了弄出来的事!”

    “钱呢?把钱拿出来?你妹妹的订亲钱你也敢昧!”

    这才是所有事情的重点。看着理直气壮跟她爸要钱的奶奶,江米暗下不屑地撇了撇嘴。不是嫌弃王炳生太穷不乐意把江小姑嫁过去吗?这怎么听说有五百块钱彩礼钱了上赶子要结这门亲了。

    还说是她爸昧下了江小姑的定亲钱,她奶这脸皮也真不是盖的。

    不过这样也好,她爸被教训了一顿,江小姑定下了婆家,至于王炳生,想来聂卫东今天晚上这一趟也不会是白走。

    江米还真没猜错。聂卫东刚从刘富盛家离开,刘富盛就提着十来个黄澄澄的柿子登了王炳生家的门。

    王炳生见到刘富盛给他家送柿子有种被天雷劈了的感觉。

    啥时候见过干部给普通老百姓送礼的啊?

    刘富盛一进门就跟王炳生套近乎,还用好兄弟的口气给王炳生透露内部消息。说王炳生被镇派出所盯上了,要调查他家的经济来源情况。

    王炳生顿时被这消息给吓慌了神。经历过大革命的人,最怕的就是被人戴上坏分子帽子。

    尤其梨树镇这块,交通不发达,消息相对闭塞,外面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没能完全吹进来,人们思想还相对保守。

    要真给派出所抓去,王炳生担心有理也说不清。而且他老爹老娘身体都不好,吓出个好歹来,他得后悔一辈子。

    王炳生赶紧把招待南方老板的云烟拿了出来,整盒孝敬给刘富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