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3章 我怨我自个

时间:2017-10-05作者:夕风冉冉

    江奶奶今晚上一直装样子,强忍着没有骂人,忍得有些内伤。

    老太太心里不痛快,晚上躺炕上后,踹了江老汉好几脚,方才觉得散了些胸口堵着的闷气。

    可想着自家小闺女这都二十岁了还没个媒人上门提亲,江朵那死丫头片子才十六就有人看上了,而且还是那样的好人家,散掉的闷气就又堵上心口,又狠狠踹了江老汉好几脚。

    江老汉喝了酒,躺炕上后很快就睡得呼呼隆隆震山响。被老婆子踹了几脚,也只是停了打鼾哼唧了几声,眼皮都没睁,翻过身就又睡了过去。

    他这一晚可做了好梦嘞。

    竟然梦见两年没见的小儿子忽然穿着一身绿军装回来了。

    小儿子戴着大盖军帽的样子可帅了,肩上还扛着金色的肩章,看起来就像个将军一样威风凛凛。可不像那个不争气的老二。

    江朵抱着打瞌睡的江小鱼,拉着李腊梅回到自家院里的时候,家里一片黑灯瞎火。

    听到动静,院子里的鹅跟猪一起叫嚷起来。

    江朵对江米自个先睡了心下不满。

    等她娘先进去拉了灯绳,亮了正间的电灯,江朵将睡得迷迷糊糊的江小鱼往东边炕上一放,就气势汹汹地撩开帘子走到西屋。

    “你个死丫头片子,门不关,鹅不喂,猪不喂,自个就先睡了?”

    “我都喂过了。”

    江米虽然累的昏昏欲睡,却睡的并不踏实,听到自家姐的指责,不由朦胧地睁眼辩解了一声。

    “你喂了它们怎么会叫得这么大动静?骗鬼呢!”

    江朵伸指头戳了江米脑门一下。

    窗外草虫唧唧,窗内江米被江朵戳醒后,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土炕硌得人浑身骨头疼。

    虽然席子下面铺了麦草杆,席子上面铺了褥子,江米躺在上面还是感觉浑身不得劲。

    炕西南角放着一床露出棉花的破被子,江米伸手拖了过来,刚打算将被子当成褥子来铺。

    拖过来后却发现,这被子里的棉花胎硬得跟泥块砖头一样,还一块一堆的不平整,躺上去比不铺还要硌得慌。

    索性放弃了破被子,江米忍着难受躺在炕上,想着家里的穷,和她姐的闹腾,心里不由烦得不行。

    这得亏是她妈李腊梅神疲力乏,没了精神头骂人,不然江米又得因为江朵的话挨一顿臭骂。

    庆幸中的江米,肚子发出小兽一样咕噜咕噜的叫唤声。

    江米用手压了压,还是叫。

    江朵听到,心里幸灾乐祸,嘴上却说:“锅里又不是没饭,自己不吃可怨不得别人。”

    “我谁也不怨,我怨我自个。”

    江米有些气。爬起来越过江朵下了地,自己找碗从暖瓶里倒了碗水。

    刚喝一口,忍不住噗地喷了出来。

    觉得水里有股子难以忍受的怪味,甚至还能品出来有粉末状悬浮的水垢。

    家里貌似除了半生不熟的老玉米,实在是没什么可填肚子的食物。

    江米不得已从锅底捞起一棒玉米,摸着黑站在灶间啃。

    心里哀叹:这日子过得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话说当初好好的逃什么婚啊,这下好了,又得经历一遍苦难童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