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433章 解围

时间:2018-01-31作者:夕风冉冉

    出租车在家门前停下的时候,江米微微有些怔神。

    不过她并没有犹豫,跟在江小渔身后下了车,看着聂卫平把出租车费给了司机,抿了抿嘴唇,毅然道:“卫平哥,谢谢你送我们回来。改天等把我家里事搞清楚了,再请你吃饭。今天就不邀请你进去了……”

    “江米,我到街对面书店里转转,有需要就招呼我。”

    面对倔犟坚强的江米,聂卫平有些心疼,同时心里还有些失落。想了想,觉得自己一个外人的确不太适合掺和到江家事物里面去。

    主要是他现在身份不明,只能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帮助。

    江米知道聂卫平的好意。

    好意难却,何况她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一副局面。

    扶着江小渔走进西边的院子大门,一进去就看到一群人站在一楼客厅里,围着江朵、李腊梅和江远明,吵吵嚷嚷的,像是要打架一样。

    “还我们钱,快还我们钱,楼我们不要了!”

    “还钱还钱,再不还钱就把楼里值钱的搬走!”

    “出去!出去!你们都出去!这是我家!你们这是擅闯民宅知道吗?想要钱找李加航去!”

    江朵声音尖利高亢,面对拥挤推搡的人群,她已经吓得白了脸。

    李腊梅给吓得浑身哆嗦着,话都说不出来了。

    江远明的样子一点不比李腊梅强,战战兢兢地掺着李腊梅好歹没当场跪下。

    江朵在电视和广播里发布李加航携款外逃的新闻,原本是想让李加航背锅,让那些不满意房子质量的客户把怒气发泄到李加航身上。

    奈何这些人在听到新闻后,第一时间就来到江家,堵着门退房要钱。

    江小渔一看被人欺负到门上了,禁不住怒发冲冠,从院子里找到一根竹竿,挥舞着就要往屋子里冲。

    江米一把扯住江小渔的衣领子。要是让江小渔这么冲进去,非激化矛盾不可。

    “大家听我说一句,我是江家的二姑娘,我叫江米。我在外面当兵五年,今天是第一天从部队上回家,我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请大家相信我,江家绝对不会让大家吃亏。只要大家的要求合理合法,一定会把钱退给大家!”

    江米中气十足高声向屋子里喊话。

    清脆干练的声音第一时间赢得了大家的好感。尤其听说江米是当兵的,而且同意退钱给大家,人群呼啦一下自屋子里冲了出来。

    不过等冲出来后看到江米高中女生的打扮,大家一下子又陷入失望。

    “这么年轻你当五年兵?糊弄谁呢?再说就算当兵又咋地了,当兵的那点军饷好干啥?我们一套房子就好几万,这么多人,你赔得起?”

    为首一个长着大饼脸的中年妇女,唾沫横飞蔑视江米。

    “我赔不起,江家配得起,旁边这家江氏美食城,大家看到了吧。市价至少上千万。看到我这张银行卡没有,这里面就是好几百万。大家不信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银行查账。大家的房子也就几万,顶多十几万,江家有足够钱做赔付。当然,前提是必须在合理合法的范围,想敲诈勒索,门都没有!”

    江米说着话,一脚跺向地下的大理石板。

    三四厘米厚的大理石板在她一脚之下瞬间龟裂成碎片。

    江小渔则握着竹棍舞得风生水起。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一棍子抽向院子花坛里的冬青树。

    一片指头粗的冬青树像被刀砍过一样,齐唰唰折断。这力道若是抽在人身上,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两姐弟突然发威,让众人发懵的同时,眼角禁不住有些抽抽。

    正僵持着,外面忽然冲进来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

    欧尚一身橄榄绿警服,佩戴着松枝衬托红色盾牌的领章,戴着威风凛凛的大盖帽,手提配枪当先冲了进来。

    “所有人蹲地上举起手来!若有反抗当场击毙!”

    唉呀妈呀!怎么警察来了?谁报的警啊?

    闹事的一群人见惊动了警察,吓得纷纷蹲地上,把手举了起来。

    屋子里江远明和李腊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见一大群警察拿着枪冲进来,也赶紧跟着大家蹲地上举手。

    江朵眼尖,一眼望见欧尚,顿时扯了她妈的袖子一下,小声道:“妈,没事了,是欧尚带人来了。”

    “啊,是小欧来了?”江远明一听,眼睛里顿时活泛起来,心里跟有了主心骨一样,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这几年欧尚可是对江家多有照顾,逢年过节就会提着礼品上门拜访。

    据说欧尚的工作就是他岳父杨博康给解决的呢。

    江远明刚要出去跟欧尚寒暄,扭头见李腊梅还蹲在地上,赶紧拉了一把道:“欧队长带人来了,咱不用怕了。”

    李腊梅一听,立时随着江远明的手站了起来。

    一边从矮了一截的人群里往外走,一边往院子里望。这一望不但望见了欧尚,还望见了自家二闺女江米。

    “江米,江米,你这没良心的丫头,都五年了你怎么才回家来看妈!”

    李腊梅像望见主心骨一样,甩开江远明的搀扶,奔着江米跌跌撞撞走了过去。

    望着她妈一脸热切眼含泪花地走过来,江米禁不住有些惊讶。

    上午的时候李腊梅还恨不得永远看不见自己,这会怎么这么一副久别重逢的样子?

    李腊梅现在精明着呢,她可是知道欧尚到底为啥老往她家跑。

    还不是因为江米这丫头?欧尚对江朵可是想来不加辞色。

    尤其是这会,想要获得欧尚的长久保护,势必要挽回小闺女的心。

    得想法让这丫头忘掉上午的龌蹉。一心一意为着这个家好。

    “丫头,妈都差点见不着你了,呜呜,你还去当兵,当啥兵啊?家里都快让人给抢了!”李腊梅扯着江米的手哭得哀哀戚戚,十分可怜。

    江米皱了皱眉。心里除了厌烦,竟然对她妈生不起一点同情心来。

    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胡乱折腾。

    “对不起婶,是我没有替江米护好这个家。是我失职。”欧尚在一边却被李腊梅哭得满脸愧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