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430章 聂卫平的锅

时间:2018-01-29作者:夕风冉冉

    聂卫东前些天曾经回家过一趟,听柳眉女士说,聂少校就跟个钟点工似的,回家看父母竟然掐着点来,掐着点走,甭说吃顿饭,就是喝口水都跟谁抢一样。

    问他现在干啥,只说军事机密。

    聂长河是当过兵的人,一听儿子提到军事机密,自然不敢再问。

    聂卫平隐约觉得,他弟应该是接了个秘密任务,所以就连昨晚上看到他弟的影子,他回家后都没敢跟他爹妈提。

    但是人总是免不了好奇。聂卫东河蚌一样,掏不出话来,聂卫平就想着从江米这里得到点有用的信息。

    要是他弟能留在青城当兵就好了,那样他在西北军校也能放心。

    谁料江米抬头看了他一眼后,调皮地眨了眨眼,笑着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哪当兵呢。不过我敢肯定,是在国内。”

    “哎呀,这小丫头,知道保密了啊。嗯,军人的保密纪律咱要遵守。卫平,不该问的别问,赶紧的,给江米弄杯果汁,不能喝酒,喝果汁总行吧。”

    聂长河那舍得难为江米,赶紧打断大儿子的问询,让给江米换果汁。

    聂卫平拿了半个西瓜问江米喝不喝西瓜汁,喝就现给她榨。

    “伯,我就喝茶水就成了。”江米哪好意思麻烦人家聂卫平给现榨果汁。

    这要是聂卫东在,她肯定不客气。

    “不喜欢西瓜汁?对了,冰箱里有椰汁,那个味道也不错。”柳眉还以为江米对西瓜汁不喜欢呢,赶紧吩咐聂卫平开冰箱娶冰镇的椰汁。

    江米喝着椰汁,吃着家常菜,觉得这一天的探亲假过得很奇特。

    明明是探亲假,却在别人家才感受到家人关心的滋味。自家那些所谓的亲人,不是嫌她碍事,就是想着利用她。哪里还有半分亲情滋味?

    聂长河和柳眉似乎猜到了什么,自始自终没问江米有没有回家。

    这孩子刚来的时候,形单影只的坐在哪里叭叭掉眼泪,傻子才猜不到这孩子是受了家里人的委屈。

    江家人是个什么情况,作为做了好几年邻居的聂长河和柳眉来说心知肚明。

    唉,多好一孩子,怎么江家人就不知道爱护疼惜呢。

    因为真心疼惜,聂长河和柳眉频频为江米布菜,生怕江米吃不饱。

    到最后还是聂卫平瞧不过眼,怕江米吃撑,故意笑着数落他爸妈眼里没有他这个儿子,他这儿子果然是地里刨出来的。

    “哎呦,你个臭小子,你还吃江米的醋了!你说说你,可真是出息,哪有女朋友受父母喜爱还吃醋的道理?”

    柳眉伸手戳了儿子一指头。

    聂长河这会儿已经两杯酒下肚,有些醉醺醺的意思了,也笑着道:“小子哎,你就闷头乐吧,能追上这么厉害的媳妇,你比你爸强啊!”

    “聂长河,你是不是脑子不清爽了?”柳眉一听,两条柳叶眉顿时竖了起来。

    江米本来想解释,她跟聂卫平现在可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却见聂家夫妻俩自个掐起来了,便笑了笑没再吭声。

    聂卫平则缓缓舒了一口气。

    心想,他弟跟江米看来也没什么。不然江米不可能不否认。

    “江米,待会你要去哪,我开我爸的车送你去。”

    聂卫平觉得他现在应该主动一些。虽然江米军衔比他高,但等几年说不定他军衔也上来了,江米岁数也够结婚了。一切都刚刚好呢。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或者打的过去就成。”

    吴老怪那边的事,目前还得继续保密,江米当然不能告诉聂卫平自己实际上是要到柳家别墅去。

    “嘿,你跟卫平客气啥。你俩以前好的恨不得睡一个床上,这会还生分了咋滴?江米,不是我夸自家儿子,你卫平哥啊性子好,就算以后结婚了绝对不会欺负你。当然,他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柳姨帮你教训他!”

    柳眉也喝了一杯白酒,口里话说的也有些没遮没拦了。

    江米一听,立时羞窘得耳朵尖泛红,赶紧站起来道:“柳姨,我跟卫平哥就亲兄妹一样,怎么可能结婚啊。柳姨,我下午还有事,我先走了啊,回头有时间再来看您和聂伯伯。”

    “啥亲兄妹啊,你们俩可不是亲兄妹,能结婚,能结婚。”聂长河在一边听江米这么说,顿时表示不同意见。

    柳眉也跟着点头,“小江米是害臊了啊。得得得,现在先是兄妹处着,江米还小,等江米大一大咱就去跟江家提亲。”

    “对对对。提亲,改天就去提亲,今儿有些喝多了,今儿没法去。”

    聂长河大着舌头要站起来,却被身边的柳眉一拽,噗通一声又坐回沙发上。

    江米赶紧摆手拒绝,“聂伯伯,柳阿姨,我走了啊,您们保重,别送了。”

    聂卫平虽然也喝了一点白酒,不过显然没啥事,见江米被他父母说得满脸羞红,急着要走,便抿嘴笑着去给江米开门。

    一开门就见对门粱副局长家的姑娘粱今瑜站在两家之间的过道上,似乎在偷听话的样子。

    聂卫平突然一拉开门,粱今瑜给吓了一跳,继而很快就恢复神色,笑嘻嘻地跟聂卫平打招呼。

    “卫平哥你啥时候放假回来的?我们学校是前天放的假,我这刚去京城看过我外公,今天刚回来呢。”

    “哦,我也是刚放的假。”聂卫平礼貌的笑了笑。

    见这个叫粱今瑜的姑娘堵在楼道口不上不下的,心里就有些不太高兴。

    “那个粱,粱同学,能让一让吗。”

    “啊,你要下去啊。正好,我也要下楼。卫平哥,听我爸说你家来了客人,就这位妹妹吧?”

    粱今瑜往后一让,聂卫平就从门里走出来,江米跟在他身后,刚要下楼,却被梁今瑜伸手给拦住了。

    “……”江米有些莫名其妙看了这姑娘一眼。

    “你高中毕业了吗?你卫平哥家的亲戚?你上门做客怎么穿的这么随便啊?”

    这姑娘怕是神经病吧?江米翻了她一个白眼后,没吭声。

    “哎,我问你话呐,你怎么不回答?你不会是哑巴吧?”

    粱今瑜见江米要走,扭身一步挡住江米的路。

    江米觉得真是见了鬼了。聂家竟然会有这样的邻居。

    难道又是聂卫平的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