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418章 兽化人

时间:2018-01-23作者:夕风冉冉

    胖厨娘果然是一把做料理的好手。

    等江米闻讯下来一看究竟的时候,胖厨娘已经将章鱼腿切成了薄薄的薄片,一盘准备生就芥末,一盘准备做五香鱿鱼片。

    “哎呀,江米小姐,你可算起来了。孜盐鱿鱼片吃不吃?刚片了一个原味的,弄了个五香的,我正琢磨着是不是再整个孜盐味儿的嘞。就是这鱿鱼腿有些怪,血是红的累,竟然跟人血一个样,不过洗干净了雪白雪白的,估计吃起来应该味道不差。”

    江米略过两盘已经做好了的,走近厨房水池发现,里面竟然还有胳膊长的一段触角,在水池里蜿蜒盘旋,竟然还保持着活了!

    那断口处的血果然跟人血一个眼色,就是闻起来味道也像!

    一想到这有可能是某个科研狂人弄出来的人造怪物,而这触角就相当于人的手足,江米心里就禁不住犯恶心。

    “胖姐,这剩下的章鱼腿我要带走有用。”

    “哦,哦,你不吃孜盐味的啊?”看着那么大一截要被江米拿走,胖厨娘有些心疼的慌。不过人家江米小姐是客人呐,客人张了嘴,她这个做厨娘的可不好拒绝。

    江米戴了乳胶手套,抓住灵活摆动跟条蟒蛇一般的章鱼触角,放进一个带盖子的不锈钢盆子里,端着去了地下室。

    地下实验室跟柳春平走前一个样,甚至又多了几样超越时代的实验器具。那是聂卫东专门为江米准备的。

    放下盆子穿上隔离衣,戴上护目镜和隔离口罩,江米立刻进入科研狂状态。

    她要趁着这节触手活体状态,进行多方面数据取样。首先是研制出能够迅速治疗聂卫东后背灼伤的特效药物来。

    就在她取了章鱼尾足吸盘部分做成载玻片样板,放在高倍电子显微镜下观察的时候,消失了一夜的吴老怪回来了。

    老吴头似乎一夜衰老。原本灰色的头发,此时竟然变成一片雪白。

    整个人精气神也不太对劲,似乎这一夜让他耗干了心身一般。

    “师傅,你怎么了?”

    聂卫东下楼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整个人禁不住愣了一愣。

    他还是第一次在丑爷身上看到如此负面的情绪表现。

    “卫东,你媳妇呢?”吴老怪坐在饭桌边,似乎有些没什么食欲,枯树桩一般的手指哒哒地敲击着红木桌面,怪眼中透着几分焦躁。

    “好像,做实验去了吧。”

    聂卫东瞅了瞅厨房,瞧见胖厨娘端着一盘雪白的片章鱼出来,嘴角禁不住抽了抽。

    这玩意,能吃吗?

    吴老怪却在这一盘章鱼片端出来的时候呼地一下自座位上坐了起来。

    他的怪眼在一瞬间缩成了针尖那么细,在那盘似乎还在弹动的章鱼片摆在他眼前的时候,他低下头轻轻嗅了嗅,忽然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

    厚厚的红木餐桌在他一掌重击之下顿时粉身碎骨。

    那盘章鱼片跌落在粉碎的红木上,如下了一层梨花雪。一片片晶莹剔透。

    “你,你杀了他,你杀了他吗?”

    吴老怪一把抓住聂卫东身前的衣领,眼睛中瞬间赤红,面貌也变得凶神恶煞。

    “啊,师父,你怎么了,快松手!徒弟快被给你勒死了!”

    聂卫东想不出来老怪物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胖厨娘一见这一老一少忽然打起来了,吓得跟什么似的,屁滚尿流地去地下室找江米。

    只是地下室的门关着,需要指纹认证,她根本就下不去,急得团团转,最后没法,刚要返回餐厅,却听到餐厅那边砰砰乓乓一阵乱响,似乎两个老少爷们打得不可开交。

    这是咋地了吗?她就是弄了一盘生鱼片,怎么就会打起来啦?

    难道是嫌弃一盘不够吃?不够吃厨房里还有五香的嘛。

    胖厨娘此时还不知道,她片下来的章鱼片实际上是一个人的肢体,一个兽化后发狂的人的肢体!

    而这个人显然与吴老怪极为熟悉。

    吴老怪此时显然以为他教出来的徒弟弄死了他那个曾经患难与共的兽化人兄弟。

    其实他多年来坚持住在青城,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定时给他这位住在海边洞穴中的兄弟送药,让这位兄弟不至于彻底失去理智,变成一只深海怪兽。

    只是没想到,他追杀那些来自倭国的黑衣人时,有个混蛋竟然往那个洞窟中扔了炸弹,将他那兄弟给惊了出来,等他料理完那些家伙的海上接应小组时,却发现洞窟中已经不见了兄弟的影子。

    等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等他看到那盘有着兄弟气息的生鱼片,他潜藏于血脉中的兽性,埋入记忆深处对人类的恨,一下子达到了爆发的边缘。

    不过,他似乎还记得,当年是柳春平救了他,所以他在抓住聂卫东衣领后,仅仅一把甩了出去,然后紧跟着打砸餐厅里所能看见的家具,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被吴老怪狠狠一甩,给撞到墙上,险些撞晕过去的聂卫东,此时努力闭眼,睁眼,再闭眼,想要努力弄清楚状况。

    “师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什么杀了他?”聂卫东努力靠墙站直身子,用冷静宽和的目光与吴老怪的竖瞳对视。

    吴老怪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控制住血脉里的暴虐,望了一眼聂卫东,两只大手忽然抱着脑袋颓废地蹲在地上,望着那白惨惨透明的生章鱼片,呜呜哭了起来。

    哭得像个满腹委屈的孩子一样。

    聂卫东慢慢走过去,刚要伸手去搀扶,却被吴老怪再次一把甩到一边。

    “别碰我,你们这些吃人的刽子手!”吴老怪显然陷入了某种痛苦回忆中有些不能自拔。

    “师父,我是卫东啊,你看着长大的卫东,你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你从小最疼我了,我怎么可能杀死他呢。我没杀他啊。”

    聂卫东虽然不知道丑爷口中的他是谁,但他隐隐觉得应该跟那只会惨叫的章鱼怪有关。

    吴老怪一听这话,果然立时停止了哭声,从两只大手下面露出一双泪汪汪漆黑如夜的眼瞳。“你没杀他?他还活着?”

    “活着呢,我亲眼见他跑海里去了。师父,他是人还是章鱼啊?”聂卫东小心翼翼问。

    “他是人,是人,可被一些可恨的刽子手给变成了怪物。”吴老怪恨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