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416章 那开始战斗吧

时间:2018-01-23作者:夕风冉冉

    “亲爱哒,难道你不想吗……”

    聂卫东的声音低沉沙哑,像魅惑的海妖。

    他就不信,尝过情滋味的小丫头能抵得过他的勾引。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不屑于用强了。

    当然,打死他他也不承认第一次用过强。

    情到深处,一切都会自然而然,根本就不存在谁强迫谁好伐。

    江米虽然从身体到心理上并不是十分排斥跟聂卫东做那件事,可聂卫东身上有伤,她没法放任自己从一个伤病员身上去谋取快乐。

    “聂卫东,别胡闹了,我上来的时候看到窗户外面有人影!”

    江米在快要控制不住的时候,从嗓子里嘶吼了一声。

    聂卫东一听,果然住了手。一把将江米扶起来,急问:“有没有伤着你?”

    江米用手将推到脖颈的t恤重新扯下去,盖住灯晃下玉脂一般泛光的肌肤。又扭头看了一眼窗户。

    等看到窗户上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时,方才松了口气,拳头气恼地在聂卫东胸前捶了一下。小声喘息着,调节着呼吸频率,不想让聂卫东知道,刚刚她已经几近崩溃。

    “骗我的呀?”聂卫东有些狐疑,手掌不规矩地向柔软的山峰盖去。

    “我骗你干嘛,是真的,黑衣人,山口组的,说是国内出五千万美金,米国出一亿美金,要活的。”

    江米浑身酥软,索性踢掉了鞋子,翻过聂卫东躺到了床里面。

    现在这个情况,聂卫东显然不会放她一个人单独呆在屋子里。

    聂卫东虽然此时腿受了伤,但依然给江米很大的依靠和安全感。

    或者她心里其实也想保护他的吧。

    “山口组?你怎么知道?”聂卫东原本就觉得那些黑衣人看体型极像华夏人,他开始还误以为是隐门派来的,后来才听那帮外籍保安说抓住的是倭人。

    “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吴老一个人能对付得了山口组的人吗?”

    “这周围有人负责保护师傅,并不需要全由师傅出面解决。当初这个小区纳入军事管制区其实也是因为师傅的缘故。与他老人家相比,山口组的人根本就是跳梁小丑。”

    灯光在手指按动间被黑夜吞噬。

    两人并排躺在一张床上,轻声细语说着小话。

    聂卫东没再起胡乱心事。只是把手掌盖在江米的小手上,慢慢十指相扣。

    江米觉察出他的小动作,没动,也没抗拒。

    她知道,身边这个男人是真的在全身全意的爱着她。

    相比较而言,她都有些自渐形秽。因为她爱的不如他纯粹。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因为爱而爱,而她却顾虑世俗的看法,也因为这些世俗的看法故意去歪曲丑化他的一片真心。

    以至于上一辈子的三个人其实过得都不开心。

    而这一世,她又糊涂地差点将上一世的错误延续下去,也幸亏聂卫东比上一世更加强势。

    耳边,男人的呼吸声渐渐变得浅慢。

    江米侧脸望去,就见路灯透过窗帘落进的朦胧光线里,男人的侧颜俊美,睡态安详,唇角浅浅挂着笑意,睡着了后的样子很纯,像个可爱的孩子,睫毛竟然浓密而上翘,比女孩子的都要长,都要好看。

    这就是她的男人了吗?她要与之生活一辈子的男人?

    江米悄悄侧过身子,一只手与之十指相扣,一只手却将那条健壮的胳膊抱在了怀里。合上眼,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她却不知道在她合上眼进入睡眠的时候,她身边的男人却悄然睁开了眼目。

    这样一个被豺狼盯上了的危险的夜晚,聂卫东怎么可能全然心无挂念,将一切都交给师傅。

    他缓缓地,试探着弯曲受伤的膝盖,活动脚踝,伸展足趾,为随时可能到来的战斗做着必要的准备。

    只要他不死,没人能从他身边带走江米。

    他膝盖上的伤口因为弯曲再度裂开,疼痛,流血。

    他却无所觉一样,从江米怀中脱出手臂后,将毛巾被一半塞到江米怀中替代,一半给江米遮在身上。

    窗户安装的是特制的防弹玻璃,就算是阻击枪也不容易轻易突破,从而伤到屋子里的人。加之海边夏天潮气重,柳家别墅在夏天通常都是在屋子里开着冷气关起窗户。

    虽然安全有保障,聂卫平依然有些不放心。

    慢慢起身下地,任凭膝盖流血,聂卫东从床边悄无声息走到了窗户一边,拉开窗帘一角往屋外看去。

    今夜月如银钩,被路灯照得,让人觉得像是没有月亮一样。

    半夜时分,有小雨淅淅沥沥落了下来,在路灯下拉出细长的丝线,青石板地渐渐被冲洗的如同镜面一样光亮,树影婆娑,似乎有一章鱼一样的怪物从树丛中飞出,略过镜面一样的石板路,往别墅方向飘了过来。

    聂卫东心中一凛,不知道刚刚是人伪装的章鱼怪,还是那人真长了章鱼一样的触角。

    “聂卫东……”江米恰在这个时候轻轻咕哝了一句。

    聂卫东手指扣在扳机上,阴冷如夜的眼眸中瞬间浮起一抹柔情,关切地回头望了望江米。见小丫头嘟囔一声后,又接着睡了过去。

    唇角不由勾起,回之温柔一笑,手枪在右手指尖上转了一圈之后塞进腰间,左手却从墙上拔下一把摆设用的龙泉宝剑。

    那开始无声战斗吧!

    敢打搅他搂着自家丫头睡觉,就得接受来自他这个暴君的惩罚!

    师傅到底是年纪大了,竟然让章鱼一样的触手摸上了二楼的玻璃窗。

    那触手上似乎有着强酸一样的腐蚀物,子弹打不透的玻璃,在触手蠕动下,竟然有了软化的迹象。

    聂卫东无畏无惧,对准玻璃最软化的地方,一剑刺了过去,顺势一削。

    一截触手啪地一声掉落在一楼石板路上,溅起一片血花。

    “啊”得一声惨叫之后,一条成人大腿粗的触角鞭子一样抽向聂卫东所在的方向。

    “轰”得一声,防弹玻璃发出一阵嗡鸣。沿着聂卫东切割以及先前被酸液腐蚀的地方,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纹,

    聂卫东一见防弹玻璃即将失去防御能力,足尖在床尾一踩,原本平整的床铺突然内凹,江米连人带被被翻转的床板盖在了下面。

    而床底则被触发了机关一样,大理石地面裂开了一个长方形洞穴,刚好人落下去,脚下,头上,顺着一个仅容一人躺进的斜坡管路滑到地下一层密室之中。

    安置江米不过瞬息功夫,那条粗大的章鱼触角再次抽了上来。

    防弹玻璃忽闪了两下在后,瞬间爆裂成一个个圆圆的珠球。

    聂卫东的剑便在珠球飞溅之际,一个横扫,再次斩向章鱼触手。

    然而那触手却在普一接触,便迅速往外躲开,另有一条触手趁着聂卫东姿势用老,向聂卫东的脖子缠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