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415章 食髓知味

时间:2018-01-22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微微吃惊。不过黑衣人能衔尾追来这种状况她早就该料到了。

    因为追捕她的黑衣人是日本山口组成员。

    山口组,日本最大的指定暴力团,东亚乃至世界上最具历史和规模的帮会组织之一。由山口春吉于1915年在神户市创立,本部位于日本神户,主要活跃于日本的西部、南部一带,势力分布则涵盖日本四岛。

    前世里江米虽然醉心研究,但对这山口组还是有所了解。

    江米喜欢学习的外语不多,除了英语,再就是德语和日语。所以她听懂了哪些人的底细,以及要用她换美元的打算。

    也知道了哪些人轻易不舍得杀她,如此她才能有恃无恐地从楼上往下跑。

    这会儿在吴老地盘上,江米觉得可以更加有恃无恐一些,正好可以看一看那位长有异相的老人家到底有些什么本事,让一众大人物讳莫如深。

    还有再就是血脉的力量。据她所掌握的研究资料显示,欧阳无敌血脉中的异能来源就是这位吴老。

    她站在无数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耗费了五年时光,方才侥幸成功完善了欧阳无敌的人体基因构造,使其适应血脉异能的暴涨,如此才让欧阳无敌以正常人的形态继续生活下去。

    而吴老,这位虽然形体异于常人,却能基本保持人性的老人家,到底能够将血脉力量发挥到几成呢?以及他体内的血脉力量是否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衰退?

    夜晚空荡荡的别墅,一个小姑娘家竟然一点也不害怕,有条不紊地去地下室取了药,又到厨房亲自煮药,而在察觉到屋外异常后,还能神色不动地继续端着药汤上楼。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这让窗外亲手捏死了几只讨厌蚊虫的吴老怪眼里升起一抹欣赏来。

    你站在天桥上看风景,天桥下的人也在看着你。

    江米在观察着吴老怪,同样,吴老怪也在观察着这个能够左右他宝贝徒弟心智的小女子。

    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继承人,不可能让他毁于一个平凡女子手里。

    只要江米不能让他满意,吴老怪是不介意辣手摧花的。

    江米推门走进卧室的时候,聂卫东正拖着伤腿,把几只空了的碟子碗摞在一边,将床头桌倒出位置来,手里拿着笔,正拧着眉头在一张白纸上写着一些人名。

    听到动静,聂卫东抬起头,清冷的面容在见到江米后绽开一抹温暖笑意。“药煎好了?”

    “嗯。”

    江米把药碗递过去的时候问:“吃完饭有半个小时了吧?”

    “有了。现在就喝吗?”聂卫东眉头皱着,看着那碗中药明显心里排斥的很。不过因为这是江米亲手熬出来的,他不敢说不喝。

    “现在就喝。”

    江米把药碗放到桌子上,瞪了聂卫东一眼。以前怎么没瞧出来,这么无法无天的人竟然还害怕喝药。

    “那你亲我一口我就喝。”聂卫东将纸笔收起来,身子往前探,美型的唇微微嘬起,魅惑的紫黑色眼目中尽是期待。

    江米懒得搭理他,低头查看那两条腿。

    淤血放干净后,腿部表皮已经不想开始那般红肿紫涨看着吓人,已经明显消了肿。但是伤势自愈的速度却不如欧阳无敌。

    “你也要参加那个实验?”江米顺着经脉缓缓给两条伤腿按摩。

    聂卫东舒服的眯了眯眼,很想着在心爱人的爱心抚慰下好好休息休息。话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好觉了。

    他又不是铁打的,自然也感到疲惫。

    任务重,时间紧,组建这支海军陆战队他手里人选匮乏。原本他想着所有兵员尽量从青城海军基地里挑选,可现在出了江米这件事后,他对青城的海军忽然失去了信任。

    那些人,有多少是各方势力渗透进来的?

    他是要组建一支能征善战的强军,不是杂碎部队,那些目的不纯的人就算个人能力再强军事素质再高,他也一个不要。

    “江米,过几天你能不能帮我走一趟西北陆军学院。”

    “到哪里干嘛去?”江米有些疑惑。聂卫平可是在西北陆军学院呢,不妨着不吃醋了?

    “帮我去挑兵。我想为大华亲手打造一支举世无双的海军陆战队!”

    聂卫东说这话的时候,眼眸里的野心勃勃一点不加掩饰。

    “可是……”这与她的理想背道而驰啊。

    江米是真的不想再继续当兵了。真的想退役,想去上大学,然后考研究生,考博士,过一个普通学者的宁静生活。她讨厌打打杀杀。

    “江米,你难道不明白,五年前你选择了参与进那个实验的时候起,就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的安宁生活了。”

    聂卫东把桌子往外一推,伸手将江米揽进怀里,下颌抵在江米的肩头,叹息一样,轻轻耳语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江米,现在唯一祈求我们的下一代能够享受平安喜乐的生活。”

    江米这会儿还不习惯跟聂卫东这么腻味,身子往前趔趄,手指使劲掰聂卫东的大手,想从聂卫东怀里逃开。

    聂卫东却根本不给她生分的机会。

    虽然两条腿暂时用不上力气,两只手臂却如同钢筋铁骨,直接将江米横置在大腿上,脑袋一低,嘴巴就咬上了江米胸前蓓蕾。

    “啊,聂卫东,你属狗的啊?”

    江米有些吃疼。白天就被这家伙啃咬的蓓蕾红肿,穿衣服蹭着就疼,这会直接又下了口,江米脚趾都疼抽抽了。

    聂卫东却根本就是食髓知味,一双眼眸眼线泛红,更显妖孽。

    两只手臂控制着江米的手臂和两条乱蹬乱跑的长腿,嘴唇在蓓蕾上左右肆虐了一遍后,头往下移,舌头和牙齿灵活地解开了江米腰间牛仔裤上的铜扣,两个门齿咬着拉链,撕拉一下就将江米雪白的小腹袒露了出来。

    湿润霸道的舌头在肚脐和小腹间四处流连碾转,将江米折磨的欲死欲仙,不知道该告饶,让聂卫东退却,还是该让这厮继续做下去。

    “聂卫东,求你,求你,别,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