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78章 不想以势压人

时间:2018-01-03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知道,她弟虽然年龄小,可打人的劲却不小,尤其那熊孩子书包里还有聂卫东给的三节棍,对,肯定是三节棍惹得祸!

    追根溯源,罪魁祸首是聂卫东呐!

    江米恨的咬牙。

    “别管你弟小不小,他就是把人打了,还把人腿打断了!警察现在已经往你家去,人家家长根本就不肯私了,直接给报了警!”

    姜老师叹口气,同情地拍了拍江米的肩膀。

    姜老师只知道江米一家是从乡下来的,却并不知道江米的外公是青城海军司令。她以为江米家肯定躲不过这一劫了。

    江小渔虽然学习极好,可这件事却不是小事,学校校长都发火了,说是要开除江小渔的学籍。

    江米一听警察上门去了,顾不上跟姜老师说别的,撒腿就往家跑。

    她担心外公不在家,家里那几口子人根本应付不来。

    姜老师只觉一道残影闪过,江米就不见了踪影。

    嗨,这丫头跑的可真快啊!她原本还想着提醒江米,让江米赶紧带她弟回乡下老家去。

    江小渔年龄太小,警察找上门顶多也就赔付医药费的事。但那受伤的孩子却口口声声要他父亲报复江小渔,江小渔一家要是再在城里呆下去可没好果子吃。

    江米只觉耳边风声呼呼,心脏砰砰急跳,眨眼功夫就从中心医院回到福山路自家门前。

    胡同里没人,院门开着,江米急忙迈过门槛走进院子。

    “我家小鱼儿多乖的孩子啊,怎么可能打人?你们别看我们家是乡下搬来的就好欺负,我亲家公可是部队上的大干部!是司令员!”

    江老太的大嗓门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江米不想因为一件熊孩子打架的小事就把她外公给牵扯进去,赶紧往屋里走。

    江米前脚刚跨过家门,就看到两个上身穿白色警服下身穿深蓝色裤子的警察站在自家客厅里。其中一个的年轻警察正毫不客气地嘲讽她奶:

    “呵,还大干部,还司令员?你咋不说你亲家公是玉皇大帝?”

    “小李,别跟这瞎掰扯。咱们来就是为了问清责任,按规矩办事的。再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是干部家属那也不能罔顾法律不是。”

    年纪长一些的中年警察显然也不相信,这么一家子乡下来的乡巴佬会有什么当大干部的亲戚。

    不过瞧着这家人客厅的摆设,沙发、电视、电话机这些寻常百姓家还不太多见,便觉得这家人只怕真有什么有本事的亲戚。本着小心谨慎的原则,他倒是没跟年轻的那个一样,明摆着把蛮横态度端出来。

    “您好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麻烦你们上门来问?”江米怕她奶再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来,被人抓住话柄,赶紧开口把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江老太一见江米回来了,顿时舒了一口气。

    “姐,姐,是他们先打我的!”

    江小渔听到江米的声音,拔脚从里屋跑了出来。抱住江米的胳膊,用脑袋在江米身上蹭了蹭,眼里神色惶恐,泪汪汪的,显然知道自己这次惹祸不小。

    “吆,你这小同志,这么小就会恶人先告状啦?明明是你拿铁棍打断了别人的腿!”

    中年警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是笑着的,貌似在开玩笑,江米却从他的态度和语言里觉察出满满的恶意。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你是说我弟弟是恶人?信不信我投诉你们以权谋私,污蔑未成年人!”江米本不想以势压人,可有些人明显从开始就有偏袒,显然是不可能公平公正地处理这件事。

    “呵呵,小姑娘,模样长得不错,却牙尖嘴利的不讨喜,我们所长就是开个玩笑,不过你弟弟也幸亏是未成年人,要不然今儿就得抓他去坐大牢!人家受害人说了,赔偿十万医药费,这事就算了。要不然真上法庭,你弟就算未成年人,也讨不了好。”

    年轻警察撇拉着嘴,斜着双金鱼眼,毫不避讳地在江米家里四下打量,显然是在掂量能从江米家榨出多少油水来。

    江米一听对方张口就要十万,略略思索了一下后,抬手打电话给欧尚。

    欧尚从前是莱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对法律这块肯定比她熟。虽然不知道打断一条腿到底应该赔偿对方多少钱,江米直觉对方肯定是要狮子大开口。

    现在十万元人民币的价值可是相当于后世一百万元还不止。

    何况这事显然是事出有因,她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去打人。

    电话一打就通,仿佛欧尚正在对面等着她这番电话似的。

    “喂,欧大哥,我这边有事需要你帮忙。我弟弟跟同学打架,据说打断了对方的腿,现在警察找到我家,跟我们要十万元医药费。”

    江米也不跟欧尚客气,直白简要地将事情给欧尚说了一遍。

    听到那边欧尚说马上就到,江米就扣上了电话。

    福山派出所所长是个老油子,见江米神色镇静,也不跟他们废话,直接打电话出去,就知道眼前这家人是真的背后有人。深怕真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便朝着年轻警察夹了夹眼,暗示对方闭嘴。

    “这事吧说大也不大,也就是学生之间闹纠纷,学校里就能给处理了,不过受伤的学生家长非要告到我们派出所,我们也没办法。”

    所长见江米很客气地给他们两人倒茶水,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不愉快而给他们脸色看,便借坡下驴,一边示意年轻警察坐下来喝茶,一边跟江米解释。

    正说着话,就见聂长河穿着一身警服从外面走了进来。

    “吆喝,赵所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聂长河笑嘻嘻地跟年长的警察打招呼。

    这位如今可是聂长河的顶头上司,不过作为曾经负责一个镇派出所工作的聂长河来说,根本不觉的自己比对方地位低。

    “老聂?这是你家?”

    赵所长一见聂长河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可是知道这位新来的警员虽然平素不怎么言语,可人家身后有个市委大秘小舅子。

    “呵呵,不是我家,是我家邻居。喏,东边是我家,有时间到我那喝两盅去。”

    聂长河笑呵呵地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包香烟,弹出一支来递给赵所长,又弹了一支递给年轻警员。问了问事情缘由。

    知道这不是聂长河家也不是聂长河亲戚,赵所长和姓李得警员顿时故态萌发,大爷似地翘起二郎腿,叼起烟卷,用火机点燃,开始喷云吐雾。

    江米赶紧把里间房门关上。小杨扬还在睡觉呢,二手烟对小婴儿危害可是挺大。

    “江米,老首长还没回来?”聂长河见这俩德性,怕闹出不好看,给警察队伍抹黑,给所里丢人,不得不给予暗示。重生军婚撩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