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77章 闯大祸了

时间:2018-01-03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猛地惊醒了过来!

    只是还没等她从惊吓中彻底醒过神来,就觉得身下热流汹涌。

    莫名瞪圆了眼睛,江米忽地一下坐了起来,低头一看,果然,她的初潮来了!

    一夜各种折腾,天亮刚蒙蒙亮,江米不得不爬起来往厕所里跑。

    换掉被血侵染的卫生纸和内裤,江米又将染脏了的床单和被套扯了下来。

    刚抱下楼,打算用井水清洗干净,她奶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哎呀,你这孩子,赶紧放哪,等奶做完饭再给你洗。”

    “不用奶,我自己洗就行。”

    江米有些害羞。将被套床单往盆子里一丢,就要弯腰去舀水,准备自己清洗。却还是被她奶眼尖地发现了被套上的血迹。

    老太太见着那猩红的一片给吓了一大跳,捣着小脚就从厨房门口奔了过来。

    “这是,这是怎么了?”

    老太太脸色吓得惨白。显然脑子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我来那个了奶。”江米瞧她奶大惊小怪的样子,禁不住嘴角抽抽。

    “啊,哪个?哦,是,来好事了?”

    来好事了是兰溪乡下指女人行经的暗语,意同来“大姨妈”。

    江米点了点头。

    江老太脸色立时恢复过来,咧嘴笑着道:“这是第一次?我家大米成人了啊。今儿早上奶给你煮红糖水荷包蛋。你可别动凉水,这个时候动了凉水容易落病。”

    “鱼儿他妈!咱家大米成人了,今儿早咱可要做点好的,给孩子庆贺庆贺。”

    江老太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嚷嚷起来。

    江米给羞得涨红了脸,赶紧出言制止。

    “奶,你可别嚷了。”

    话说隔壁就是聂家,奶奶这么嚷嚷不会让聂家人听到吧?

    江老太见孙女羞恼赶紧住了嘴。不过脸上却喜气洋洋的,大早上也不嫌累,竟然做了好几个拿手菜。

    江米帮着奶奶煮好了早饭,吃了奶奶给专门做的红糖水荷包蛋,提着食盒去医院里送饭。

    许是李加航照顾的好,许是刀口不像开始那么疼,江朵今天早上的笑容多了,说话不再像前两天那么刻薄。

    江米想着再过几日可能就要与家人分别,也就不把江朵之前的态度往心里记。

    姐妹俩看起来和和睦睦相亲相爱的。

    李加航暗下松了一口气。这口气一松,脸上的疲态就显了出来。

    江米见了不由关切地道:“加航哥,要不你回家休息吧,我姐现在好多了,这里也用不了这么多人。”

    “嗯,成,那我上午回家去睡一觉,中午我来接替你。”

    李加航这两天都是在医院里和衣而卧,随时警醒着,担心睡过去听不到江朵招呼,自然就睡不好。

    瞧江朵的样子,真是好多了。想来用不几天就能出院。

    李加航一走,姐妹俩之前的亲热气氛顿时淡了许多。

    尤其是江米关心李加航,让江朵有些吃醋。

    江朵阖上眼装睡觉,江米打发赵婶回家休息,又跟护士借了本医学书来看。

    没想到中午的时候,江小姑跟在李加航身后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江米,江朵!”江小姑一进门就主动招呼。

    “小姑!”江米赶紧从床上蹦到地上。心想,小姑来得可是够快啊!

    “哈,朵还好吧?姑给你们带了老家的桑葚呢。”江小姑将手里用包袱皮提着的盆子放在床头桌上大开来。

    瞧见一盆子或白或紫的桑椹,江米赶紧放下书伸手去捏着吃。

    酸甜可口,清香宜人的桑椹,带着小时候唯一美好记忆,顺着味蕾在舌尖上跳跃。江米吃掉一颗又一颗,有些欲罢不能。

    “江米,你少吃点,要吃你回家吃去!”

    江朵自个就是个嘴馋的,这会儿见江米吃个不停,不一会就干掉半盆,眼见着就快给吃光了,赶紧伸手把盆子端到自己枕头边。

    江米顽皮地吐了吐舌头,不用看就知道,舌尖肯定被桑椹染上色了。

    李加航看着江米可爱又可笑的样子,禁不住嘴角微微往上挑了挑,幽深的眼眸深处有一缕微光闪过。

    “大米,家里还有好多呢,你赶紧回家吃吧。”江小姑笑眯了眼。

    江小姑喜欢看到自己带来的礼物受到侄女们的欢迎,那让她感觉自己的到来也是受欢迎的。

    江米潇洒地跟屋里众人摆了摆手,大步流星就往病房外面走。

    经过门诊楼的时候,江米忽然被一阵哭喊声吸引。

    “天杀的小杂种!竟然敢把我儿子腿打断了!呜呜……乖宝,疼不疼?”

    “……滚开!我儿子都这个样子了你还凑上来问东问西干什么?有你这么当老师的吗?我们把儿子送学校是去读书识字的,不是让人欺负的!你看看这把人打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江米扭头去看,就见一群人吵吵嚷嚷推着辆担架车从门诊楼出来,正准备往外科楼这边走。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年轻女人被人从担架车边粗暴地推搡开来。

    江米本来没当回事,只是见那些人越走越近,怕沾了腥,赶紧往路边闪了闪。

    谁料那个头发散乱形容狼狈的眼镜女在看到她时,忽然就愣愣地站住了脚。

    直到推担架车的一行人稍稍去远后,戴眼镜年轻女人猛然上前一把抓住江米的胳膊,焦急地问道:“你是……你是江小渔的姐姐吧?”

    “啊,是啊,您是?咦,姜老师?”

    江米曾经在江小渔刚上学那会,跟江小渔的班主任见过一面。不过也仅仅是见过一面,却没有说几句话。

    姜老师却对这位小家长印象深刻。因为当时开家长会的时候,别人家都是当爸或者当妈的来,只有江小渔来的是个小姐姐。

    “你弟弟闯祸了你知不知道?闯大祸了!”

    “姜老师,我弟弟闯啥祸了?”江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弟弟把人打了!给人打断了腿!你知不知道那孩子的爸爸是谁?那可是市政府的大干部!你弟这是把天捅了个窟窿你知道不!”

    “啊?怎么会啊?我弟那么点个小孩子……”江米说不下去了。重生军婚撩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