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66章 恐慌个啥

时间:2017-12-28作者:夕风冉冉

    被重孙喷了一身尿水的杨博康,畅声大笑着,让整个病房充满了一种欢乐喜庆的气氛。

    原本哭哭啼啼的江朵,这个时候脸上终于也露出笑容来。似乎疲乏劲上来了,缓缓合上眼。

    杨博康瞧见江朵似乎睡过去了,说话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下来。

    “小李,这几天你就在医院里帮忙照顾。”

    说着话,指了指身后跟着的两名战士道:“这是小赵和小陈,今年刚入伍的小战士,以后将接替你原来的工作,有时间你先带一带他们。”

    言下之意,似乎对李加航另有安排。

    两名新战士的年龄看起来比李加航只大不小,却纷纷向李加航敬礼,一脸严肃和恭敬。

    李加航同样挺直腰板回了对方一个敬礼,努力扯了扯嘴角。

    饶是李加航心性沉稳,此时此刻,面对俩继任,眼底深处也禁不住流露出一丝茫然和无措。

    首长身边若是不再需要自己,自己干啥去?下连队当一名普通小兵?还是就此转业当江家的上门女婿?

    江米瞧出李加航掩藏在服从背后的恐慌,却笑了笑没吭声。

    心里则想,恐慌个啥嘞,老干部就是再大公无私,也不可能让跟随的人没个前途,尤其是这人还要成为亲外孙女婿。

    从南疆回来,江米还没捞着好好躺下来休息休息。送走了外公后,回到病房见江朵睡着了,小家伙也睡着了,便觉得自己也困得要命,坐在凳子上,不知不觉趴在床边就睡了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自己被人给抱了起来。

    江米猛然惊醒,睁开眼刚要挣扎,却发现将自己从地上横抱起来的人竟然是李加航。

    瞧见江米突然睁开眼,李加航动作微微有些停顿,耳尖亦有些泛红,却别过脸不与她对视,继续将她放在旁边的病床上,且还细心给她身上搭了一条给孩子准备的小毛毯。

    江米心里有些别扭。不过也感激李加航对她的体贴关心。便没将这事放在心上,继续合眼睡了过去。

    等再醒过来,却发现她奶来了,带来了清炖老母鸡,馄饨等吃食。

    “大米,睡醒了?你妈让你跟小李回家去吃。这边奶先照看着。”

    “奶,我吃点馄饨就成了,我姐自个也吃不了这么多。让加航哥回去吃吧。”

    “对,小李,你回家去吃去。晚上不用你陪床,我跟大米就成了。”

    毕竟李加航跟江朵还没成亲呐,让人家大小伙子没成亲就当爹本来就不是个事儿。江老太在一些事情上还是比较明事理。

    尤其是她现在想着努力在江米眼前好好表现,好让江米把江小姑和江老汉也给叫到青城来过上好日子。

    在江老太眼里,江米现在不亚于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至于从前发生的各种龌龊事,江老太选择性失忆。

    “大米啊,你看现在老家那边基本也没啥农活了,咱这边你姐和你妈都需要人照顾,不行就把你小姑和你爷喊来。里里外外都有人用,省得小鱼儿上学都没个人接送。今儿要不是我去的及时,小鱼儿只怕被那几个坏孩子给打了。”

    江老太瞅着江朵还没醒,就把馄饨倒出来一半先让江米吃,瞅了瞅保温桶,又用筷子从里面夹了一条鸡腿出来放在江米碗里。

    江米感觉饿了,端起碗来就吃。听见她奶的提议,略思考了一下后便点了点头。

    鸡腿炖的没啥滋味,因为给产妇吃,里面没加香料也没加盐,吃起来滑腻腻的,要不是饿大劲了江米根本就不想吃。

    谁知道正吃着呢,江朵就醒了。

    江朵一睁眼,瞧好瞧见对面床上,她妹端着个碗在大口大口地啃着鸡腿,顿时不高兴地嚷嚷起来。

    “谁让你把我的鸡腿吃了?你这当妹妹的还有没有良心!”

    “哦,朵啊,那桶里还有哪。你妹妹为了照顾你里跑外跑的,辛苦了一下午,吃点鸡腿当什么事?”

    江老太这会儿心早偏到江米身上了,何况那鸡腿还是她夹给江米的,听江朵开口就说什么良心不良心,不由对江朵冷下脸来。

    江朵见她奶根本不向着她说,气得扁着嘴不吭声。

    一下午没吃东西,刀口又疼,醒来又见这么糟心的一幕,江朵就觉得还不如只留李加航一个人在身边侍候。

    “奶,我饿了!”见她奶全副心神都在她妹身上,唧唧呱呱跟她妹说个不听,江朵到底憋不住了,气得大叫了一声。

    这一使劲,肚子抽筋儿地疼,江朵呲牙咧嘴,嘶嘶吸着冷气,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江米瞧着她姐的样子,知道这会儿正是遭罪的时候,也不把她姐的脸色当回事,放下碗,穿鞋下地,走到床尾,将病床的上半截和下半截慢慢摇了起来。

    这种中凹位会让产妇刀口张力松缓,减少缝线牵扯,减轻疼痛。

    因为江老太没有带多余的碗,江米将自己用过的碗用清水洗过后,又用热水烫了,这才拿回来准备从保温桶里先倒鸡汤给她姐喝。

    江朵瞅了瞅那碗,嫌弃道:“这碗你洗干净了吗?”

    “姐,在老家那会,咱俩上学都是用一个饭盒盛饭,也没见你嫌东嫌西。这会儿怎么知道干净了?放心,我不但洗干净了,还用热水烫过了!”

    江米根本就不把她姐的反应当回事。冷嘲热讽的话说完后,细心地用小瓷勺将要喂她姐喝的鸡汤上层的油花抓了抓。

    一边抓还一边告诉她奶,说是大夫嘱咐了,手术结束后过六个小时才能开始吃饭,不过开始之能喝点清淡的汤水,等肚子里排气后才能吃固体食物。

    这话其实是说给江朵听的。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左右,离着手术才过去四个来小时,而且鸡汤还挺烫,又是夏天,再过俩小时喝,鸡汤也不会凉。

    江朵原本是想闹一闹的,听说是大夫嘱咐的,撅了撅嘴后就没再吭声。

    江老太原本还担心姐俩别吵起来,见江朵停止找茬,心里顿时松缓下来。

    老太太很有经验地从旁边床上拿起一个枕头来拍了拍,给江朵垫在身后,又将一条干净的毛巾围在江朵嘴巴下面。说是等一会喝汤的时候用。

    见她奶和她妹态度虽然不咋地,行动上还是比较让她舒心,江朵这才压下气,合上眼,决定先忍着饿再睡俩小时。

    江朵醒来后问都不问孩子的事,江米就替那个熟睡中的小婴儿感到心凉。重生军婚撩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