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61章 股份之争

时间:2017-12-26作者:夕风冉冉

    ,!

    “外公,我想着在咱家这个饭馆采取股份制。”

    江米端着一碗海带汤,慢慢喝着,一边说着话,一边看大家的反应。

    “怎么个股份制法?”杨博康听着感觉稀奇。两道浓眉禁不住扬了扬。

    这个时候,青城街头上的大小饭店基本都还是国营企业,职工端着铁饭碗,饭店盈亏都与个人无关,所以大家积极性很差,服务态度也不大好。服务态度好的只有那些零星个体小饭店,不过还没听那家小饭店去弄什么股份制。

    “我打算把咱家即将开的饭店资产弄成一百分股权,年底按照股权比例给大家分红。”

    江米想尽量把话说得让大家都明白,“好比说我给我奶10%的股份,年底根据饭店盈利,给我奶10%的分红。平时则每月按照我奶的工作量发工资。”

    “好!这个好!”杨博康其实还是没太听明白。

    不过孩子懂得孝敬老人这是值得称赞的好品德。

    江老太却被这个迎头砸来的馅饼给砸得有些发晕,连连摇手道:“可别,可别,你就给奶点零花钱就成了。又是分红又是工资的,咱一家人说那外道话干啥。”

    “奶,我就是打个比方。”江米笑着道。

    “哦,比方啊。”江老太脸上因为激动涌起的潮红瞬间被尴尬替代。

    李加航却从饭碗上抬起头来,眼含着笑意瞅了江米一眼。

    他咋觉得江米这丫头在故意调戏江老太哪。

    “比方说加航哥现在在部队服役,部队里给发津贴,便不给工资,只给10%的股份。”江米又道。

    李加航皱了皱眉,很无辜地望着江米。

    心想你这丫头怎么连我也调戏上了?

    不过有江老太的前车之鉴,李加航没激动也没吭声。

    只听江米又说了下去。“外公也是只有10%的股份,小鱼儿现在上学,也是只有10%的股份。”

    “那,我哪?江米,你可不能忘了姐……”江朵虽然没下炕跟大伙一块吃饭,却一直凝神听着下面的动静。

    听到江米又是给她奶,又是给外公,甚至李加航和江小渔都有份,虽然不懂这个股份是什么,却深深觉得不能让江米把自个给漏了税。

    “我姐10%,我妈20%,我25%。”江米继续道。

    “那不是还剩下5%吗?那5%给谁?”江朵虽然怀着肚子,脑子却不笨,江米刚说完,她就计算出还有5%没着落。

    “剩下的5%给赵婶。”江米道。

    “啥?给赵婶?”桌上桌下齐齐惊讶。

    赵婶见大伙都放下筷子,正准备将剩饭剩菜收拾到厨房里,乍然听到江米说这话有些反应不过来。

    江老太嘴唇动了动,虽然不赞同,但见杨博康没开口,便没敢吭声。

    江朵到底年轻气盛,声音尖刻道:“赵婶不是咱家雇佣的吗?谁家弄个买卖还得给保姆分红?”

    “是啊是啊江米,我就做做饭做做家务,给我工资就好了,我不要什么分红。”

    赵婶这段时间早就想开了,想着江米家待她不差,工资给的也高,免费吃住,基本上不用自己掏钱花费啥。等到老了干不动了,估计也能攒下不少钱。到时候就到养老院去。

    或者过继个娘家侄儿给养老送终。没钱的时候是不能指望娘家的,若是她有一大笔钱,她那个刻薄的嫂子肯定会同意从四个儿子里分出一个给她,好继承她的财产。

    “婶,给您的您就只管接着。我妈现在是身体不利索,等我妈身体利索了,您也可以到前面饭馆帮厨。您要是乐意,我是打算留您老一辈子在我家的。等您不能动弹了,我跟我弟还有我姐给您养老。”

    江米一席话顿时将赵婶感动得红了眼眶。她就没想着自己竟然可以在这个家里呆到老。

    看着赵婶一把眼泪一把眼泪的用手背擦个不停,杨博康不忍心,赶紧把兜里的手帕拿了出来,递过去道:“擦擦,快别哭了,多大点事。就听这丫头的安排。你我老了就让她们姐弟仨给养老。”

    老干部说这话含义可有些多。江米瞅着她外公嘿嘿乐了一声。

    杨博康抬手在江米头上拍了一巴掌道:“怎么,就兴你个小丫头谈恋爱,就不兴我老头子找老伴啊。”

    “爹?您,您是说?”李腊梅这会儿终于返过味儿来了。惊讶地望了望她爹,又忘了忘给惊得同样目瞪口呆的赵婶。

    “啊,我跟你赵婶看上眼了。大妹子,还得请你做个媒。”

    杨博康一点没有脸红的意思,还伸手替赵婶把粘在额头上的一绺头发给掖在了耳后。

    江老太那是多精的人,一见杨博康举止,再看赵婶羞答答的样子,就知道这俩人只怕早就有意思了,欢喜地一拍大腿道:“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这现成媒我做!我做!不过大兄弟,咱虽然是一家人,这谢媒人的猪头可不能省!”

    “不省,不省!”杨博康哈哈大笑,一脸意气风发。因为气色好,人显得格外年轻,看起来就像是四十来岁的样子。

    江米瞧着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她外公鬓角的白发哪去了?

    “外公,你是不是染发了?”

    江米想提醒老干部,染发对身体不好。不料老干部诧异道:“染发,染啥发?”

    “我记得你头上好多白头发,这会儿怎么感觉剩不了几根了。你不染发,难道是返老还童?”

    “啐,小丫头,瞎说什么哪。”老干部有些不甚在意,以为是外孙女儿拿他逗趣。

    不想李腊梅望了望她爹的头发,也有些惊讶道:“爹,真的哎,你白头发基本上快没了!小鱼儿,拿镜子来,拿镜子给你姥爷照照!”

    江小渔正在作为肚子饱眼不饱的典型,在跟一块猪蹄子较劲,听到他妈招呼,赶紧把猪蹄子搁进碗里,拿起抹布来随便擦了擦油手,就去里屋把李腊梅用来梳头的镜子拿了出来。

    杨博康这会显然也好奇起来。他那外孙女能胡闹拿他逗趣,他女儿却不会。

    拿了镜子仔仔细细前前后后一照,老干部自己也有些不敢置信了。

    “江米,外公真要返老还童了?怎么感觉眼角皱纹都浅了哪?”

    “哈哈,外公,你再长一长,还能长得跟我一样小咋地?”

    小鱼儿三两下爬到外公膝盖上,就着外公手里的镜子也瞪眼扒皮地照了照。

    杨博康把镜子递给小外孙,抬头笑咪咪地看着江米,抿着嘴不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