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42章 像个老江湖

时间:2017-12-16作者:夕风冉冉

    ,!

    欧尚去单位转了一圈,见没什么太紧要的事,便跟领导又请了一天的假。打算等江米下午考试结束,便再开车把人送回青城。

    眼见天晌了,估摸着江米应该快考完上午这场,赶紧开车到了一中门口。

    刚到就见江米和江小姑搀扶着她奶奶准备上马路对面的饭馆去。

    欧尚赶紧停好车,打开车门,跳下来。

    “江米,你们这是打算去哪?”

    “吃饭啊。我奶和我姑早上就没来得及吃饭。都给饿出低血糖来了。”

    “那个,汗,我先头让老太太到饭馆去歇息顺便吃点啥,老太太非要在这等你。”

    欧尚为自己解释了一句。

    江小姑生怕江米得罪了人,赶紧点头道:“是啊是啊,先头欧警官是要请我跟你奶去饭馆,是你奶犟着不去。”

    “哦,谢谢你欧警官。今儿让你跟着受累了。”

    “不累不累,都是老乡,应该的。江米,中午有休息的地方没?没有的话我在县城有套房子,离这边很近,等会你跟你奶你姑过去休息休息吧。休息好了下午还要考试呢。”

    其实江米从头至尾一点也没有责怪欧尚的意思,相反,她觉得欧尚热情的有些过了。

    本来是顺路捎脚的事,这会儿欧尚不但又来了,竟然还邀请到他家去休息。难道是学雷锋做好事?还是有什么企图?

    细一思量,她与欧尚的最初交集是因为赵和尚那桩案子。虽然法律上没有判她有罪,但她到底杀了人。

    一个刑警队长怎么会这么热心的帮一个杀人凶手?

    就算是她年纪小,是自卫,那也不应该帮了一次又一次。

    江米好看的眼睛眯了眯。再看欧尚,就觉得这人居心叵测。

    既然对方抱有什么目的,江米便觉得索性成全对方,看看这家伙最后到底会放出什么歪歪屁出来。她现在被人有所图谋的无非是几张药方。

    但有外公杨博康那座大山在后面镇着,相信在青城下辖数百平方公里范围内,还没人敢叫自己明着吃亏。

    如此一想,欧尚再邀请大家去饭店吃饭,江米立时点头同意。

    刚好聂卫平也考完出来,算上吴天,江老太,江小姑,一众五人跟着欧尚来到了莱县市府西边最好的饭店。

    席上,江米拿了菜单,不客气地把好饭好菜点了一桌子。

    没见过世面的江老太都给孙女的大手笔给吓蒙了,一个劲地在桌下扯自己的衣裳襟。想起来出言阻拦江米,又觉得这样的诚,不是她这个农村老太该来的地方,孙女硬给带来了,怎么样也不能给孙女丢人。可不敢随便说话。

    有好吃的,江小姑只管嘿嘿笑着来者不拒。每当有好菜转到自己面前,就学着江米的样子狠狠捡下一大筷子。

    聂卫平虽然觉得江米举止有些古怪,但也抱着有便宜不占是笨蛋的心里,以行动充分支持小丫头的一切合理和不合理的举动。

    吴天微微笑着抿着小酒,偶尔跟欧尚碰个杯,说几句吹捧的话。

    欧尚心里滴血,面上却装着一副豪爽的样子。

    话说为了完成小叔交给的任务,他把这个月的工资都奉献出来,还不够这桌席面的三分之一。哎,眼见着快成家立业的人又要跟爸妈张嘴求支援了。

    不过这样宰人不打磕绊的小丫头,就算将来长得再怎么漂亮,欧尚觉得他在没有成为百万富翁以前根本就不敢招惹。因为太能花钱了!

    一顿美食吃完,江米和聂卫平吃的刚刚好。江老太和江小姑却有些吃撑了。江米顺便跟饭店服务员提出,在楼上要一个三人房间,一个两人房间。

    这饭店上面就是旅馆呢,显然这笔钱又是欧尚出。

    江小姑看着桌上还剩下好多饭菜,便有些不舍得,磨磨蹭蹭的不肯走。江米小手一挥,喊了一声“服务员打包!”

    语气像个老江湖,响指打得极为熟练。

    欧尚嘴角抽抽,就觉得自己面对着的这位根本就不是从前那个乡下来的小姑娘,而是经常进出会堂馆所的饕餮老客,不但会吃,竟然还知道打包。

    送几人上楼之后,欧尚赶紧交钱走人。说好4点30分过来接人回青城。

    欧尚一走,聂卫平脸上的笑就忍不住露了出来。

    吴天也跟着摸鼻子做鬼脸。

    心想这位欧警官别看人五人六,却被江米宰了冤大头。也不知道是被江米抓了什么把柄在手里。还是有求于江米的将军外公。

    反正与他们无关,只管享受着就是。

    吴天跟聂卫平住了双人间。江米跟江老太和江小姑住了三人间。

    一走进房间,江小姑就发出啧啧赞叹声。觉得屋子里的床铺白的像雪,都不敢往上躺了。

    江米把她奶扶着在床上躺了,又跟服务员要了山楂水来,让老太太和江小姑喝下,好促进消化。

    瞅着这样落落大方,凡事都能解决的江米,江老太看着不着声色,心里却觉得以后再也不能拿这个孙女当孩子看了。得好好敬奉着啊!

    下午是2点正式考试。中午休息了一个小时后,江米就悄悄起床,打算去叫了聂卫平走着到一中去。反正也不远。

    江米奶却一下子睁开了眼,直个叫江小姑起床,骑车带江米去考试。这样路上就能节省几分钟。

    江小姑一听,赶紧自床上爬了起来。跟着江米的指点去洗手间洗了手脸。虽然有些困乏,却对于送江米去考试这事满脸积极。

    聂卫平那边,吴天也正打算骑了自行车去送人考试。不看着这俩孩子进考场,他心里就不安稳。

    这可是他与这俩孩子最后的师生缘分了。吴天很珍惜。

    江米不放心让奶奶一个人在旅馆里,又不忍心让老太太跟着嘚瑟一趟,再去学校门口挨晒,便让江小姑留下来,让聂卫平骑车带着自己去。

    吴天对这个安排顿时心下有数。原本就觉得这俩孩子关系不一般,现在看来人家是在家长面前公开了啊。于是也不跟聂卫平争着去载江米。

    下午的考试还算顺利。那个叫高新义的副局长没有来,换了一个中年女干部主持现场监考工作。在检查到江米的证明信后,还对江米和蔼的笑了笑,鼓励道:“江米同学,好好考,别着急!”

    这一幕着实招惹人注意,上午负责监考的一个年轻女老师捅了旁边一个男老师一下,哝哝嘴,低声问:“什么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