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41章 要闹哪出

时间:2017-12-16作者:夕风冉冉

    ,!

    因为欧尚的关系,江米和聂卫平得以进入考场。

    今年莱县总共选拔了42名学生准备参加这次全国初中联考预选赛。

    县里教育局非常重视,特意派出一位副局长负责监考工作。

    这位叫着高新义的副局长,年龄大约四十来岁,自恃年资高,级别高,并不把一个刑警队长的面子看在眼里。

    因为江米和聂卫平迟到,加上穿着打扮上与其他学生颇为不同,高副局长就下意识地把二人视为不守规矩走后门来凑数的纨绔子弟。

    黑着脸随手丢了两叠卷子过去,还冷声呵斥了几句。

    “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掺和什么案子?那是你们这点年龄能掺和的吗?不知所谓!”

    案子的事本来就是假的。江米没吭声,聂卫平更是不动声色。

    大体浏览了一遍卷子后,俩人在各自的桌位上开始提笔唰唰书写。

    这次预选赛一共四张卷子,题量大,难度高。考试时间是2个半小时。

    别人已经比他们先答题了10分钟。但当江米完成卷子的时候,时间不过才过去50多分钟。

    江米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见没有什么明显错误,便站起来准备交卷子。

    屋子里监考的老师一共有四位,见江米突然站起来,另一位一中的老师刚想过去问考生需要什么帮助,高新义却禁不住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

    “干什么?”

    江米没吭声,将写满答案的化学卷子举到他眼前。

    高副局长嘴张了张,一把夺过卷子,抬脚就往讲台上走,边走边气哼哼地说:“不自量力!以为自个是天才?哼,我看就是个滥竽充数的……”

    江米装着没听见。把笔装进笔盒后,扭头扫了一眼聂卫平,聂卫平却还有几道题没有做完,用眼神暗示江米先走。

    两人眉来眼去,让高副局长又有了发火的理由,“干什么呢?交了卷子还不赶紧出去?”

    江米抖了抖眉,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心想幸亏这是在莱县的最后一次考试。

    考试卷已经被用袋子封了起来,在场监考的老师也并不知道,他们眼前这个后来让莱县教育局苦苦挽留而不得的少女天才,就这么被他们用恶劣的态度赶出了教室。

    出了教室的门,江米就觉得空气都新鲜了许多。

    深呼吸了几口气后,觉得把刚刚受的窝囊气抛之脑后。

    回头一定要让外公赶紧把学籍从梨树镇转青城去。小地方就是小地方,那些小官僚们有点权力就喜欢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她正拎着笔袋,神情轻松地往学校大门口走,远远就瞧见江老太汗流浃背地蹲在大门外,向着她的方向翘首以盼。

    咳,她奶这是要闹哪出啊?明明旁边不远处就有树荫,干嘛非要在太阳底下晒着?

    江米很无语。按说以她奶干下的那些事儿,江米应该不待见这个老太太才对。可是有着两世为人经历的江米,因为在前世见识过这个老太太凄惨的晚年,这个时候反倒忍不住心起怜悯。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血缘上的奶奶。前世里奶奶虽然对她并不慈爱,在她违背父母意愿考上大学后,她奶还偷偷塞过50元钱给她。那是她所接受的唯一来自江家长辈的经济上的资助。

    “奶,天这么热,您咋不到树荫底下凉快啊?”

    江米小跑着来到奶奶面前。见老太太挪动两下,好似腿麻起不来了,赶紧伸手去搀扶。

    江小姑也赶紧从树荫下跑过来搀扶她娘。

    “大米,你奶真犟,非要在这看着等你出来。”

    “大米,奶想你弟弟了,这些豆包是奶昨天晚上熬夜做的,你带回去给你弟,他就爱吃奶包的豆包……”江老太嘴唇干裂,颤颤巍巍从地上被搀扶了起来。

    汗水流进了老人的眼眶里,蛰得老太太眼睛生疼。

    江老太刚要用脏兮兮的袖子去擦,没想到小孙女却掏出来一块香喷喷的手帕,帮她把眼角的眼泪擦了去。

    “奶,您想我弟了您就去青城住些日子呗。要不等我下午考完了,咱们一起走?”江米接过老太太手里沉甸甸的包袱,心下禁不住感慨万千。

    老太太对她弟那真是疼到骨子里。但凡有口好吃的,无论家里有多少张嘴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总能偷偷摸摸给江小渔留出点来。

    江老太在江米说出邀请她去青城的话后,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去看江米的眼睛。老太太个子本来就不高,加上腿麻罗圈着,这会儿看起来没有江米高。

    抬头去看江米的时候,就觉得江米像是忽然间长大了一样,成了大姑娘了。

    “大米,奶等你,等你考试完了,一起去城里看你弟和你妈,还有你姐。奶做梦都想你们呐。”

    老太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太阳穴突突直跳,却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

    她得把这事儿砸实落了。

    江米瞧出老太太的不舒服。老太太眼都睁不开了,却强睁着,脸色惨白,满头冒冷汗,脉搏细弱,这样子像是脱水加低血糖反应啊。

    赶紧跟江小姑一起扶着老太太坐到大树底下的石墩上。给老太太掐合谷穴,揉太阳穴。推宫活血一番折腾,又让江小姑到对面买了一碗盐糖水,喂老太太喝下去。

    “姑,奶早晨吃饭了吗?”

    “没呐,天不亮就起来忙活篜豆包,又催着我骑着车带她去城里中学等吴天校长一起走。这不,啥也没吃就来了。”

    江小姑自己肚子也饿的要命。可是没办法,谁让她摊上这么一个死犟的娘,她个大姑娘家又不好意思跟吴校长一样,丢下老娘挨饿自己去饭馆里吃。

    “奶,这都中午了,咱先到饭馆里吃饭,等会再找个宾馆您去躺躺。”

    江米自然不能眼见着老太太晕在大街上。再说她手里也不差那点钱。

    老太太在喝了糖盐水后,精神头上来了一些,听到要下饭馆,还要到宾馆,赶紧摇摆着老树枝一样布满疤痕的枯手。

    “奶不去,奶不饿。要去你跟你小姑去吧。”

    老太太这是舍不得钱呢。抠抠索索从裤腰带里掏出来一个手绢包,打开来,拿出几张一块五毛的票子,递给江小姑道:“你带江米去馆子里点份肉饺子吃吧。江米今天还得考试,得吃点好的补补。”

    “奶,我有钱。您也去吧,我请您跟小姑吃肉饺子。”江米见老太太手绢包里各种零碎票子合在一起恐怕也不到十块钱,禁不住心里有些发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