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34章 哭笑不得

时间:2017-12-14作者:夕风冉冉

    路上有木制的长椅,显然是给路人休息所用。然而却没有路灯。

    只有一勾弯月,从茂密的树梢间撒下来微薄月光。

    四周有鸟虫的唧唧声,远处有鼎沸的人声。

    江米就想静静地趴在聂卫平怀里,什么也不想,放松心神,尽情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和幸福。

    聂卫平却没法跟江米一样放松,他一边用手臂护着怀里的江米,一边用警觉的眼神往身后的路扫视。

    果然,等他们在长椅边站定的时候,身后不远处跟踪的人影也站住了脚步。

    聂卫平原本想不着声色地带着江米回到人群密集的广场上去,后来发现跟踪他们的竟然是一个身形不算太高壮的少年,便打消了原来的打算。

    江米这个时候显然也觉察出不对劲来。

    她借着拥抱的姿势,踮着脚,从少年的肩头往后看,忽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郑志伟。”江米轻声在聂卫平耳边出一个人的名字。同时心里嘀咕,这混蛋不在医院里陪床怎么跑这里来了?

    聂卫平嘴角微勾,往后瞧了一眼的同时,低头附在江米珍珠一样圆润的耳边,低语道:“升米恩斗米仇。他这是想报复咱们啊。”

    “打的过他吗?”

    江米用手指在聂卫平略显纤细的腰上摸了摸,没摸到腹肌,顿时心里有些不着低。

    要是聂卫东那厮在就好了。不要一个郑志伟,就是郑家弟兄三个一起上,也不够聂卫东三拳两脚收拾的。

    聂卫平虽然身子骨看起来还算结实,但到底是个少年书生,跟聂卫东那妖孽没法比。

    江米此时还不知道在一定程度上,聂卫东带给她的安全感已经高于聂卫平。

    聂卫平却被她在腰上摸摸捏捏的瞬间弄成了大红脸。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抓住江米捣乱的两只手。

    “别闹……”少年略显沙哑的嗓音在月色下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江米瞬间明白过来。耳尖也跟着有红色漫延。

    聂卫平很快镇静下来。身后的沙沙声越来越近,显然郑志伟有些不耐烦了,急于采取行动。

    因为不知道江米对郑家人到底抱着什么态度。聂卫平于是低声问:“江米,咱们是教训他一顿呢,还是躲着他?”

    “还是,嗯,还是躲着吧。”江米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有些不太甘愿。

    其实江米很想抓个由子收拾郑志伟一顿,可是王氏的三个儿子,已经躺了两个在病床上,这个要是也给干趴下了,王氏非发疯不可。

    俩人着话,便抬脚往人群密集的广场走去。

    跟在后面的郑志伟一见,顿时有些心急,扯了身边的树叶,折叠后放在嘴边,发出一串类似鸟叫的鸣音。

    随着叫声乍落,两个身材强壮的少年,猛然自路前边的树丛中蹿了出来。挡住了江米和聂卫平的路。

    两人手中各握着一根手腕粗细的木头棒子,看那棒子上未去掉的树皮,应该是在公园里就地取材,弄出来的武器。

    “你们要干吗?”江米紧张地握住聂卫平的手。

    聂卫平显然也没想到,郑志伟竟然在青城还能找到帮手。

    现在后面是白眼狼,前面是拦路虎,侧边是茂密的树丛,聂卫平心里暗悔自己大意。从开始就不该把江米往这人迹罕至的路上来。

    “吆,这妞长得可真不赖啊,怪不得这么点就被家里人卖了换钱。”

    其中一个少年手中还拿着手电筒,刺眼的光线照在江米脸上,让江米瞬间有失明感。

    “嘿嘿,老狗,咱们今儿可是赚大发了,想不到十五块钱竟然能弄到这么好的货色,把这妞带回去献给老大……好好玩玩,等咱兄弟玩够了,再卖到水上人家,万八千没得跑啊……呵呵……哈哈,咱兄弟是又享了艳福又发财……”

    没拿手电筒的那个跟拿手电筒的少年不怀好意地耳语了一句。

    江米耳尖,隐约听清了对方的恶心打算。脸立时阴冷下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于王氏母子,江米原本只是不想再惯着他们,给点教训之后,该帮忙还是要帮忙,却没想到,郑志伟竟然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儿来。

    这显然是跟青城流氓团伙勾结上了。还把自己给卖了?真特么的好胆!老虎不发威还当是陪他们玩的hello kitty。

    因为手里没有武器,对方却手持木棒。江米手蠕蠕地摸到聂卫平腰间,手指一勾,就将聂卫平腰上的皮带给抽了出来。

    聂卫平初始见江米摸他的腰,还以为丫头给吓坏了,刚要安慰,却被江米接下来抽腰带的动作弄得懵了一懵。下意识地赶紧用双手将裤子往上提。

    幸亏聂卫平这裤子前开门上的扣子比较紧,才没当场露出里面的裤衩来。

    见江米手拿着皮带一边在手中敲打着,一边主动迎着两个流氓走去。

    聂卫平立时有些哭笑不得,扯扯裤子知道掉不下去,赶紧抬脚跟了上去。

    话谁家女朋友这么生猛?显然丫头是把他的腰带当成武器了啊!

    不过这条皮带还是他爸聂长河单位上发的警用牛皮带,不锈钢钎子沉甸甸的,轮出去当武器,也有一定的杀伤力。

    聂卫平自负从跟外公家的丑爷学过两手,对付两个流氓应该不成问题。便由着江米胡闹,打算见机行事。

    两个流氓这个时候虽然也看明白了江米的反抗意图,却不以为意,笑呵呵地提着木棒站在原地等着江米主动走上前来自取其辱。

    谁料江米刚用正常的步伐走出去不过两步,突然就身如闪电凭空蹿了出去。

    只见一道残影随风掠来,下一刻,就听啪啪两声脆响,两个流氓竟然被皮带抽得打了个旋转后,跌了个狗啃屎。

    棒子甩脱了手不,鼻子和嘴巴撞在地面铺着的鹅卵石上顿时都磕破了皮,俩流氓嗷嗷痛叫着刚想爬起来,不料脊背上就被人用皮带又狠狠各抽了一下。

    再抽特么腰就断了,俩流氓鼻涕眼泪合着血糊了满脸,剧痛之下不得不趴在地上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饶命啊!”

    俩流氓显然是市井滚刀肉,口里讨饶,却各自不着声色地去摸地上滚落的棒子,打算对江米和聂卫平暗下杀手。

    江米琢磨着给这俩流氓再来一顿好抽,出出心中恶气,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从前面传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