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332章 狼心狗肺

时间:2017-12-11作者:夕风冉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聂奶奶做好了晚饭,叫停了聂卫平的刻苦学习。

    “平子,今晚奶奶包了槐花包子,等会你给江米家送些去。”

    老太太说着话,便将十几个白面大包子用白色包袱皮兜了,紧紧系上四角,交到大孙子手里。

    聂卫平一下午没见着江米,这会儿提着包子,一边往江米家走,一边琢磨着等吃完饭邀请小丫头去后面福山公园去散步遛弯儿。

    天气暖和了,公园里晚上游人也渐渐多起来,在路灯明亮的地方,常常会有人跳交谊舞,警察巡逻的身影也时常出现。所以现在晚上到公园去,相对还是安全的。

    不过等聂卫平到了江米家,得知因为郑家兄弟手术,江米这会儿还在医院里,没顾上回家吃饭,刚要将包子交给赵婶往医院去,却被杨博康喊住。

    “卫平,你是不要到医院去?要去就把包子捎过去吧,还有这桶小米粥,配着包子吃刚好。”

    于是聂卫平便左手提着包子,右手拎着盛饭的米桶,极有煮夫范儿地大步流星往医院里来。

    也是赶巧了,刚进医院大门不远,聂卫平就瞧见江米跟在一辆担架车后面从左面一栋楼里走出来,他刚要招手喊,紧接着江米就被李加航一拉一拽抱进怀里。

    聂卫平一见自己预定的小媳妇被人给抱了,只觉一股怒气瞬间从肺腑直冲脑际。

    不过他倒是没有冲动,强压着怒气,快步走了过去,远远的装着没看到刚才一幕的样子,笑嘻嘻喊:“江米!江米!”

    “呀,卫平哥!”江米赶紧挣开李加航的扶持,站稳脚跟后,看着台阶,快速跑下,向着聂卫平迎了过去。

    哼,肯定是李加航这小子趁机捞稻草呢……聂卫平很腹黑地想着。面上若无其事,举了举手里的包袱道:“奶奶刚篜出来的槐花包子呢,让我给你送些来。”

    “哎呀,让奶奶费心了。”中午槐花饺子没吃够,没想到晚上就来了槐花包子。

    江米这会肚子也饿了,看不远就有浇花的水龙头,小跑着过去拧开来,用水洗了洗手。从包袱里拿出包子就吃。

    “这儿有风,要不回家吃去吧。这些拿去给郑家人吃。”聂卫平怕小丫头迎着风吃会肚子疼。

    “我先吃个垫一垫。卫平哥,聂卫东又失踪了,你知道他去哪了不?”

    江米一边吃,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聂卫平脸上的笑意,在江米这句话后,顿时就有些撑不住了。

    他相信江米跟李加航没啥,可是他不敢确定江米对聂卫东没感情。

    江米来青城这段时间,跟聂卫东走得极近。

    而聂卫东那家伙也是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甚至实话当着笑话说,想让自己把江米拱手相让。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聂卫平声音平淡,明显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江米抬头瞅了聂卫平一眼,敏锐地觉察出聂卫平情绪的低落,还以为聂卫平是担心聂卫东那家伙的安危,为了转移少年的注意力,便将自己咬过的包子举到聂卫平嘴边,道:“卫平哥,你也吃,你肯定也没吃晚饭吧。”

    “嗯……”顺着江米咬过的痕迹,聂卫平狠狠咬了一大口包子。

    包子鲜香可口,聂卫平心中因为江米提到聂卫东而产生的空洞霎时被一口包子填满了。

    李加航瞧见江米和聂卫平一人一口地共吃一个包子,脸上变得面无表情,行走间带起寒风飒飒。走在旁边的张健瞬间有种天气突然降温了的感觉。

    望了望身边走过的这位穿着军装的小伙子,又扭回头望了望跟江米一起吃包子的那位,心想,江米这丫头别看年纪不大,长得还挺招人呢。

    现在就这般样貌,长大了就是个红颜祸水啊,还不知道要招惹多少是非。不过人家姑娘背后靠山强硬,一个将军外公不算,这又认了个国医做师父。一般人就算是看上这丫头的美色,估计也没那胆子敢起坏心。

    俩人将一个包子吃完,江米帮着聂卫平提着盛放米粥的保温桶来到病房。

    病房里郑志刚因为麻药渐渐失效,开始哎吆吆地叫唤起来。

    王慧芳心疼地坐在二儿子床边直抹眼泪,却对临床上躺着的郑志国不闻不问。

    好在郑志国那边因为是中心医院第一例变形移植手术病人,院方给安排了经验丰富的护士做特护,而且插了尿管,并不太需要人侍候。只是需要按时翻身,做下皮肤护理,防止肩背部和臀部受压的皮肤发生压疮。

    郑志伟有些不耐烦地从窗户上往外看,扭头看到江米跟聂卫平拎着吃得走进病房,竟然腆着个脸迎上去,伸手就去接。

    聂卫平对郑家几个人的性子不太了解。见郑志伟迎上来,便将包着包子的包袱递了过去。

    郑志伟将包袱拿去床头桌上大开来,见里面只有包子,没有肉菜,就又把期盼的目光望向保温桶,以为里面肯定有烧鸡排骨一类的好吃食。

    毕竟他两个哥哥刚刚手术完,看病人,给病人送饭不都得送点好吃的?

    谁料想等他从江米手中接过保温桶打开来看,保温桶里竟然只是一桶小米粥,顿时嘴里不干净地骂了一声,“特么的也太小气了,怎么只给小米粥?”

    江米一听顿时黑了脸,上去把保温桶盖盖上,提到郑志国床边的床头桌上道:“这米粥也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给你姐的!”

    这都做了变性手术了,郑志国自然就不再是男人了。

    不料郑志伟却因为江米这句话翻了脸,隔着病床指着江米的鼻子就骂:“你个死瘪丫头说啥呢,说啥呢?”

    聂卫平怎么可能看着江米吃亏,收拾收拾包袱,系起来提着就往外走。

    “江米,回家!这是我奶给你包的包子,可不给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吃!”

    “哎!”江米答应了一声。回头对躲在一边的特护道:“姐姐,这桶里的米粥,麻烦你六小时后热给郑家姐姐喝吧。”

    外科需要麻醉的大手术一般都是六个小时后才能吃饭喝水。据说是怕引起呕吐反应,造成肺部感染啥的。这些江米多少懂点。

    “哎。等到点了我一定热给他喝。”特护赶紧笑着应了一声。她可是被张健主任专门叮嘱过,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位小姑奶奶。

    王慧芳原本还在那里坐着拿乔装样,她小儿子嫌弃饭食不好的时候,她自个心里也正不满意呢,眼见就连包子也没给留下,顿时有些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那个,小李,他怎么把咱们的包子给拿走了呢?”

    王氏求助地看向李加航。

    李加航却面无表情地道:“既然手术完成的都很顺利,我这就回去汇报首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