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96章 触目惊心

时间:2017-11-29作者:夕风冉冉

    江米可不知道王刚对她存了这样的心事。让老干部用药材泡完脚后,瞅着已经离饭后过了半小时,便又端了热水,让杨博康把准备好的药丸吃下去。

    “丫头,今天这样就成了,你今儿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见江米拿出银针来,打算给他行针,杨博康赶紧摆手阻止。他可不舍得把这小帮手给累着了。

    “没事外公,给你扎上针后,半小时我就回去睡。”江米笑着道。

    见丫头坚持,老干部只能听话地按照指示脱了外衣,躺在床上。

    “那个外公,留一条大裤衩,其他都脱干净!”江米再次吩咐道。

    “啊?要都脱了啊?”杨博康有些别扭,想想当着自家外孙女,赤着上身也没啥,不过躺床上后,老干部又嘱咐了一句,“丫头,这也就是外公,别的男人咱可不能这样啊。”

    “哈,外公,您还是个老封建啊。大夫眼里那分什么男女?一视同仁呐。”

    江米说着话,将银针从消毒酒精里取了出来。捏起了一根银针,刚要往老干部穴位上扎,却看到了老干部身上触目惊心的疤痕,心底不由颤了一颤。

    “外公,你这受了多少伤啊,尽是疤,都没好皮了。我听说你们这样的老革命身体里往往留有子弹,你身上不会也有吧?”

    说着话,江米按了按老干部腰上靠近脊椎处的一道大疤。老干部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急声道:“丫头,那位置不能用力按,里面就有炮弹碎片……”

    江米赶紧松开手,眼睛瞪圆了问道:“真的假的?是脊椎上吗?”

    也只有在这危险紧要的地方,弹片才会无法取出来。

    “嗯,军医说,要取出来就有瘫痪的可能,最后就没取……”杨博康道。

    怪不得老干部走路老是给人一种不得劲的感觉,原来是腰椎受了伤。这个位置的弹片取出来有可能瘫痪,可不取出来显然也不会好啊。

    因为腰是人体活动的关键部位,一个不好,这弹片钻进脊髓腔,那也照样得瘫痪,而且还会导致髓腔感染,进而脑腔感染,引发生命危险

    “外公,你到京城请专家看了吗?”江米问。

    像她外公这样的高级军官又不能轻易出国就医,只能在国内治疗。而目前国内,外科技术最高的地方应该是京城吧。

    “就块弹片而已,上什么京城啊……”老干部一副无所谓的口气。

    也就是说根本没去啊。她这个外公对待自己身体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呐。

    江米眼珠转了转,一边在伤疤周围扎针一边道:“明天去中心医院拍个x光片吧,这样我扎针也有数。”

    别说,江米几针下去,弹片部位引发的刺骨疼痛明显得到缓解。杨博康舒服地哼哼了一声。

    老干部对外孙女的本事心生叹服,听话地道:“好,听你的。明天我先去拍片子再去工地。”

    经过江米的治疗,杨博康很难得地睡了一夜囫囵觉。

    早上起来,老干部神采奕奕,不等吃饭,就趁着出去散步的功夫把腰部的x光片拍了,拿回来给江米。

    看着那片大约指甲盖那么大的弹片,角度非常刁钻,已经有部分进入脊椎腔内,压迫脊髓,江米禁不住神色紧张起来。

    现在这个样子,老干部应该制动了,不然等弹片全都钻进脊椎腔,再手术就麻烦了。

    “外公,您不想着以后瘫痪在床拉屎拉尿都得人侍候着吧?”

    江米觉得不能再让老干部由着性子来。

    杨博康赶紧摇头,道:“不想,一点都不想。丫头,外公的情况真就那么严重?”

    江米将x光片朝向光源,指给杨博康看。

    “外公,你看,这块亮的就是弹片,已经快钻进脊椎腔里去了。而且已经压迫到脊神经。你现在是不是有腿脚发麻不听使唤的情况?”

    “最近左腿是有些发麻不听使唤。”杨博康认真看着那片在南疆带回来的弹片,眉头拧了起来。心里知道自己的伤情必须去北京治疗了。

    其实上面有安排他到北京去手术,却被他给拒绝了。当时他以为军医是危言耸听,自己的情况不会那么严重,就不想给组织添麻烦。

    如今,不想添麻烦也得添了。他可瘫痪不起呐。若是他一个人还好说,如今可是有一大家子人指望他照顾呐。

    江米这孩子虽然能干,可到底是个孩子。若是自己不成了,这个没有背景的孩子越是能干,越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

    中国有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出条的人才,在比寻常人获得更多机遇的同时,也会比寻常人遭遇到更多危机。

    杨博康让王刚开车拉他去工地。

    他打算抓紧时间把除教学楼之外其他建筑的图纸规划敲定下来。

    现在学院建设基本以他的意见为主导,欧阳昆为辅助,只要把这些主要的东西都确定下来,就算他不在,有欧阳昆这个坐地户盯着,潜艇学院的工程照样会按期竣工。

    他相信,即使他这个一把手不亲眼在一边监督,欧阳昆也不会允许有人在其中动什么手脚,弄出什么豆腐渣工程来。

    毕竟这是有关国防教育的大事,和民用建设不在一个政治层面上,万一真出了事,所有参与建设的人都逃不了军法处置。

    杨博康前脚刚走,聂卫东就提着一个大纸袋子登门。

    江米正打算找地方打电话给聂卫平,见聂卫东来了正要开口让他帮忙,就见聂卫东把袋子往她面前一递,道:“江米,给。”

    江米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伸手接过来,低头打开袋子,扒拉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一套白色秋衣秋裤,和牛仔服。

    跟昨天穿聂卫东的那两套衣服几乎一个款式。

    江米不由有些疑惑地看向聂卫东。

    见小丫头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向自己,聂卫东就觉得心头怦怦怦地急跳,又紧张又软酥,故意装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道:

    “小舅买给我的,我穿着小,估计你穿合适。就给你拿来了。别浪费了。能穿就穿。对了,今儿要不要去商店再买几件?”

    “哦,那谢谢了啊。今儿还有别的事,先不去商店了。你衣服我还没来得及洗呢。正想出去打个电话给你哥,让他通知赵婶到青城来。”

    江米把衣服拿出来抖了抖,果然比聂卫东那套要明显小。就大大方方收了下来。

    牛仔服不分男女,男装女的一样能穿。她正喜欢那套衣服的颜色和款式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