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93章 甚感欣慰

时间:2017-11-29作者:夕风冉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报告首长,今天是3月30号。”王刚一边打方向盘,一边正色回答。

    “哦,下周就是清明节了。小王,帮我记着点,下周五往老郑的老家去趟,去接一下他的爱人和孩子,然后咱们一起去南边看看他去。”

    杨博康口中的老郑就是在前线牺牲了的师参谋长郑志英。

    想着老郑的惨死,以及撇下的妻儿,杨博康胸口跟堵了块石头似的,沉甸甸的坠疼。

    老郑临死之前可是提过要求,让自己帮他照顾下妻儿。

    他也就刚从前线回来的时候,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只能委托武装部的人,给老郑家里捎去了老郑的一套穿过的军装,和一笔抚恤金,至今还没能去亲问。

    想着血洒南疆的老郑,杨博康觉得愧疚的慌。

    可他杨博康到底是个凡夫俗子,没有三头六臂,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等以后,等女儿一家情况好转,他再想法把老郑一家从乡下接出来。给他妻子找个轻快点的工作养家糊口,让三个小子能够顺顺当当把书念完。

    江米听着外公话里的意思,似乎下周要去南方祭奠牺牲的战友。不由替外公的身体发起愁来。老干部目前的身体状态,根本不适合长途跋涉。

    “外公,你以后尽量回家吃饭吧。我帮你抓紧时间调理下身体,除了药膳,再加上针灸和按摩。”

    “哦,你还会针灸和按摩?丫头,外公这一百多斤以后就交给你了啊。”

    杨博康眉眼弯弯,笑着应道。

    针灸和按摩技术,江米原本不想展露出来。她怕展露的太多会被人当成妖孽。

    也就是在李腊梅昏迷不醒的时候,她悄悄用过。李腊梅醒了后,她就把那副特制的银针藏在了药王石枕里。

    可是外公的身体却容不得她再有私心。

    妖孽就妖孽吧,好在她外公又不是从小跟她生活在一起,并不知道她的一些具体情况,她可以依旧把这些技能归到柳眉教授上。

    车子一停,江米并没有矜持地等着她外公叫她才下车,而是率先打开车门从车上敏捷地跳了下来。怦怦去敲门。

    小丫头干净利落没有二话的表现,让杨博康甚感欣慰。

    这孩子的作风他喜欢。从这孩子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敢爱敢恨美丽活泼的女匪……

    “杨书记!杨书记!”

    江米正敲着门呢,就听身后传来司机王刚的惊呼声。

    江米猛然回头,恰好看到外公杨博康扶着车门身子软软地往地上倒的一幕。

    “外公!外公!你怎么了?”江米赶紧飞跑过去。王刚已经过去将杨博康从地上搀扶起来。

    “快,扶我外公上车,去医院!”

    王刚在江米的帮助下将杨博康背着送上车后座。刚要去前面开车,就听缓缓醒过来的杨博康沙哑着声音道:“别,别去医院。我可能是低血糖……”

    “外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你这样,万一有啥事怎么办?”江米声音里透着恐惧。她很担心外公身体隐藏了什么大毛病。

    “上个礼拜刚在疗养院做过检查,说我有糖尿病……”杨博康一边费力说着话,一边挣扎着伸手往口袋掏去,江米赶紧帮他忙。

    从杨博康口袋里竟然掏出几颗大白兔奶糖。知道外公不会骗她,江米剥开外层的包装纸,将里面的糖块放进杨博康嘴里。

    湿冷的虚汗从老干部面部和肢体皮肤上渗透出来。

    江米一边帮着擦拭,一边把住老干部的右手试了试脉,眉头不由紧紧皱起。想不到外公的身体竟然虚弱到如此地步。

    “还去不去医院了?”王刚从驾驶座上扭身往后,紧张地问了一声。

    “不去,我吃几块糖,躺一会就会好。”老干部用尽力气把奶糖很快咀嚼着吞咽下去。江米赶紧又剥了两块一起塞进他嘴里。

    三块奶糖下肚,老干部的脸色微微好了一点。

    “外公,你们晚上是不是没吃饭哪?”江米问。

    “是啊,杨书记今天中午就吃的少,晚上又去酒店辞掉了市府办设的宴席,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呐。”王刚自己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了。

    屋子里,江小渔正满脸黑灰地蹲在灶间帮着烧火,等江朵下挂面。听到敲门声,刚要起来去开门,却被江朵一把按住肩膀。

    “等一下,你看着灶火别烧出来,我去看看。”

    江朵从灶房里抽了一根树棍拿在手里,小心翼翼挪到院子里,侧耳往院门的地方听了听。敲门声却忽然停了。

    “谁?谁在外面?”江朵抖着声音问。

    发生了今天的事,江朵早就后悔跟李腊梅说江米小话了,弄得家里现在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她妈开始大约以为有了外公就用不着她妹了。也不想想,她外公整天忙工作,哪里顾得上照顾她们呐。

    她希望外公能够早些把她妹给找回来。可这会外面忽然没了动静,难道是坏人来试探?

    江朵蹑手蹑脚,顺着墙根溜到门口,扒着门缝往外看,刚好看到江米和王刚两个把晕倒的杨博康往车上抬的一幕,顿时吓得慌了神。

    原地转了一圈后,方才将手中的棍子仍在墙角,抖着手上前打开了街门。

    “江米,外公怎么了?”好不容易有个当将军的外公,可别轻易给挂了啊?江朵一脸紧张地捧着大肚子顺着敞开的车门往车里望。

    “没事,外公是低血糖发作,给饿晕了。家里有没有做饭,赶紧让外公吃上饭就没事了。”

    见杨博康吃过几块糖后,已经不再浑身湿冷的冒虚汗,江米心下方才断定,外公真是低血糖发做,不由舒了一口气。

    江朵听到杨博康是因为没吃饭饿的这样,急忙道:“我正要下挂面呢。我这就回去下。”

    说完,就像只企鹅一样,摇摇摆摆往院子里跑。

    “姐,你跑慢点!算了,你别整了,等会我做饭吧!”

    江米跳下车,叮嘱了王刚几句后,又把聂卫东给的大饭盒和自己的脏衣服提下车。脏衣服顺手扔到院子里,打算明天洗。要不是现在这个家还太穷,她都想直接扔到门口的垃圾箱里。

    小鱼儿正忐忑不安地在灶房里烧火呢,一抬头看到他二姐走进来了,小嘴扁了扁,哇地一声哭开了。“姐,你怎么说走就走呐?你又不要小鱼儿了!”

    “好了好了,姐就是出去散散心,又不是不回来了。”江米急忙哄了几句,将大饭盒打开给江小渔看:“瞧瞧,姐给你带回什么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