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89章 家庭煮夫

时间:2017-11-29作者:夕风冉冉

    开始把江米做实验当成小孩玩闹的柳春平,也被江米的这种专注所感染,渐渐由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

    时间过很快,等聂卫东抬起手腕看手表,方才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到了下午三点多了。他们中午还没吃饭呐。

    担心把这俩人给饿坏了,聂卫东喊了俩人一声。那俩人却不耐烦地回瞪他一眼,继续在那里观察老鼠。

    好吧。这种时候,他只能做好后勤服务。让这一老一少别给饿坏了。

    出了地下室,聂卫东到厨房里找到了奶粉、鸡蛋和白糖,用烤箱简单做了两碗蛋羹。打碎成奶昔后,又找出来两只大的吸管插进蛋羹里,端着进了实验室。

    “谁让你不经消毒就拿了东西进来的?”

    柳春平不但不感激外孙端来了食物,反倒有些火冒三丈。

    也不管柳春平在那里吹胡子瞪眼,聂卫东端着碗,将吸管塞进江米小嘴里,让江米不用动手就能吸到奶昔。

    这投喂动作看起来十分熟练,柳春平在一边气得干瞪眼。

    老头儿到底顾忌对方是自己外孙,加之担心弄脏了实验室,才没将奶昔扣到聂卫东头上,气哼哼地走出了实验室。上去找食吃去了。

    两碗甜香滑润的奶昔都下了江米肚,丫头小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猫咪被挠痒痒挠舒服了的陶醉模样。好看的眼目弯成了两枚月牙儿。

    聂卫东禁不住弯起了唇角。小心翼翼问:“好吃吗?”

    “唔,还不错。”江米眯着眼,一边机械吞咽,一边点了点头。

    不过两碗奶羹吸完之后,小丫头又进入不理人的科研狂模式。

    聂卫东虽然有些为之叹气,却不再觉得自己无用。

    这个时候。他只要照顾好小丫头的一日三餐,就是最大的成就。

    端着碗往外走,聂卫东方才想起,江米外公的吉普车还停在柳家别墅大门口。

    欧阳昆这个时候刚好亲手提着一包点心到柳家来拜访来了。

    “呵,卫东,这是要去哪啊?咦,杨书记的车怎么停在这?”

    欧阳昆瞅见了江米外公的吉普车,显然对这辆车他十分熟悉。

    聂卫东没法说这车是自己王刚手里抢来的,指了指大门里面道:“欧阳将军,我外公在吃饭呢,这会儿只怕他不见客。”

    “怎么才吃饭?这都,哦,三点半了啊。算了,我今天暂时不找你外公了。这车是你开来的?”欧阳昆见聂卫东拎着把钥匙往吉普车走去,不由提着点心也跟到了车边。

    “啊,是啊。”聂卫东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座。

    没想到欧阳昆也拉开了后面的车门,跟着坐了上去。

    “呵呵,赶巧了。正想去拜访下杨书记呢。卫东,不介意顺路捎我一程吧?”

    你都爬上来了我还怎么介意?聂卫东心里哼了一声。却到底不敢给这位脸色看。将来要真考进潜艇学院,当了潜艇兵,得罪了这位,那小鞋穿的还不溜溜的。

    一路静默无语。

    欧阳昆虽然满腹疑问,最终却也没问聂卫东为什么会把杨博康的座驾给开出来了。

    这小子明显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不满十八岁,根本不可能有驾驶证。杨博康那人绝对不会让一个未成年开自己的车,八成这车是偷偷开出来的。

    不过,这小子跟杨博康是什么关系呢?

    聂卫东架势技术十分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开车。

    欧阳昆也大胆,明知对方没有驾照,竟然不动声色坐在后座上。

    车子在福山南路121号门前往北拐了个小弯停了下来。

    王刚一直在大门口等着这车的影子,嗓子都给急的冒烟了。要是聂卫东晚上之前还不把车还回来,他就要报警了。

    其实一开始他就想报警,是杨博康得知情况后给压了下来。

    杨博康想着江米在李腊梅那吃了气,让聂卫东开车拉着出去兜兜风也好。因为李腊梅一直闹腾,他愣是忘了聂卫东未成年没驾照这一回事。

    等和王刚做了午饭,侍候一家人吃饱喝足,李腊梅也不哭了,杨博康方才想起这事来。心里不由担心起来。开始坐立不安。

    心想要是等会再不见人影,就让王刚报警找人。

    就听王刚进院禀报说欧阳司令员来了。

    杨博康惊讶了一下,想不到欧阳昆在青城能量这么大,这么快就查到自己的落脚点,等他迎出去,看到聂卫东的时候,心里顿时恍悟,对方只怕是这小子给引来的。

    “哎呀,杨书记,没想到你住在这里。这小院儿不错,接地气。”

    欧阳昆一边打量,一边笑嘻嘻道。

    “哪里哪里,让欧阳司令见笑了。这院子是我闺女一家住的,咱那学院不是还没建成嘛,建成后我这老头子自然要搬学院去。不然整天来来回回的折腾,骨头也得折腾散架啰。”

    杨博康不明白欧阳昆今天来家里的目的。瞟了一眼聂卫东后,将人让进了堂屋。

    “那个王哥,等会你跟杨爷爷说一声,江米现在住在我外公家。”

    江米不在这院子里,聂卫东是一会儿也不想在这院子里呆。

    将车钥匙还给王刚后,立马撤退。

    回去路上,先给江米买了糖炒板栗,等见到海边小货运码头上有卖新鲜鲅鱼的,又卖了两斤鲅鱼准备晚上给江米包鲅鱼饺子吃。瞅瞅有张牙舞爪的螃蟹和到处乱蹦的大虾,又各买了一些。

    这会儿的聂卫东,不像个十六七岁的稚嫩少年,倒像个熟通厨艺的家庭煮夫。而且出手大方,不管贵贱看好就买,这让卖给他渔货的大爷大婶们十分稀罕。

    聂卫东心里只琢磨着家中那个女人最喜欢的吃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议论他。现在海域没有污染,那些海鲜只要是新鲜的,价格上小贵一点就小贵一点。这时候的老百姓胆量小,买东西还不敢贵得太离谱。

    海鲜海鲜,吃得就是一个鲜劲儿。

    一路走,一路买,回到柳家别墅,聂卫平十根指头上已经挂满了袋子。

    “吆喝,孙少爷今天怎么这么勤快了呐?啧啧,媳妇儿来了就是不一样啊!”

    前来开门的吴老怪,把称呼从臭小子上转回孙少爷,让聂卫东听着有些惊悚,不知道这老家伙肚子里憋着什么招。

    “师父,这不是今儿周末嘛。给大伙儿改善改善生活呗。今晚徒儿下厨,让师父尝尝我的手艺。”

    “呵呵,臭小子,你还能下厨?你不会是想下耗子药吧?看你这么闲,为避免你闲出毛病,明儿起你给我去岛上呆着去。放心,家里有张婶,饿不着你小媳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