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85章 越刺激越好

时间:2017-11-29作者:夕风冉冉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啊丫头,我带你走!”

    聂卫东此时也被李腊梅给气狠了,又心疼江米,哪有不答应江米的道理?发觉江米身上仿佛被抽干了气力,赶紧矮身下去,一揽就将江米背了起来,转身就往院子外走。

    王刚刚停好车,拎着把车鈅匙进来,却被聂卫东手疾眼快,手指一勾,就把车钥匙夺了出来。

    “王哥,借用下车子!”

    说完,不等王刚反应过来,聂卫东已经三步两步跨出了大门,将江米往后车座上一塞,拴上安全岛,关上车门,攀上驾驶座,钥匙一拧,眨眼功夫,就把车发动起来了。

    “哎!你?你怎么把车开走了?”

    王刚反过味儿来,跑着撵了几步。就见自己驾驶的那辆吉普车如插上了翅膀一样,风驰电擎往海边开去。

    腥咸的海风从车窗外扑面而来,江米的眼泪瞬间被这风吹干在脸上。

    这种极致的飙车速度,会让人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江米心中的郁闷和愤怒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宣泄。

    看着小丫头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聂卫东的车速也跟着慢慢减缓。

    “丫头,我今儿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聂卫东柔声问。

    “好。”江米淡淡应了一声。

    对青城她再熟悉不过,不觉得会有什么更好玩的地方,这么应着,只是因为她不想回家。不想面对那些所谓的亲人。

    车子沿着环海路往东开去,经过一片旧了的洋房,码头,青城开发区,再往东北方向走下去,就到了郊区。

    一片片低矮的农房尽头,是一排排红色的砖房,一大片广阔的操场,有军绿色的卡车以及操练的士兵在操场上行驶奔跑。

    马路上已经不见行人,或者说看不到普通老百姓,显然已经进入军事管辖区。

    江米想着聂卫东肯定会在前方某个哨卡前碰壁,然后往回开,或者往别的地方去。谁料,这车子竟然在连过路边两个流动哨卡后,畅通无阻。

    “聂卫东,别往前开了。”江米这会儿才想起来,聂卫东开的这辆车挂着军用车牌,是她外公的座驾。

    “没事。”聂卫东唇角边却勾起一抹神秘莫测的笑意来。

    眼看着第三道哨卡在望,江米懒得管这家伙,心想就算是军车,也不可能就这么松懈。

    果然,这道哨卡旁边的公路上有铁丝网设成的路障。看到有车辆过来,岗亭一名士兵背着枪走了出来,另一名士兵在里边荷枪警戒。

    “通行证!”透过车窗,士兵一双眼睛带着透视性,在聂卫东和江米身上扫过。当他看到车内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姑娘时,眉头不由皱了皱,眼中警惕性越发浓烈。

    这车子的牌照明显是基地司令部的车,里面坐的怎么会是俩孩子?

    “吆,今儿咋不问口令了呐?”聂卫东可是清晰记得,他被绑架那天,这道哨卡是问口令的。

    “白天通行证,夜间加口令。”

    主要是通行证上有照片,有号码,可核对,也可查询。口令是因为晚上视野不清,先得辨清是自己人,方能让人靠近哨卡。

    士兵见聂卫东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一边伸手要通行证,一边对岗楼里打了个手势。

    刚刚在里面端着枪的士兵,哗啦一声拉上了枪栓,对着聂卫东的脑袋瞄准,做出射击前准备。

    “聂卫东,你能不能别玩了,赶紧离开这里!”江米急声道。

    都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了,这混球怎么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呐?

    “给,通行证!”聂卫东也知道在这些哨兵眼里,一是一,二是二,没有通行证,说破天你也别想过去,敢硬闯就得有被一枪轰死的准备。

    少年两根手指上捏着一根丝线编结的黑色细绳,绳子垂下来的末端是一枚亮银色的子弹。

    那战士见聂卫东所谓的通行证竟然是一枚子弹,顿时一个箭步往左侧一退,背上的冲锋枪哗啦一下指向江米的脑袋。

    “哎哎哎,这真是通行证,不然你打电话问问欧阳无敌少校,是他请我来的。”

    前几次到岛上,聂卫东都是跟着丑爷坐欧阳昆调拨的直升机直接上的岛,这一次带着江米,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但仗着跟欧阳无敌已经打出来的交情,他想报出人名,打个电话这哨卡应该也能过。

    这个地方,是他后期经过判断,感觉是岛上到外界汽车行驶的唯一通路。不应该不知道欧阳无敌这人的名字。

    果然,聂卫东一提欧阳无敌的名字,士兵瞬间将枪口抬高。

    “报上你的名字?”

    “聂卫东。”少年脸上显出严肃的神色。

    岗亭里的战士,一手端枪,一手拨电话,很快电话拨通,对方问了几句后,战士望着聂卫东的容貌,细细描述。

    几分钟后,岗亭中打电话的战士将枪收了起来,对着聂卫东一摆手。

    “上面有令!让他通过!”

    岗亭下的士兵立刻收枪,还歉意地向江米打了个敬礼。

    这要是寻常小姑娘,被人突然用枪指着脑袋,非得吓苦或者吓尿不可。可这是他职责所在,就算知道会吓着人,也不得不这样做。

    聂卫东回头看了一眼江米,见小丫头眼中除了好奇,并没有被吓到的神色,不由露出一抹欣慰笑意。

    他带她就是来找刺激的嘛,当然越刺激越好。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忘掉那些来自亲人的伤害。

    路障在士兵的敬礼中,慢慢缩向一侧,露出能容一辆车的距离便停了下来。

    车子过了岗亭之后,进入一片树林。道路两边草木繁茂,这个时节,嫩黄色的迎春花刚开,松树泛出生机勃勃的嫩绿,楸树枝头的叶儿刚刚从芽苞中伸展出娇嫩的小手,红红的,像珊瑚一样,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看着就让人心情好。

    聂卫东知道,在这片茂密的树林里应该隐藏着无数的哨兵,正埋伏在那里紧紧盯着自己这辆车。

    因为这片林子虽然茂密,却没有鸟儿的叫声。鸟儿应该都让人给吓跑了。

    过了树林,前面山体忽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庞大桥洞,洞口是矩形的黑色花岗石垒就,阳光照射在上面,仿佛被无形中吸去了一般。让人禁不住心头凛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