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81章 早恋的苦果

时间:2017-11-16作者:夕风冉冉

    “我说,这药汤混着呢,我眼神没那么好,看不到的。”

    江米语气中透着无奈。

    话说她才是黄花大闺女呐。这两只弄这么一副表情算怎么回事?

    忍着气,伸手在俩“黄花大闺女”堤防眼神中,试了试浴缸内壁的温度。

    这里面要是泡的小鱼儿,她肯定早把手直接伸到水里试温度了,可这俩货,还是算了吧。他们害羞,她还嫌膈应呢。

    简单地说了说呼吸吐纳方面的注意事项,江米就在旁边点了一支香,指着这支香对这两只道:“看到没,香燃完,你们就结束药浴!”

    说完,关门走人。她才懒得在屋子里呼吸俩人的洗澡水蒸气。

    出了屋子,江米走出一楼,来到后院,院子里月洒银辉,照的整个院子纤毫毕现。

    也只有这会儿,江米方才能静下心来打量院子里的一草一木。

    不知不觉,春天来了呀。

    院子西南角上的那棵柿子树已经开始鼓出芽孢来了,看样子不日就能发芽。空气中散发着幽幽草木清香。

    默默计算着要回莱县去参加竞赛的日子,算来算去,也不过剩下二十来天了。

    如今在青城也算按下家了,下一步便要抓紧时间复习下初高中数学化学知识,以最好的状态迎接竞赛的到来。

    想着自己曾经答应过梨树镇中学副校长吴天,必要考出一个好成绩。所以江米一点也不敢托大。就算是她拥有一个博士水平的脑子,她也担心别阴沟里翻船。

    “外公,水凉了就让小鱼儿出来。”江米在门外叮嘱了杨博康一声。

    等听到杨博康回应后,江米方才进了北面正屋,在正间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喝下去润润嗓子,刚想往西间里躺炕上歇息一下。

    就听李腊梅叫她,“江米,你过来!”

    “妈,咋了?要方便吗?”江米赶紧放下水杯走过去。

    李腊梅却冷着脸不悦地哼了一声,“等着你,你妈还不得给屎尿憋死?叫你半天你也不应,你姐先头扶我小便过了。”

    “哦,我刚刚在前头给加航哥和王哥熬药汤,外公让弄得。”江米赶紧解释了一句。

    “说你一句你就有一百句顶着。你是个姑娘家,别整天跟些小子胡混!”

    李腊梅声色间有些尖酸刻薄。

    这是许久以来没有的情况。以往每当江米来侍候她吃饭吃药,翻身大小便,李腊梅都是满脸歉意,或者眼泪汪汪,可怜兮兮。

    今天这么强硬倒是是因为啥?难道因为有外公撑腰的缘故?

    江米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

    她照顾她们吃喝拉撒睡,却不惯她妈和她姐歪歪毛病。就算她外公是首长,若是她妈和她姐不知分寸地闹妖蛾子,她一样收拾。

    见江米阴了脸,李腊梅眼皮子禁不住一跳。奔到嘴边的咒骂立即咽回了肚子。

    这会儿她方才醒过神来。虽然她认了亲爹,亲爹还是了不得的大官,但这些能唬得住外人,对江米这丫头显然没有用,而且这个家目前还得依仗江米这死丫头里里外外操持呐。

    唉,江朵什么时候能赶紧利索起身子来啊。那个时候她就不用看江米脸色过日子了。

    “江米,妈是为你好。你说你跟小李子他们走的这么近,卫平知道了心里不得犯膈应啊?”

    李腊梅立时转变态度,一副我全是为了你好的样子。

    一听卫平俩字,江米眼中有亮光突地一跳。

    聂卫平?哦,不过是分开一日,她倒是真有些想他了。不知道这家伙还会不会依然坚持今年夏天就去当兵。

    想到这里,江米忽然想起,她竟然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就连药浴强体,她竟然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也没有给他试过。

    江米在青城想着聂卫平。聂卫平此时正在梨树镇的家中想着江米。

    他手里拿着一份化学卷子,却在想着江米。

    想着江米离的那么远,手头也没有太多学习资料,担心江米在下月的竞赛考试中会失利。

    今天白天,他第一次在课堂上走了神,看着老师的嘴巴张张合合,他竟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江米。

    上初一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就再三告诫,说早恋会影响学习,害人害己。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早恋。不过当他遇上江米时,那种爱慕之情已经自然而然发生,根本就无法用理智约束。

    但是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因此影响了彼此学习啊。反而因为有江米做比较,他学习上更加刻苦。然而现在他终于品尝到了早恋的苦果。

    为什么会上课的时候神思不属?甚至现在都没有心事写卷子?

    无非是因为跟江米分开了啊。

    这么一想,聂卫平忽然觉得,他应该把搬家到青城去的事提到日程上来。

    当然,目前还是暂时安下心来,把竞赛的事弄完再说。

    刚刚提笔写了一道题,客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响了两声后,他妈柳眉女士接了电话。说了不到两句就听他妈喊了他一声。

    “喂,平子,你弟的电话!这臭小子,问他啥时候回来他还不耐烦了!”

    聂卫东打来这个电话显然没按好心,除了向他哥汇报了一下自己今天帮着江米弄了好几坛子泡菜的丰功伟绩外,着重向他哥强调了江米身边出现的李加航和王刚。

    俩小伙长得很帅,很得杨博康看中,一个二十,一个才十七。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前途无量。

    聂卫平越听脸越烟,当他听说,这俩人晚上都住在江米家,与江米朝夕相处,聂卫平抓住电话的手背青筋都鼓起来了。

    他弟纠缠江米他还能忍受,毕竟那是他弟,可是那两蹦出来的兵哥哥也在江米身边打转,他就有些不能忍受了。

    他可是知道,现在的小姑娘个顶个迷恋军人。虽然江米不说,但当他说他要去当兵的时候,江米眼睛里迸射出的异彩,也透露出那丫头其实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军迷。

    不然一个小姑娘家,怎么那么关注前方军人打仗的事。而且一说起来,还头头是道,神采飞扬。

    不行,不能等了,还是抓紧时间促使他爸妈搬家青城为第一要务。

    听他哥在电话那端呼吸都变了频率,显然已经心乱了,聂卫东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