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77章 男女搭配

时间:2017-11-14作者:夕风冉冉

    杨博康今天要会同青城海军基地司令员兼潜艇学院代理院长欧阳昆,以及青城市长顾兆等军政两界要员,进行潜艇学院最后的选址确认及边界测量工作。

    带走李加航和王刚,杨博康主要是担心自己到时候有事儿缺人手使唤,当然潜意识里,他也是担心,初来乍到,在众人面前跌了气势,不利于今后工作开展。

    所以仅有的两名亲随,他今天都要带出去。

    杨博康临走前,悄悄叮嘱家里仅剩下的小男子汉——江小渔,让江小渔好好看家,不许贪玩。尤其要跟在他二姐身边帮着干活。

    其实老干部就是想在聂卫东和江米之间安插个小间谍,大灯泡。

    原本江米昨晚临睡前听外公说,今天得带李加航和王刚都出去忙工作,想着小鱼儿又帮不上多少忙,以为自己今天光处理泡菜就得累个半死。

    如今可好,来了个自投罗网的聂卫东,江米怎么可能放过他?自然是将这厮给指使的团团转。

    用盐初步腌制了一夜的嫩白菜已经变软,并出了大量水。江米知道,只有使白菜的水分充分渗出,在下一步腌渍的过程中菜叶才能与酱料融合得更充分。

    吩咐着聂卫东将白菜渗出的水倒掉不用。接下来,又让他去井里提水,用井水冲洗白菜。洗完后轻轻挤出多余的水分,并静置着沥一沥摆在帘子上。

    将洗干净的胡萝卜、梨、苹果去皮,用擦子擦成丝,用盆子盛装。又将蒜和姜去皮,擦成蒜泥姜末。为了更好的提味,江米还在里面加了韭菜茬和葱白碎,和辣椒粉、白砂糖、和少量盐混合。

    又将沥干的大白菜平铺在砧板上,用干净的纱布洗去叶片上残留的水分。将菜叶平铺。舀上酱料,用手均匀地抹在菜叶上。

    聂卫东瞅着江米一双小手被酱料染成了红色,尤其那酱料里还有大量辣椒,担心小姑娘辣坏了手,赶紧上前取而代之。一层层地仔细给菜叶涂抹上酱料。

    不过涂抹了十来颗后聂卫东自己也有些受不住了。辣椒汁水沁泡的指间嫩皮火辣辣作疼。赶紧在清水里洗了洗。拔脚就跑去东边不远的中心医院去买了几副医用无菌乳胶手套回来。

    戴上熟悉的乳胶手套,隔绝了酱料里辣椒素的侵袭,聂卫东仿佛登上手术台为病人手术一样,脸上神色专注,修长手指上下翻飞,动作轻柔快捷,如同抚摸情人一般,在每一片菜叶都轻盈均匀地抹上酱料,然后根据江米的指挥将大白菜从根部朝尾端,向内卷起。

    最后将卷好的大白菜,一一码入大瓷缸中,用塑料纸密封了,盖上木板盖儿,压上鹅卵石。

    “姐,我们今天早上不是就吃的辣白菜吗?干嘛还要封起来?”江小渔瞅着她姐和卫东哥的动作有些不理解。

    “现在可以吃,但三天后吃味道更好,会带着发酵后的酸香味。那个时候吃,会更开胃。”江米一边干,一边解释了一句。

    “我还是喜欢这不酸的。江米,都给你家扛了半天长工了,你看是不是送点辣白菜做工钱?”聂卫东厚皮赖脸地张嘴跟江米要。

    江米本来就打算在聂卫东走的时候,让他带走些辣白菜,听他直接开口要,翻了个白眼,假装不耐烦,恶作剧地指着边上装了满满一缸辣白菜的大瓷缸道:

    “你要是自己扛得动,这一缸你都拿走。”

    “哎呀,本少爷哪有力气扛这玩意。”有力气他也不扛呐,当他是傻子么。对聂卫东来说,他宁可把江米给扛家去。有江米在,还愁没辣白菜吃么。

    聂卫东和江米一边干活一边打嘴仗。

    江朵躲在屋子里,透过玻璃窗往外望,满眼羡慕嫉妒恨。

    望着窗外英俊的少年和美丽的少女,在阳光下说说笑笑,和乐欢欣。

    江朵禁不住恨得咬牙切齿。

    为什么江米可以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为什么大家都围着江米转?不就是因为江米那个小妖精能装,嘴甜能哄人,而且还不要脸!

    哼,等有一天戳破江米的伪善,让这些人看到她的真面貌!狐狸精!丧门星!若没有这个倒霉妹妹,她就是她外公唯一的外孙女呐。那还不是公主一样,要星星不给月亮?

    想一想她当大官的外公杨博康,再想想跟着杨博康进进出出的李加航和王刚,江朵不能出去在聂卫东眼前浪而引发的愤恨方才减轻了一些。

    天涯何处无芳草?好男人有的是,聂卫东也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土小子,能有什么大出息?

    她倒是想着出去,可出去后她却没法面对聂卫东那双能看透人心的眼。作为曾经的爱慕对像,江朵可不想让聂卫东知道她怀孕的事。

    江小渔将大白菜上撕下来的老叶子,颠颠拿去墙角,喂那两只部队后勤送来的大公鸡。

    这两只鸡是活的,因为绑着腿,本来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可看到江小渔拿着菜叶子过来喂,其中一只竟然气势汹汹地奔着江小渔的手背就啄了一口。

    幸亏江小渔躲得快,不然非得给啄破皮不可,小孩子气哼哼地将菜叶子往两只大公鸡身上一丢,远远看着那两只一点也不可爱的鸡啄菜叶子,一边嘴里嘟囔:

    “哎呀,这两只鸡真坏,一点不可爱。要是有小鸡和小鹅就好了,自家养的就不咬人。”

    江米看看自家的院子,心想养几只鸡和鹅倒不是不现实。

    只是不知道现在城里是不是让养。想一想,自家这又不是很多人家住在一起的楼房,就算养了鸡和鹅,也影响不到别家。

    便琢磨着改天到市场上瞅瞅,去抓几只小鸡小鹅。

    一个可以不浪费盛饭剩菜啥的,另一个院子里有家禽,会让她妈李腊梅有种还住在老家的错觉,看了心情会好。

    而且最重要的,小鱼儿在这里没有玩伴,养几只鸡鹅就当给他养宠物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江米和聂卫东两个人不知不觉就把昨晚腌制的几缸白菜给摸完了酱料。看看眼见就天晌了,江米便跟聂卫东客气了一句。

    “中午你在这吃饭吧?”

    “好呐。吃什么都行,不用太费事。”

    聂卫东是谁?二皮脸嘛。江米不留他,他都要想办法留下来。江米这一留他,立马顺杆往上爬。

    江米瞧在这厮帮自己干了一上午活的份上,决定不跟这家伙计较了。

    瞅了瞅厨房里的食材,去墙角将一只大公鸡给拎到井台边。又去厨房拿来菜刀和准备接鸡血的碗。

    “你要杀鸡?”

    见江米这架势,聂卫东嘴角抽搐,弱弱地问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