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69章 稀世珍宝

时间:2017-11-10作者:夕风冉冉

    李淦心里愧疚的慌,连连向杨博康抱拳作揖。

    “杨老弟,你可别羞臊俺了。这么多年,你也给了俺家不少补偿,这个谢字实在不敢当。再说腊梅还是我师妹的孩子,我养大她都是应当应分的事。真当不起您的鞋。”

    杨博康从车上扶着车门走下来,到底腰伤太重,站立都有些困难,便一手扶着车门,一手压了压李淦抱在一起的拳头。

    “大哥,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提啥补偿不补偿的。做兄弟的给大哥点钱花还不应该?这不,梅子身体不好,我想把她接到青城去。今儿过来就是想跟大哥说一声。”

    “哦,对了,我如今已经把关系落在青城了。大哥以后到青城去,尽管给我电话。小王,先把你们办公室电话写给李大哥。回头等我那边安顿好,我再给你回信。”

    杨博康心里真的一点也没有埋怨李淦的意思。

    在杨博康的意识里,照顾女儿那都应该是他该尽的义务,与人家李淦根本就没啥关系。

    当年一个没啥血缘关系的从良土匪,能帮着自己把女儿养活了,且养大成人,就很不容易了,你还能指望人家帮你照顾你闺女一辈子?

    因为方才在李家的遭遇,让江米对李淦有了看法,不耐烦看两个人客套来客套去。爬上车后,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对着杨博康道:“外公,都快四点了,再不赶紧走,我们就要走夜路了。”

    李淦听到江米这么说,赶紧推着杨博康上车,一边隔着车窗跟李腊梅说了句安慰鼓励的话。甚至还擦了把眼角,流了几滴泪。

    江米至始至终冷着脸,没吭声。

    车子开动后,等到看不见李淦的身影了,杨博康转过身开始批评江米。

    “丫头,你咋跟你姥爷也耍态度呐?做晚辈的可不行这么没礼貌。想当年你姥爷李淦那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一身的好武艺,要不是为了养活你妈,人家说不定现在比我混的还好呐。咱可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这样了。”

    江米语气有些不耐烦。翻了个白眼看向窗外。

    杨博康却神色复杂地瞟了一眼扎着两根小辫的小姑娘。

    这丫头无论是模样还是性情都跟她那姥姥怎么就那么像呐?

    因着这份从表到里的相像,杨博康倒是不忍再说江米。

    王刚却觉得老首长有些误会江米了。

    江米在老李家的遭遇他可是亲眼所见,那么些个大人围攻一个孩子,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让谁心里也不会好受。

    老李家虽然养大了江米妈,可对江米并没有什么恩情,就那么当着人家丫头的面撕破了脸,目的无非是为了贪下首长给的钱而已。

    “首长,江米在老李家吃气了,所以才会耍态度。”

    王刚忍了忍,终究没忍住。

    “吃气了?谁给她气受?李淦?不可能吧?”

    杨博康有些不信。

    “是李淦老婆。李老太一见江米的面就骂骂咧咧往外撵,说江米贪心不知足,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还说……嗯,很难听的话,辱骂大姐……”

    王刚口中的大姐,指的自然是李腊梅。

    杨博康的脸色随着王刚的陈述,一点点沉了下去。

    他光知道李淦这人讲义气,不会给她闺女气受,却没想到李淦竟然娶了那么一个不讲理的老婆。这样泼辣的女人想来对不是亲生的李腊梅也不可能慈和到哪去。小时候没有自保能力的腊梅还不知道受了那女人多少磋磨呐。

    “大梅,爹真是亏欠你们太多了。”

    杨博康满是痛惜地望着后视镜中合上眼睛貌似又睡着了的李腊梅。

    江米心口堵着的闷气这会方才消散了许多,从外套口袋里掏了掏,摸出一瓶膏药,往前丢给杨博康道:“擦你腰腿上,活血止痛消炎去湿。”

    杨博康有些惊讶,眼前的玻璃瓶应该是盛过墨水的,现在却洗刷干净后盛了一种褐色的膏状物。

    拧开盖子,用指尖挑出来一点闻了闻,杨博康眼睛猛地瞪成铜铃。

    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呐?对了,跟陆军后勤辖下的光华制药厂刚刚研制的那款药膏几乎一个味道。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杨博康急忙将药膏往自己疼痛不已的腰腿上抹。

    光华制药厂刚开发出来的那款药因为数量稀少,目前还没有大量发行,自己也是从一个老部下那里得到一小瓶。当时用着着实有效。

    只是像杨博康这种满身伤痛的,一小瓶根本摸不了几个地方,而且陈年旧疴,药膏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他也没去花费心事弄。

    现在小外孙女轻易就丢过来一大瓶,这样杨博康禁不住满腹疑问。

    药膏在皮肤上揉开后起初带着一股子辛辣清凉的感觉,等到继续揉按几下,清凉变成温热,药效散开,热感透过皮肤进入肌理,杨博康就明显感觉到,先前抽筋一般翻腾的疼痛,竟像停歇了狂风的海岸一样,渐渐复归平静。

    再揉再摸,咦,这止痛效果简直绝了!竟然比口服止痛片还管用呐!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博康总觉得,江米刚刚扔给他的这瓶药,药效比光华制药厂出产的更强。

    “丫头,你这是哪儿得来的啊?”杨博康两眼放光,紧紧盯着江米。

    “我弄的呗。”

    江米小嘴一吧嗒,说出来的信息,险些让杨博康惊掉下巴。

    “你弄得?怎么可能?这药跟部队制药厂新出的那款,什么怯湿活血膏几乎是一个效果。你个小姑娘家家的从哪得的方子?”

    这要是文攻武斗期间出这样的事,江米这么说,全家都得让人给抓起来审查了。不,就算是现在,若是被自己的对手知道了,那也得给穿小鞋,使绊子啊。

    “我研制的呗。哼,我还没跟你们要药方开发的提成呢。白白用我的方子,啥也没给我,我亏大了我。”

    江米嘟起花骨朵一般的小嘴,不高兴地哼哼了一声。

    “不是,孩子,你跟外公好好说说。这方子是你研制的?然后你提供给了光华制药厂?”杨博康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有些找不到头绪了。

    “那个梨树镇的聂所长你知道吧?就他,从我手里拿走了方子,然后交给了青城的谁。嗯,也许是他岳父啥的。后来怎么到了你们部队的制药厂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当时一分钱也没给我呐。聂伯伯白白把方子给忽悠走了。那都是钱呐!”

    江米伸着小手,在杨博康眼前上下翻转,表示好多好多票票已经不翼而飞。

    从后视镜中,看到小姑娘一脸守财奴的模样,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王刚禁不住噗嗤乐出了声。

    杨博康原本一脸严肃,这会儿也禁不住乐了。望着眼前这个稚龄的小丫头,杨博康仿佛看到了一颗烁烁放光的稀世珍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