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68章 包不住火

时间:2017-11-10作者:夕风冉冉

    这院子里帮忙的人,显然都心向着李淦老婆,一边倒地给李淦老婆站台。江米倒是没被这些人三言两语就吓唬住,她只是没想到,李腊梅不是李淦亲生这件事,在李家夼竟然有这么多人知道。

    前世她怎么就没听说呐。

    或许因为前世杨博康给了足够的好处,让老李家的人感觉不说出来更有利益可沾,所以才在她们面前保密?

    现在大约都知道她娘瘫在炕上了。她家成了负担,所以急着撇清呐。

    一个穿着整齐,看起来满脸慈善的老太太,也跟着走上前来对李淦说道。

    “大兄弟,大家都知道你仁义,可仁义也得有个限度。侄儿们还要娶亲养子呐,三个儿子,你和弟妹肩上的担子可不轻。这刚盖两栋大瓦房,还不知落下多少饥荒,快别再填混别人家了。”

    李淦气得脸红脖子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家盖房子的钱都是人家江米亲外公给的。

    只能打了个唉声,转头安慰江米。“丫头,别听这些老娘们瞎咧咧,是不是家里缺钱花了啊?等着,姥爷这就回家给你拿!”

    “李淦!你敢给我去拿试试!”李淦老婆操起院墙上靠放的铁叉,冲着李淦恶狠狠地扬了扬。

    跟在江米身后走进院子来的王刚,一见这情形,顿时有些傻眼,不知道江米这丫头到底说了什么话,竟然这么不招老太太喜欢。

    怕伤着江米,王刚赶紧上前来挡在江米身前。众人这才看到,陪着江米来的竟然是一个穿着海军军服的小伙子。

    李淦也觉得诧异,不去管他家发疯的婆娘,反倒开口先质问江米:“这位是谁?你是跟他来的?你个小丫头不认不识的怎么跟人胡走?”

    他误会王刚利用身上穿的那身皮哄骗江米搞对象了。

    现在当兵的在农村很吃香,只要穿着那一身军装回乡里,无论家穷家福貌相丑俊,那些没嫁人的大姑娘小姑娘都没脑子一样往上扑。仿佛只要嫁了当兵的,全家人就能一步登天似的。

    “这是我外公的司机王刚。”

    江米望着李淦,眼里的孺慕之意已经淡不可见。

    她有种猜测,李淦之所以最近这半年连续去了她家两次,并且送去了那么多东西,大约是从杨博康那里得了大好处了。不然凭什么能盖两栋大瓦房?

    想来她刚刚在村头看见的那两栋,就是他姥爷准备盖给舅舅们娶媳妇用的新房子。

    这个时候,在莱县乡下,这庄户人家没有外捞,不发大财,就是攒一辈子,都攒不出一栋砖瓦房的钱,要给儿孙盖新房子那都要砸锅卖铁的到处借才有可能实现呐。而且还每栋房子红砖到顶,一拉溜就是十大间,好有钱!

    “你外公的司机?”

    李淦顿时愣了。

    江米的外公不就是自己,自己哪来的当兵的司机?

    不过也就愣了片刻功夫,李淦猛然想起,江米另一个外公来。

    江米的亲外公杨博康!难道老杨来认亲了?不可能吧?怎么不见他给自己提前打个招呼?上回信里还说不往回认的啊?

    “江米,你,你见着你亲外公了?”李淦嘴里有些发苦。

    知道纸里包不住火了。自家贪了人家亲爹给的将近三千块钱的事,李腊梅这是知道了,打发江米来要呢。

    见江米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李淦便沉着脸迎着他老婆的铁叉往屋子里走。

    现在光起两栋房壳子,钱花的还有剩,估计至少也要剩下一千多,就是不知道老婆子给藏到哪去了。

    见李淦低头往里闯,眼见就要跟拿着铁叉的李家老太冲突上,江米赶紧又喊了一声:“姥爷,我外公就在村口,你要不要过去说两句话?他刚从前线回来,腿脚受伤,没法走路。”

    “啥?你外公在村口?你这孩子咋不早说呐!”李淦一手推开老婆子轮过来的铁叉,听到杨博康来了,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惊喜。

    他跟杨博康当年也是换命的交情,在东北老林里采参遇上的时候,俩人都还是青葱少年呐。如今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都成了土埋半截的老头子了啊。

    那个时候俩人拿着用命换来的参当作见面礼,一块拜在关外土匪燕子李三门下混饭吃。

    说起来江米的亲姥姥还是燕子李三的亲侄女,算是俩人师妹,却没想着师妹却看上了老二杨博康,后来杨博康却带人把燕子李三的老窝给端了,还亲手击毙了燕子李三。

    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这杨博康竟然是共党的人,是个扛枪当兵的。

    师妹气得要找杨博康拼命,被他给拦了下来。那会儿全国都快解放了,当土匪已经是穷途末路,能被杨博康给放了,他觉得已经是十分庆幸的事。

    两个人相依为命从关外回到山东,没想到师妹却不知何时怀了杨博康的孩子。等到孩子生下来,师妹却难产身亡。

    后来还是他碰运气一样,带着襁褓中的李腊梅往杨博康当初留下的地址往京城周边部队驻地去寻人。

    虽然找着了人的讯息,不料杨博康接受了新任务,跟随部队去参加抗美援朝去了。

    李淦扑了个空,只好给杨博康留下一封信后,带着年幼的李腊梅,要着饭千辛万苦从京城回到老家莱县梨树镇李家夼,后来仗着会武艺偷摸进蒙山深处打猎,攒下了点钱,方才娶了现在的老婆,做起了本本分分的老百姓,生子养娃,种地糊口。

    后来杨博康回国后,倒是根据信里留下的地址偷偷来李家夼看过李腊梅一回。不过那个时候,国内阶级斗争意识空前高涨,杨博康作为部队上的人,为了性命跟前程,根本就不敢承认自己跟女土匪偷偷生养过一个女儿。

    直到李淦大儿子去参军,两边方才算是真正联系上。

    如今杨博康悄没声地就想把闺女外甥都给认走,李淦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太舒坦。

    不过想想自己家这些年也没少花人家杨博康寄来的钱,尤其是最后这一大笔巨款,估计是杨博康当兵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对杨博康认走李腊梅这事,李淦也就释然了。

    等他跟随着江米王刚来到村口,见到坐在车上两鬓斑白的杨博康,以及歪着嘴说话含糊流口水的李腊梅。李淦的眼泪就下来了,连连对杨博康说着对不起,说自己没有替他照顾好闺女。

    “大哥,哪里是你对不起我啊,是我对不起你们啊。谢谢你这些年替我把女儿养大。”杨博康年岁上明明比李淦要年轻两岁,这会看起来,却显得比李淦要显得苍老许多。

    李淦就觉得当年养女儿遭的罪,根本就不抵杨博康当兵遭的罪多。觉得自家收的那些钱都是杨博康拼死拼活用命换来的,都染着杨博康的血,着实有些烫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