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66章 舍不得分开

时间:2017-11-09作者:夕风冉冉

    “奶,你想我们了你就去青城。我们那的院子可大了,好多房间,你跟爷去都住的开。青城也好漂亮,奶,你跟爷去,我可以带你们出去玩,去看大海。”

    江小渔被他奶哭得心里难受,不过小孩儿显然已经打定注意要做城里人去,对他奶的哭泣和挽留并不心软。

    江老太听小孙子这么说,不由破涕为笑,连连应着好好好。

    江小姑见她妈终于松开了嫂子的手,就弯腰弓背靠在炕边道:“嫂子,我来背你上车。”

    这样的奶奶,这样的小姑,让江米实在是恨不起来。只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很难受。

    一种即将离别的滋味在屋子里荡溢开来。

    李腊梅在婆婆和小女儿的帮助下,刚坐起来,挪到炕边,想要爬上小姑的背,杨博康却走了进来。

    “孩子,今天爸背你上车。以后,你想到哪,爸也背你去。”

    李腊梅一听杨博康说这话,眼泪啪哒啪哒一个劲往下掉。

    怪不得从小懂事起,就觉得父亲李淦对自己不如对其他弟妹亲近,怪不得她妈总是对她一副后娘脸,原来那都不是自己的亲爹亲妈啊。

    江米却知道她这外公身上战伤并未痊愈,想要阻拦,却又觉得,或许这是外公多年的心愿。

    便招呼小姑帮着自己,把李腊梅送到杨博康弯曲的背上。

    看着杨博康背着李腊梅,领着江小渔出了家门,出了院子,江老太忽然撕心裂肺喊了一声:“腊梅,大米,小鱼儿,你们可要记得回来啊,这儿还有你们的家啊!”

    江米低头擦了把眼泪。狠狠心,想着:何必呢。不是看着不顺眼吗,何必弄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将李腊梅在后座上安顿好后,眼见着车子就要启动,众人上前与杨博康一一握手告别。

    聂卫平也凑上前来,紧紧盯着江米的眼睛。千言万语,都化作了深情目光,倾注进对方心底。

    江米从车窗里把梨树镇房子的钥匙递过去,也不管四周有村人围观,只管顺着心意回手时摸了摸聂卫平尚显青涩的脸,轻声道:“我在青城等你。”

    “嗯。你要好好的。”聂卫平闭了闭眼,脸颊在丫头的掌心轻轻蹭了蹭。

    真是舍不得分开啊。不知还要多久才能重新与小丫头见面。

    “江米!江米!”两个人正依依脉脉难舍难分,江远强抱着一块烟幽幽的圆石头跑了来。

    “给!你的石头!”

    咦,是那块雕成枕头状的药王石!

    “这石头怎么在你手里?”接过石头,江米惊诧地问。

    江米清晰记的带她姐去青城那天,石头最后放在梨树镇租屋西炕上的。

    “是你妈抱回来的。说是你的石头。先头走得急,望了给你了。”江远强赶紧解释。

    “哦,谢谢你啊远强叔,以后放假了欢迎到青城去玩啊!”江米很开心这石头没有丢。热情地对江远强招了招手。

    聂卫平却想起自己房里藏的那套祖传医书。

    那套书本来是奶奶送给江米的,却不知怎么被他妈拿回了家。幸亏他弟机智,从柳眉女士手中哄了出来。

    聂卫平一直想着,有机会就把医书还给江米。便开口问道:“江米,你们还去镇子上吗?”

    “不了,我们还要绕路去一趟李家夼。镇上那边的房子就麻烦你帮我退掉好了。”江米可是听赵婶说过,屋子里稍微值钱点的东西被江二叔搬得一干二净。

    “赵婶那边还得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二。等她好一些了,你问她想不想到青城去。我那里还需要她呐。喏,这是二百块钱,一百给聂奶奶,一百给赵婶,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见江米出手就是两百块,四周看热闹的村人轰地一声议论起来。说江米这是发大财了,老江家这是把金凤凰往家门外推。

    江老汉有苦说不出。虽然看着那一叠大团结眼馋,但也不敢吭声管江米要钱。

    江小姑却眼睛一亮,踮起脚来冲着车内的李腊梅喊:“嫂子,过段时间家里不忙了,我就去青城看你啊。”

    “哎!”李腊梅拖着长音应了一声。

    小鱼儿也趴到车窗边,向江老汉和江老太招手,“爷爷,奶奶,别忘了去青城看我啊。我领你们去看大海!”

    “哎,好孙子哎,爷奶记着了。”江老汉赶紧应了一声。抬起袖子来擦了一把眼泪。心里想,这样也不错,两边留下余地,将来还能互相有来往。

    车子在一群人的招手中驶离了兰溪村。

    望着渐渐远去的小山村,江米有些百感交集的同时,又轻轻舒了一口气。

    她或许还会再回来。但再回来的江米,必不会再像之前这般处处受气。她若回来,就要以掌控者的姿态,来开发这片乡土。

    要不是贫穷压榨下的凉薄世态,她其实很喜欢这里的生态环境,当然,更喜欢蒙山上的各种山珍和药材。

    这个时候,蒙山上的药材一点污染都没有,药效也足,不像后世,一些药农为了增加收入,硬把用花费养出来的药材冒充野生的卖。

    “丫头,舍不得走了?”见江米一个劲往车外看,杨博康在前面的副驾驶座上探回身笑着问了一句。

    “哦,也不是。就是觉得以后不能上山挖药材卖钱了有些惋惜。”江米帮她妈掖了掖盖在身上的被角,扬着小脸笑嘻嘻答道。

    “嗬,你还懂药材啊?”杨博康有些惊讶。

    “姥爷,我姐还会治病呐。”

    说起他二姐,小鱼儿特自豪,掰着小手指数落道:“我二姐可能干了,能挖药卖钱,还能治病。给美兰小姑治好了,给大姐治好了,也给妈妈治好了。是不是妈?”

    “嗯呐。”李腊梅伸出能活动了右手摸了摸小儿子的头,满脸都是笑容。

    “你看姥爷,我没有撒谎。我妈都承认啦。”小鱼儿一边笑着说,一边撒娇似地在妈妈胸口蹭了蹭。

    杨博康赶紧点头。“对对对,小鱼儿没有撒谎。”

    这个时候,别说小外孙只是表扬了他二姐的能干,就是小外孙说他家二姐是神仙下凡,杨博康也只能点头认可。

    江米抿着嘴没有吭声。因为江小渔说的都是事实呐。对江米来说,这些只是小试牛刀而已。她的长处根本只发挥出九牛一毛啊。

    “外公,你认不认识制药方面的厂家啊?”江米试探着问杨博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