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64章 父子蹭饭

时间:2017-11-08作者:夕风冉冉

    “一会儿你得想办法请首长留下来吃顿饭,我叫上镇上的几位领导来作陪,让你家里的好好弄几个硬菜,一定得整得看的过眼,可别给咱兰溪村丢了人。”

    以往村里来了贵客,都习惯性叫上村干部陪酒。可那所谓的贵客,顶多是县里来的干部。兰溪村从古自今,貌似还没接待过将军一级的贵客嘞。

    李忠伟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忐忑,不知道那位老将军会不会给他这脸。

    江老汉听到李忠伟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顿时脑门往外冒冷汗。

    这这,招待亲家他家老婆子没问题,可亲家是那么大的官,老婆子那手艺哪能入了人家的眼啊?

    “那个,书记,这不还得招待盖房子的瓦匠吗,实在是忙不过来,要不……”江老汉想说请首长直接到镇上饭店吃算了。但想着这笔钱他可拿不出来。想让村里出,却又不敢张嘴。

    “忙不过来也得忙,房子先停停再盖。我这就去找会做饭的来帮忙,你只要给我把人留下来就成。”

    说着话,李忠伟急匆匆带人走了。

    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江老汉满脸无奈地吧唧了两下嘴,回头瞧见木头桩子王刚,脸上顿时堆满谄媚笑容。

    “那个,王同志,你看能不能留老首长中午吃个便饭啊?”

    王刚有些莫名其妙。首长留不留吃饭是他一个战士说着算得吗?

    “爷,你要留人吃饭也成。把我爸叫回来吧,有些事咱也该摊开来说道说道了。”

    江米受够了她奶的磨叽,从屋子里走出来,恰好看到她爷对着司机王刚低三下四胡乱谄媚。实在是看不过眼。毕竟这是她家长辈。

    王刚啪地一声重新并脚站直,脸上神色有些个不太自然。

    通过一路观察,他已经深刻认识到,除了首长,这位小姑奶奶是最不能得罪得人。

    江老汉这会儿也恨不得对自己榆木脑袋来上一巴掌。求王同志干啥?他孙女儿显然说话更好使呐。

    “江米,就别叫你爸回来了。没得让你姥爷生气。”江老汉小心翼翼劝导孙女。主要是江远明回来肯定还是嚷嚷着要离婚,他可不敢让那混账再惹是生非。

    见江米冷着一张小脸,江老汉想了想,狠狠心又加了一句,“你们要是想带你妈去青城过日子,那就去青城过,爷不拦你。你就当没你爸那么个人,中不?”

    “爷,我听您的。今儿中午也别太铺张了,弄几个家常菜就成了。”

    江米见江老汉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忍心再去逼迫。其实等真把她妈接去青城,造成两地分居的事实,想要她妈跟她爸离婚也是很容易的事。关键是得她妈自己对她爸彻底死心才成。

    眼见着就快到吃晌饭的时候了。李腊梅在西间已经渐渐接受了自己忽然多出来一个干部爹的事实。尤其是小鱼儿爬上炕,对她又是哄又是拱,早把她一颗心给弄软和了。

    有这么个大干部爹从天上掉下来,对孩子们怎么说都是天大的好事。至于她自己心里的憋屈和愤懑,与孩子们的前途相比,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江老太此时吩咐着江小姑和村里几个妇女开始拾掇午饭。洗菜的洗菜,刮鱼的刮鱼,拾掇鸡的拾掇鸡,剁饺子馅的剁饺子馅。

    “哎呀,江米,让你奶不用这么忙活,随便做点面条给咱们吃就中了。”

    杨博康安抚住闺女后,有心事去管其他了。听到院子里和正间屋里人来人往的各种忙活,不由出言阻拦。

    江米却笑着摇了摇头道:“外公,您还是安心等着吃饭吧。俺们乡下人就这样,不让弄这些不安心呐。我爷说了,同意您带我们到青城去,今天这也算是散伙饭。”

    “到,青城?”李腊梅吃惊地瞪圆眼睛。显然这事儿杨博康还没跟她交流过。

    “是啊妈,姥爷给我们在青城买了个好大得院子。今儿下午咱就出发离开这里啦。”江小渔依偎在他妈怀里满脸兴奋。

    见小鱼儿如此开心,江米又态度坚决,李腊梅嗫诺着嘴嘟囔了两声后,便不再吭声,默认了此事。

    江米见她妈没有明显反对,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她就担心她妈这包子性格,若是一味要坚持不走,留下来继续受虐,她也没办法。

    知道老江家跟镇上聂长河关系好,李忠伟电话第一个叫的就是聂长河。

    聂长河这会早从他家大儿子那里知道了杨博康来了的事,老聂同志很是高兴,因为能够再见到自己从前部队上的老首长。这可是他崇拜的偶像人物啊。

    不过杨博康没公然认亲,聂卫平便没说杨博康是江米外公的事。

    在听到李忠伟说,杨将军是老江家大媳妇李腊梅亲爹的时候,聂长河很是吃了一惊,为江米一家倍感欣慰同时,也为自家儿子的追妻路有些犯愁。

    “卫平,跟爹一块去老江家蹭饭去!”

    聂卫东的脸皮厚,其实很大一部分遗传自聂长河。这不,为了给大儿子制造机会,老聂不顾李忠伟只邀请他一人参加陪酒的事实,死乞白赖非要儿子开摩托车载着他共同去兰溪村赴宴去。

    江米没想到聂卫平会来。不过真看到人来了,小姑娘圆润的脸蛋上顿时浮起两个动人的梨涡。聂长河在一边瞧见了,禁不住得意地嘿嘿直乐。

    李忠伟却忍不住有些心头发堵。心想他怎么就没想着让自家大儿子来啊。自家大儿子李林跟江米也很熟啊。

    俩人从一年级就是同班同学,比聂卫平这个后来的更应该亲近才是。可惜,他没有前后眼,没想到老江家会突然发达起来,江米会多了一个当将军的外公,不然哪有聂家什么事儿啊。

    镇上除了聂长河,李忠伟又通知了镇长和镇党委书记,其他人没敢都招呼来,怕人来的太多,吵吵闹闹的,惹老首长不高兴。

    就这样人也不少,因为杨博康坚持所有人都上桌。

    因为人多,屋子里摆不开太大桌子。加上天气不冷不热,便在院子里将从邻家借来的大圆桌子摆放开。

    镇长和书记落座之后,知道眼前这位穿着军装的老者,就是传说中的将军时,都激动得脸膛发红,有些不知所措。

    杨博康虽然不喜应酬,但为了女儿一家也很给面子的说了一些平易近人的场面话,把在座陪客的几位领导都给说得胆子壮起来,纷纷向老首长敬酒。

    王刚担心首长身体,却不敢开口阻拦,在一边急的直向江米使眼色,江米低着头没看见,聂卫平却主动站了起来,道:“杨爷爷刚从前线下来不久,身上有伤,这酒就由我这个做晚辈的代劳好了。”

    吆喝,小子,有眼力劲!眼见自家儿子一马当先,为老首长冲锋陷阵,聂长河心里那个美啊,恨不得为他儿子树起大拇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