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62章 这是好事

时间:2017-11-07作者:夕风冉冉

    江老汉却不肯起来,嘴唇哆嗦着道:“亲家,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管好自个儿子。把腊梅打成了那个样子……我……我有愧啊!”

    杨博康这个时候才知道,眼前这个突然向他下跪的老汉,竟然是江小渔的爷爷,李腊梅的公公。

    嘿,这老爷子,这是来了一招示人以弱先发制人啊。都朝自己下跪了,自己还怎么再去责怪?

    杨博康有些无奈,只能一边扶人起来,一边嘴中宽慰,“事儿都过去了,咱得往后看,老大哥你可别这样,这样我可是生气了。”

    江老汉就等着杨博康这句话呢。听到人家说事儿都过去了,江老汉眼里的泪瞬间收了回去。这要是江米在,非给她爷这演技点个赞不行。

    江米奶在一边也反省过味儿来。顾不上再去接礼物,赶紧回屋从暖瓶里倒热水沏茶。

    江老汉人虽然站起来了,却站不直,半弓着腰毕恭毕敬把杨博康往屋里让。

    兰溪村支书李忠伟听到老江家来了大干部也赶紧从家里赶了来。一来就替江老汉两口子说好话。尤其夸江老汉为人忠厚,绝对不出虐待儿媳妇的事。

    又侧面述说了自己这个支书在其中的监督作用。

    正说着话,江小姑就背着李腊梅进了屋。

    江小姑也是个精的,知道来她家的大干部是李腊梅亲爹后,拔脚就往江远强家奔,刚好碰上江远强他妈和江米一起掺扶着李腊梅从屋子里一步一挪出来。

    江远强妈个子不高,人也不强壮,背不动李腊梅,江米跟江远强也没那能力去背个大人,三个人正两个搀扶的,一个挪腿的,想把人慢慢挪到江米家去。

    江小姑一来,顿时就解决了这难题。

    江小姑这时候正找机会表现呐,看到这情景,根本就没用谁去说,弯腰就把李腊梅背了起来。

    背着李腊梅出了江远强家,江小姑却没听江米的背人去她大哥家,反倒自作主张,把人背到了她家。

    见到江小姑背着人进来,江米奶赶紧扎撒着手迎了上去。一边殷勤地去扶李腊梅的腿,一边问:“梅子,今中午想吃啥,妈给你做。对了梅子,你亲爹来看你来了。”

    “我,我爹,我爹来了?”李腊梅说话还是有些不利索,不但说话含糊,一说完,嘴角边又流出哈喇子。

    江米奶也不嫌脏,赶紧从搭杆上拿了干净的擦脸毛巾去给李腊梅擦。

    一边擦,一边帮扶着江小姑将人搬上江小姑睡的西炕。

    “哎呦,这炕有些凉,妈待会给你烧火,烧得炕头热乎乎的。”

    “我爹,我爹呢?”李腊梅以为是李淦来了,趴着灯窝往正间里看。

    正间里,杨博康呆呆地站在那里一个人发愣。

    这个一说话就歪嘴流哈喇子的中年农村妇女就是他女儿李腊梅?

    在他的印象里,他的女儿既漂亮又可爱,虽然知道女儿岁数大了,肯定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可也不是眼前这个李腊梅的样子啊?

    “你不是说你是我亲姥爷吗?”江小渔似乎觉察出杨博康眼底的怀疑和犹豫。顿时有些不高兴了。他以为这个所谓的亲姥爷是嫌弃他妈了。

    杨博康直愣愣地望着小鱼儿,声音颤抖地问:“刚刚那位,就是你妈李腊梅?”

    “嗯呐。就是我妈。”小鱼儿重重点了点头。他刚要开口责问,杨博康为什么不过去看他妈,却见眼前的老干部两只眼睛中慢慢汪满了眼泪。

    “我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

    杨博康脚步踉跄,扶着墙壁进了西间屋,刚好跟转过头来的李腊梅对了眼。

    这眉,这眼,跟梅子她妈当年一个样,一个样……自己刚才怎么会没认出来呐……

    杨博康手指颤抖着,想要去抚摸李腊梅的脸。

    李腊梅却猛然往炕里边一缩,用一种警惕的畏惧的眼神瞪着杨博康。

    “梅子,这就是你亲爹啊。赶紧叫爹啊!”

    江米奶在一边看着爷俩光瞪眼不说话,有些个替李腊梅着急。

    杨博康有些无力地摆了摆手,没心事客套,沙哑着声音道:“你们出去!”

    江米奶一听,赶紧拉扯着江小姑从西间屋退了出来。

    江米这会儿心情复杂地站在西间屋窗外,听着窗里面传出来的动静。

    她担心她妈李腊梅,怕这一出认亲戏码太过激动,导致脑部出血。

    就听屋子里,杨博康沙哑着声音道:“梅子,爹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没来看看你……”

    “梅子,你能原谅爹吗?”

    “你,你不是,你不是,我爹!”李腊梅的声音里透着恐慌和抗拒。咬字倒是比先前清晰了许多。

    “梅子,你说的对,我不是你爹,你爹是李淦。从今往后,你还管李淦叫爹吧。我到底没养过你。当不起你这声爹。”杨博康的声音里带出来了哭腔。

    可以想像的到,老干部这是哭了。

    江米忍不住心酸,低头摸了把眼泪。不管她妈叫不叫爹,她外公终于公然认了女儿。她们以后也有了个厉害的外公可以依靠了。

    “大米,快,给你姥爷端茶水进去!”

    江米奶沏好了茶,想去献殷勤,却不敢进屋,探头到院子里找江米,见江米站在窗外抹眼泪,赶紧把人扯进屋里来。

    “大米,快别哭了。这是好事。你亲姥爷找了来,你跟你妈你姐你弟可不用再受苦了。奶没本事,对不住你们。你可别怪乎奶……都是穷闹得啊……”

    将人拉进屋里来,避开了院子里看热闹的村人,江老太就开始跟江米说软和话了。原本她就怵这个孙女,如今再加个当大干部的亲家,老太太更不敢硬气。

    先前江米去江远强家,见她妈躺在热炕上,铺的褥子,盖的被子,都是软软的新棉花做的,身上也干干净净,虽然没胖,但也没瘦,整个人气色还成,对她奶一家的恨意也就淡了许多。

    此时见她奶满头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眼里汪着泪,佝偻着腰,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心里就怎么也恨不起来了。到底是血脉至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呐。

    “奶,我爸还想着跟我妈离婚吗?”

    江米一开口,就把江米奶吓得脸色惨白。老太太急忙摇头摆手,坚决否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