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60章 报应来了

时间:2017-11-06作者:夕风冉冉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杨博康赶紧让司机王刚降下车速。反正都已经进了村子,也不在乎那一两分钟。

    望着沿途低矮破旧的农屋,狭窄且坑洼不平的村中街道,杨博康禁不住心里感慨万千。他这个当爹的也实在太不负责任。这么多年,竟然就没来看看闺女活的怎样。

    “小鱼儿,指给爷爷看,那个是你们家啊?”

    “爷爷,这儿没我家了。”小鱼儿撅着嘴,满脸不高兴。

    杨博康噎了一噎。心想这小孩儿心事太重。这是记仇了呢。

    江米倒是神色淡然,往窗外指了指她家的方向道:“前面再过两家就是了。”

    车子在江米指挥下从南北主村道,沿着第二排房子前面的街道往东而来。

    在南北村道西边,有一家正在忙活着盖房子,江米没注意,盖房子的人却注意上这辆少见的官家车,蹲在屋顶上砌砖的瓦匠,忽然对着下面和白灰的人喊。

    “江远良,你家又去官家人了,八成又是来抓你的吧?”

    “胡说八道!”江远良气呼呼地用铁锹扔了一锨白灰上来。

    差点糊了那喊话瓦匠一脸,喊话瓦匠用皮桶灵巧地将那锨和好的白灰接住,又抬头往村里望了一眼道:“真是奔你家去的,哦,已经在你哥家门前停住了!我看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江远良一听这话愣了愣神,正拄着铁锨犹豫着到底是逃还是去看看究竟,就见他妹跑了来,一边跑一边喊:“二哥!二哥!江米回来了!”

    江小姑这一嗓子险些把江远良的魂儿给吓飞,这会儿也不犹豫了,扔下铁锨撒丫子就往村西果园里跑。

    江小姑原本是按照她娘吩咐来叫她二哥回去商量对策的,她哥这一跑,江小姑也慌了神。

    望见江老汉正拉了一地盘车砖从北而来,江小姑急忙迎了上去。

    “爹,江米回来了!”

    “啥?江米回来了?”

    江老汉吓得手一松,一地盘车红砖哗啦啦从后面车板上滑倒了地下,很多跌碎成两块三块。这要叫平日,江老汉非心疼死不可,这会儿他却像丢了魂,拉着仅剩几块砖头的车机械地往前走。

    一边走,一边嘴里念叨:“报应……报应……咱家的报应来了!”

    他打一开始就跟老婆子说,江米家只能用哄,不能强着来。那死老婆子不但不听,还趁着江米不在家,撺掇老二,找人把他嫂子强行从镇子上用车拉了回来。

    这人是回来了,钱和东西也贪了,难道以为从此后就平安无事?也不想想,江米那丫头哪是个好惹的?

    江老汉魔怔了一般,用车拉着几块砖头,嘴里念念叨叨就往家走。

    江小姑被她爹的样子给吓着了。咋撒着手跟在后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江米此时正看着她家门上的铁锁发愣。没想到家里竟然没有人。

    她妈人呢?

    小鱼儿这会也从车上跑下来了。也不看有没有锁门,上去砰砰敲门,“妈!妈!我回来了!”

    “小鱼儿,别敲了,妈不在家。”江米目光幽幽,声音里透着一股冷意。

    “江米,这就是你家?怎么也锁了门了呢?”

    杨博康跟在江小渔身后走了过来,看到又是铁将军把门,两道浓眉紧紧皱起。身侧手掌握成了铁拳。

    “呵呵,还真把我妈藏起来了?好本事!”

    江米冷笑。纯美而冰冷的小脸,加上这声冷笑,仿佛冰山雪原中诞生的复仇女神。

    南墙边趴着观察情况的江远强,听到江米这声冷笑,直接给吓得心头打哆嗦。

    “江米,江米!”

    江远强撑起胆子来叫了几声。

    江米猛然转过头来。见江远强嗖地一下缩回脑袋,不由拔脚往南墙边而来。

    转过弯儿,就见江远强贴墙猫一样,紧紧将后背贴在墙上,连脚尖都垫了起来,看到江米,甚至做出一副想要拔腿逃跑的架势。

    “江远强,我妈呢?”江米盯着江远强的眼睛,声音平淡的问道。

    正是这貌似平淡的声音,让江远强心里怕的要死。少年鼓起勇气,哆哆嗦嗦道:“在,在我家……”

    “在你家?”这是一个出乎江米预料的答案。

    在来兰溪村的路上,江米对李腊梅此时的状态有各种猜测,其中猜测最多的是,李腊梅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自家炕上,无人照管,饿的哇哇直叫。

    当然也往好里想过,想她爷她奶没有把事情做绝,虽然贪图了她家的东西,但也好好待李腊梅,把李腊梅接回家里好好侍候。

    她进村的时候还想,若是前者,她一定让她奶那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若是后者,她或许就不去计较贪图了的那点东西,甚至还会大度地再帮扶她奶家一把。毕竟都是穷闹的。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李腊梅竟然会住进一向不怎么与她家来往的三老奶奶家。在前世,这家人跟她家可是仇家一样的存在呐,不但从来没什么礼尚往来,就连话都几乎不说的。

    “我妈怎么会在你家?”江米眼睛瞬间红了。

    显然她是想到了最差的一幕。她妈饿的从家里爬出来,然后江远强于心不忍,把她妈给捡回了家。

    “是你奶盖房子做饭没空,让我妈帮忙照顾你妈,说是一个月给十元钱。吃啥的不用我家弄,你奶都给备好了,还隔天给杀只鸡啥的,你妈这几天住我家可没受苦也没遭罪。”

    江远强一见江米红了眼睛,赶紧解释。

    江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花钱雇人给照顾,还隔天杀只鸡啥的?

    这似乎算是符合最好的猜想?

    江米眼睛中的血色瞬间淡了下去。笑着拍了拍江远强的肩膀道:“谢谢你了远强叔。”

    “别,你别叫我叔,你还是叫我江远强吧。我听着渗得慌。”江远强见江米恢复了人气。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

    招呼着江米,拔脚就往家走,一边走一边唠叨:“我跟你说,你妈可不好侍候了。整天嚷嚷着找你,找江小渔。晚上说哭就哭,闹得我晚上都睡不好觉。”

    “呵呵,那你还让我妈住你家啊?咱不送我奶家让我奶侍候?”

    江米冷笑了一声。

    她奶还真行,从赵婶那里夺了二百块钱,竟然才给人十元钱一个月。三老奶奶不是一向精明吗?怎么这次让她奶给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