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撩人 第259章 车进兰溪

时间:2017-11-05作者:夕风冉冉

    车子一路疾驰离开青城开往莱县。

    开车的司机王刚显然是个开车老手,将车子开的既快又稳。

    早晨七点半左右出发,九点左右就到了莱县境内。

    等到了梨树镇,刚好是九点半。

    江米让司机在派出所门前停车,让聂卫平先下车跟他老子报道,又让车子沿着镇中间的主道往西开了一段路,最后往北拐,再往东拐,直达江米在镇子上租住的院子前。

    还没等她下车,杨博康却忽然咦了一声。往北指着院门道:“丫头,是这里吗?怎么锁着门?”

    江米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一声,拉开车门急忙跳下去,绕过车就往院门处跑。跑过去一看,果然铁头将军把门,院子里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

    “妈!妈!赵婶!”江小渔也慌了,从车上被杨博康送下来后,拔脚来到门前,用小手使劲拍打着房门。

    又拍又喊了半天,院子里也不见人出来,倒把邻居家聂奶奶给喊了出来。

    几日不见,原本腿脚灵便的聂奶奶竟然拄上了拐杖,蹒跚着打开院门,看到门口停着的吉普车,车边站着的杨博康,先是愣了一愣,等她扭头看到江米,老太太眼里顿时浮起泪花。

    “丫头,丫头,你可回来了!”

    “奶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妈和赵婶呢?”

    见聂奶奶这么一番情形,江米心里猛然一沉。上前抓住聂奶奶的手急声询问。

    “奶奶没用啊,没能拦住他们留住你妈。唉,人老了就是各种不中用。看看,奶奶这腿就是被他们推倒在地上给摔坏了。”

    老太太拍打着自己的腿,眼泪坠出了眼眶。

    她虽然之前担心江米连累自家孙子,却到底是个心善的人,看不得孤儿寡母的被人欺负。

    “你那天刚走,第二天你叔带着好几个人来,硬强着非要把你妈弄回兰溪村。还要把你家里的东西搬走。我瞧着不像样,就出来阻拦了一下,没想到你那好叔叔竟然对我一个老婆子动了手。赵婶也挨了打,如今躺在自己家里养伤。”

    怎么连赵婶也挨了打?她妈病情刚刚好一点,可别给折腾的再次脑出血啊。江米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去看望一下受到牵连的赵婶,可心底到底不放心她妈,禁不住焦急的问道:“我妈哪?我妈咋样?”

    “你妈被搬上车拉走了。连着你家里的粮食家具,都拉走了!就没见这样的小叔子,整个一个强盗呐!”聂奶奶气恨恨地用拐杖捣地。

    杨博康在一边听了,顿时气得目眦欲裂,禁不住怒吼了一声:

    “难道就没王法了吗?派出所呢?你们镇上就没有警察来管管这事?”

    “那天我儿长河带人赶了来,但人已经开车走了。等长河开着摩托车亲自追去兰溪村,江家人却把江米妈藏了起来。非说是江米妈要回家来养病。长河没法,只把带头打人的江二叔给拘到了派出所。却没料着江米奶到派出所又哭又闹,撒泼打滚,最后没办法,只能罚款放人。”

    聂奶奶此时看出,江米身后的这位气势惊人的老军人只怕和江米家关系不一般,赶紧给自家儿子解释。

    “聂奶奶儿子是聂卫平的父亲,梨树镇派出所的所长,以前聂伯伯对我们十分照顾,这次估计是得信晚了。没来得及阻拦。”

    江米担心老干部气怒之下,去迁怒聂长河。赶紧给聂长河解释。

    杨博康努力压了压火,一挥手指使司机道:“开车!去兰溪村!”

    “外公,等一下!”江米见司机发动了车子,情急之下喊了一声。

    “你,你你叫我外公?”杨博康惊喜的瞪圆了眼睛。

    “那什么,你跟我姥爷很像呐。”

    江米急忙给自己失言描补了一句。老干部到现在也没承认自己到底是谁,她这么一下子给叫出来是不是有些犯贱上杆子啊?

    杨博康一双黝烟深眸子里波涛汹涌,看着江米点了点头道:“你还有什么事?”

    “那什么,反正我妈这会在兰溪村,他们也不敢把我妈怎么地。无非就是贪我家的东西。赵婶因为我妈被我叔打了,我想顺便先去看一眼。”

    江米一边说着,一边绕到车后,打开后车盖,把在青城买的点心,拿了两大包下来,一包送给聂奶奶,一包用手提着,抬腿往赵婶家跑去。

    望着小姑娘风一样的跑远,杨博康在吃惊这丫头奔跑的速度之快外,又欣慰这丫头处事不乱,有礼有节。

    也是,这又不是旧社会,自家姑娘是老江家的儿媳妇,人给接回去了而已,又不可能真出什么人命官司。就像江米说的,小门小户的无非是贪图点东西。

    江米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过盏茶功夫,人又风一样的跑了回来。

    杨博康原本以为小丫头这么快速地奔跑,停下来后肯定会气喘吁吁,甚至把擦汗的手帕都给预备好了。

    却没想到,小丫头爬上车后气息如常,脸上额头一点汗意也没有。

    杨博康眼目微微眯起,望了望江米,又望了望靠在后座上阴沉着小脸不吭声的江小渔。忽然觉得,自家的外孙怎么就有些跟平常人家的孩子不一样呢。

    江米掏出从赵婶那要来的钥匙,打开院门,打开房门。

    看着空荡荡满地狼藉的屋子,江米脸色阴沉地皱了皱眉,拔脚直奔西屋,从某个墙角的砖缝里找出自己去青城之前藏起来的一千块钱。

    四下仔细看了看,又在炕下角落处一堆破烂衣服中,意外发现了自己写下方子的那个笔记本。

    对江米来说,相比于粮食蔬菜和一些外露的家财,这本笔记本才是最重要的。

    找到了钱和笔记本,江米不由舒了口气。

    将钱揣进兜里,书本塞进棉衣夹层,江米回身锁了房门,又锁了院子门。

    不等司机王刚下去给她开车门,江米已经蹿上车,砰地一声把车门关上,催促道:“快走!沿着咱来的那条马路往东开!”

    杨博康神色顿时紧张起来。

    让一向沉稳的小丫头如此失态,显然是从赵婶那里听到了不利于自家姑娘的消息。

    在江米的指挥下,王刚拿出了飞车党的速度,很快驱车来到兰溪村村前。

    车子刚到村头,就引起了村里人注意。

    这会天气已经转暖和,地里已经开始有人干活锄麦地了。

    看到从梨树镇方向开来一辆官家的绿色吉普车,在经历过梨树镇派出所所长聂长河亲自下来抓走江二叔后的兰溪村人,第一时间想到,只怕老江家又有麻烦了。

    这般一想,眼中顿时贼亮,纷纷扔下家伙事,奔跑着往村里通风报信加看热闹。

    一些流鼻涕的小孩子更是一路呼喊着,撒丫子跟在车屁股后往老江家方向跑。

    若是照以往有这样的情形,江小渔那个显摆性子,非得趴车窗口露个小脸挥个小手啥的,可这会因为车内气氛凝重,外加担心妈妈,小孩儿小脸紧绷绷的,一脸严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