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 第529章 韩佳雪和妈妈逛街

时间:2018-02-13作者:骄阳之星

    “妈,我真的很忙,没时间逛街,你快放我回去吧。”商场门口,韩佳雪迈着疲懒的脚步,带着乞求的语气,希望周雪梅能放她安心工作。

    韩佳雪是个非常孝顺的姑娘,性格大大咧咧,但却一点不缺乏女孩子本能的体贴,可也称作是周雪梅的小棉袄。如果是平时,她百分之二百愿意出来和妈妈逛街,但昨天接到李婉扬的电话之后,她一头扎进繁忙的事务,不愿意被任何人打扰。

    一路听韩佳雪腻腻歪歪,软磨硬泡,周雪梅耳朵都要出茧子了。本以为她不理会,韩佳雪会妥协,这都到商场门口了,还得她生拉硬拽。

    周雪梅停下脚步,开始教育韩佳雪,而语气充满慈爱:“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长心。

    之前我和你爸爸一直担心你找对象的事情,现在你和张逸阳终于稳定下来,见面也提日程,你得点心呀。”

    “要给叔叔阿姨带的礼物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呀,这么重要的事我怎能不心。妈妈,你太小看你女儿了。”

    韩佳雪嘟着小嘴,装作责怪妈妈的样子,心里却非常开心,因为她有个又漂亮又总为她着想的妈咪。

    虽然天下的父母都应该非常疼爱自己的孩子,但她见过很多家长要么对孩子过度溺爱,要么对孩子缺乏关心,前者和后者都对孩子有很大的伤害,她一直非常庆幸自己能生活在这样温暖的家庭里。

    周雪梅轻拍了一下韩佳雪的后脑勺,“那你自己呢,还没整理过吧。”随即继续拉起女儿的手向商场走去,“不好好打扮自己,去了给妈妈丢脸,妈妈可要装作不认识你了。”

    韩佳雪突然感觉醍醐灌顶,那天给叔叔阿姨买完东西因为太累去吃饭休息了,本打算第二天来买衣服的,但又恰巧有事,一直没抽出时间,现在算一算日子,明天是周六了。

    这件事确实不容搁置,韩佳雪立刻迈开步子,这次变成她拉着张雪梅向前冲了。

    “慢点慢点,说风是雨,到了婆家可不敢这么风风火火。”

    “妈妈,对于你女儿,您放一百个心吧,您女儿可是继承了您的优良基因,除了不会做饭,没有办不成的事,公公婆婆一定会像喜欢自己女儿一样喜欢我的。”

    周雪梅被韩国旭宠了几十年,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张逸阳的爱护下,韩佳雪也同样幸福,虽然张逸阳是个大吃货,但从不忍心让他的雪儿下厨。

    但说到尾句的时候,韩佳雪心里并不像说话的语气那样平静,每每想到以后要在一个新的家庭里生活,她都紧张万分,所以对第一次正式见面,她似乎任何一个人都在意。她一定要给未来公公婆婆留个非常好的印象,为以后的相处打好基础。

    “妈妈,这件衣服你穿着一定特别漂亮,去试一下吧。”韩佳雪双手将一件棕红色毛呢外套展现在周雪梅眼前,请她去试,想到妈妈穿她给挑选的衣服时的样子,她很开心。

    “今天来是给你挑衣服的,请集注意力。”女儿时刻心里想着她,周雪梅很欣慰,只是不予言表。

    “得先给妈妈挑一件,这样才好意思让妈妈来付款呀。”韩佳雪一本正经的逗乐,她和妈妈一点不像母女,而像一对姐妹。

    周雪梅也开玩笑式的回应,脸的笑容无灿烂:“那妈妈可不敢试了,试了还得赔一笔。”

    欢声笑语韩佳雪的手机响起,周雪梅走向试衣间,韩佳雪接通电话:“婉扬,怎么了?”她话语欢快,还沉浸在和妈妈的打趣。

    李婉扬清脆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楚傲天把林果儿送去英国了。”

    “这么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韩佳雪很开心,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一直不看好的楚傲天竟然能做出一件令她赞叹的事。

    “嗯,我也很震惊,楚傲天应该是知道张妈被林果儿推下楼,查到林果儿做过一些过分的事才会将他送去英国的,我们不用再调查这件事了。”从楚傲天的话语,李婉扬猜出这一点便及时告知韩佳雪。好姐妹最近本来很忙,她还给她添麻烦,李婉扬很过意不去,现在终于可以不打扰她了。

    “这么说来,还真是太便宜林果儿了,她肯定做了不少坏事,还没惩罚她,她跑去英国了,我怎么突然有种不想放她离开的感觉。”韩佳雪本打算好好整治一下林果儿,为好姐妹报仇,这样一来好像有些亏。

    “佳雪,算了,有时候想想林果儿也是个可怜的人,每天心装满了算计和仇恨,没有爱和快乐,希望她远离他乡能静下心来,过有意义的生活。

    我也不用每天担惊受怕,以防她伤害辰辰和身边的其他亲人。”

    提起辰辰,李婉扬想到了磊磊,那么小没有妈妈在身边,不禁使她心疼,她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只要在楚家一天,要把磊磊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

    “好吧,那听我们最善良可爱的婉扬同志的,本小姐不和她一般见识。”

    两人说说笑笑便挂断电话,看到女儿忙完,周雪梅才走过来:“婉扬好久都没来家里吃饭了,最近应该特别辛苦吧,你要多关心关心她。”

    周雪梅一直很关心李婉扬,女儿经常会和她谈心,所以对于李婉扬的事情,她也略知一二。和自己女儿一样的年龄,却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磨难,她难免怜惜。

    “到底谁是您女儿呀,您女儿每天也很辛苦的。是不是生我和婉扬的时候,您和阿姨抱错了,婉扬才是您的亲生骨肉。”虽然已经活了二十多年,作为成年人已经很久了,在妈妈身边韩佳雪还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

    周雪梅一点没有将近五十岁妇人的古板,总能和女儿开得起玩笑:“嗯,大概是,改天我和婉扬说说,去医院验个dna。”

    “妈妈,您又胜利了。”每次和周雪梅斗嘴,韩佳雪最终都甘拜下风。
小说推荐